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贾向桐:当代"构成主义先验论"的发展理路
2017年02月17日 09:07 来源:《云南社会科学》 作者:贾向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Development of Constitutivist a priori in the Contemporary Era

  作者简介:贾向桐,男,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自然主义是当代科学哲学最盛行的思潮,自奎因以来逐渐占据了科学哲学的主导话语权。但近年来,与自然主义相对立的先验论研究范式终于有了新的进展,并对自然主义哲学产生了重大冲击。这种新的先验论潮流可以统称为“构成主义先验论”,它以新康德主义以及约定论为理论构建的基础,通过对科学理论构成性结构的分析,重新论证了“构成性先验知识”存在于科学理论之中的必然性。并且,“构成主义先验论”希望借助一种“相对化”的先验论观念超越自然主义给当代科学哲学带来的相对主义难题,以重新论证科学的合理性问题。

  关键词:自然主义/构成主义先验论/约定论/先验知识

  标题注释:本文是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项目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项目号:14Bzx020)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云南社会科学》第20165期

 

  先验论理路的重新回归是当前科学哲学研究的一个显著特点。众所周知,20世纪科学哲学的兴起是以否认先验知识在科学理论中的存在为起点的,特别是自整体论自然主义提出以来,先验论的研究理路在英美科学哲学领域几乎失去了市场。与之相对,否认先验知识存在可能性的自然主义则大行其道,占据了科学哲学研究的主流地位。近年来,这种否认先验知识论的情况有了很大转变,许多科学哲学家意识到,如果仅仅按照自然主义的解读,那么对科学知识的理解就只停留在对若干松散经验现象的简单描述层面,而无法进一步深入理解科学理论内在动态演化的结构与逻辑。在此背景下,以弗里德曼(M.Friedman)和斯塔姆普(D.Stump)等人为代表的科学哲学家重新在经验主义语境下提出了一种新的“构成主义先验论”(constitutivist a priori),这一思潮逐渐发展成为先验论在新世纪科学哲学中的主要理论形态。鉴于构成主义先验论思潮在当代科学哲学所产生的重大影响以及其理论的内在强大生命力,本文拟深入探讨构成主义先验论的理论来源、基本主张,并重构先验知识,以期融入科学理论的逻辑思路问题。

  一、先验知识重建的两条路径:新康德主义与约定论

  无可否认,近代英美科学哲学起始于对先验知识的批判和反思,“逻辑实证主义哲学开始于对康德把科学知识视为由纯粹部分和经验部分构成观点的拒斥。特别是,他们反对康德先验综合判断的观点。”①为此,对先验知识的否定也就成为逻辑实证主义以来科学哲学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新近兴起的“构成主义先验论”却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事实果真如以往所理解的那样吗?在逻辑实证主义之后,是否只有自然主义这一条逻辑理路可行呢?这是关系到先验知识论在当代科学哲学中发展的关键问题。弗里德曼和斯塔姆普等人都明确拒绝自然主义这种纯粹描述性科学哲学存在的唯一性和必然性地位,他们认为要真正实现对科学的合理性解释,就需要重新界定先验知识在科学理论中的地位。而要这样做只能是再次回到逻辑实证主义原初对先验知识的讨论起点上,以便纠偏自然主义对莱辛巴赫、卡尔纳普等人的误读,这样才能揭示科学哲学本身发展的真正逻辑。

  在具体的理论论证上,“先验知识论在形式上明显借鉴了(新)康德和传统约定论”②。可以说,新康德主义和约定论成为当前先验论思路重新反思自然主义和重建先验知识论的两大主要思想来源。其中,弗里德曼和第萨勒(R.DiSalle)等人提倡并发展了“科学哲学的一种新康德主义观点。这种新康德主义观点是在理论变化或‘科学革命’问题的语境下提出的,其主要特征是强调科学知识的概念需要相对性的构成性先验原则”③。另一条理路的提倡者(如斯塔姆普)则是借鉴了彭加勒和逻辑实证主义中的约定论思路,主张将知识约定论进一步解读成为具有某种先验性的概念,而非像奎因那样由此走向对先验知识的彻底否定。这两条理路共同构成了先验论复兴的两个主要方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