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魏燕侠:形式科学与知识论的联姻
2017年02月14日 13: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魏燕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些年来,以范·本瑟姆(van Bentham)为代表的知识论学家们提出了“主流知识论”与“形式知识论”的区分。主流知识论以葛梯尔问题为核心,代表人物包括阿尔文·戈德曼、理查德·费德尔曼、厄内斯特·索萨等,他们提出了各种认知确证理论,形成了内在主义与外在主义两大知识论流派。但由于受困于葛梯尔型反例,主流知识论始终没有实现根本突破。形式知识论指的是使用形式方法对知识论的概念与问题进行研究的新兴分支。它肇始于辛迪卡在20世纪60年代所开创的知识概念的逻辑分析传统。这些形式方法来自于逻辑、可计算性理论和概率理论等形式科学或理论。与主流知识论不同,形式知识论着重关注知识概念模型与认知推理的形式研究。形式知识论有着源于科学的严密性与精确性,吸引了国内外一大批知识论学者的目光。

  形式知识论的研究主题和研究脉络可以概括为如下几个方面。第一,知识相关概念的逻辑刻画。辛迪卡在其著作《知识与信念》中,首创从认知逻辑的角度对知识概念进行分析。并且,辛迪卡最早使用可能世界理论来定义知识。这就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十分有趣的外延思考方式,从而可以考虑在给定情形下主体知道什么或相信什么。根据辛迪卡的观点,一个主体知道某个命题为真,如果这一命题在所有与真实世界一致的情形中都为真,换句话说,知识即在可能性的逻辑空间中为真。与此同时,作为当代知识论的核心概念,确证概念也逐渐成为形式知识论的关注焦点。主流知识论学家们围绕着这一概念,提出了自己的知识论构想,但他们往往只关注该概念的理论内容,却忽视了它的形式模型与推理关系。形式知识论学家阿特莫夫与费丁等人致力于融合确证研究的知识论传统与数理逻辑传统,开创了确证逻辑这一新的研究领域。中国学者刘新文、李娜、李巍等人跟进并拓展了确证逻辑的研究。刘新文指出,葛梯尔推理在形式上是正确的,它属于处理部分核证的确证逻辑领域,但是与事实性确证和知识的确证逻辑系统不协调。李娜、李巍运用确证逻辑验证了戈德曼和雷尔的知识原则,证明了形式知识论与主流知识论在若干主题上的理论一致性。这些形式表征方法与成果丰富了我们对知识论概念的理解。

  第二,知识论问题的形式分析。这体现在对当代知识论的核心问题——葛梯尔问题的分析上。刘易斯认为传统知识三元分析把确证看作知识的必要条件是不恰当的。在他看来,确证要素相对于知识而言,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他采用可能世界理论对知识进行分析,主张一种知识语境归属的观点,这就削弱了确证的地位。弗洛里迪认为,葛梯尔问题在逻辑上是不可回避的,也是不可解答的。众多葛梯尔型反例可以归结为同一个逻辑问题,即真与确证之间缺少一种成功的协作。弗洛里迪通过分别构造单主体情形和多主体情形下的逻辑模型,令人信服地表明在分布式知识系统中,主体间无法成功地进行协作,完成认知融合。贝森提出,以逻辑知识为代表的先天知识也存在葛梯尔型反例,这一主张突破了戈德曼提出的传统知识三元定义适用于先天命题,葛梯尔型反例只出现在经验命题层面的观点。魏燕侠认为使用不同的逻辑技术对葛梯尔问题进行分析,会导致不同的认识,她通过使用谓词抽象这种逻辑技术对包括葛梯尔第一反例在内的一批葛梯尔型反例进行了分析,得出结论:这类葛梯尔型反例只是语言问题,并不是所有葛梯尔型反例都构成对传统知识三元定义的挑战。

  第三,形式知识论的方法论研究。在形式知识论的研究中一直存在着一种句法研究的传统。该传统从某个具体的形式系统演绎出具有哲学直观含义的命题,并据此讨论某些相关哲学问题。通常认为认知系统S5是一个准确地刻画了知识概念的逻辑系统,然而辛迪卡通过从S5 推出某些在哲学上不成立的定理,从而否定S5系统对知识概念的逻辑刻画,辛迪卡的做法开创了形式知识论句法研究的先河。其后,伦岑等人都延续了辛迪卡的论证方法。句法传统具有明显的缺陷,首先,它依赖直观语义,具有不确定性;其次,它依靠句法演绎,具有不合理性。因而他们主张形式知识论的研究应采取一种无歧义性和确定性的语义进路,即基于逻辑系统的形式语义来考察知识论概念与讨论知识论问题。美国知识论学家霍乐迪为形式知识论研究的语义进路提供了一个典范。

  第四,认知逻辑扩大了知识论的研究范围。自从20世纪60年代辛迪卡的著作《知识与信念》问世,认知逻辑就被看作是认识论的一个贡献者或者说是一种工具而存在。本瑟姆认为,时至今日,认知逻辑与认识论之间的关系仍然十分紧密。他基于认知逻辑与认识论研究的现状,主张知识论的研究不仅要关注单个主体的认知行为与知识分析,同样应该重视多主体之间知识的传递与交流,公共知识模型的建立也十分重要。本瑟姆指出,近年来认知逻辑的工作都集中在对动态机制的研究,诸如言语行为、交流、观察、学习或更为激进的信念修正等。这样的机制可以生成或更改知识以及相关的认知态度,譬如信念。本瑟姆把这种逻辑命题和行为同等对待的研究称为逻辑的动态性研究。他主张在逻辑动态性研究下,人们要同等对待知识以及产生和传播知识的行为。因为知识的很多性质不在于命题、主体和世界间的静态关系,而在于不断地学习和交流的动态行为。随着逻辑的动态性转向,行为成为人们研究的核心。这里的行为可能指的是主体单独的信息更新和信念修正行为。但是由于认知的社会属性,即人们所拥有事物的性质从认知的角度看主要在于人们所做的事情——单独地或社会地与他人互动,这就使得描述群体知识和群体行为成为可能。博弈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根据本瑟姆的观点,随着“共同知识”、“分布式的知识”(即所有成员把他们的知识放在一起后群体所获得的知识)这些与群体知识有关的概念成为认知逻辑研究的对象,人们也应转换知识论研究的视角,即从个体转向群体,因为知识的稳定性不在于作为单个主体或单个命题的孤立的特征,而在于能够在复杂的认知环境(我们生存的环境)中成功地运作。

  总而言之,形式知识论体现了学科交叉与分支融合的学术前沿趋势,正在吸引更多的科学型年轻学者投身其中。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