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从马克思的自然观看罗马俱乐部的人类困境意识
2017年12月11日 22:26 来源:《烟台大学学报.哲社版》 作者:毛百战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 Survey of the Sense of Human Predicament Held by Club of Rome from Marxist Outlook on Nature MAO Bai-zhan (Dept.of Philosophy,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Beijing 100872,China)

  内容提要:马克思从人的社会劳动实践角度考察人的社会本质,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形成马克思的科学自然观。马克思的自然观强调人在社会实践中要以“两个尺度”改造自然,协调、均衡人与自然的关系。罗马俱乐部在考察当代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种种问题时提出“人类困境”的思想,揭示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失衡状态,引发人们的深刻反思。社会发展观与自然观的有机统一是人类未来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导原则。

  Karl Marx studied the social nature of mankind from the angle of man's labor practice in a society,explore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nature and formulated the concept of nature of Marxism.Marx's idea on nature emphasizes that man transforms nature with two dimensions so as to regul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nature.Club of Rome(COR)puts forward the idea of human predicament in probing the contemporary human action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thus revealing from a different aspect the unbalanced state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nature and giving rise to our introspection.The unification of human's sense on nature and of social development is the guiding principle in the sustained development of human societies in the future.

  关键词:人与自然/罗马俱乐部/人类困境/价值观/man and nature/Club of Rome/human predicament/values

 

  自然界作为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摇篮,长期以来被人类当作攫取的客观对象,可以说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人类不断战胜自然的历史,人与自然之间的真正关系被忽略甚至被歪曲了。罗马俱乐部在20世纪60年代从“人类困境”的独特视角展示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失衡状态,它的结论促使人类对自己的行为做深刻的反思。我们在考察罗马俱乐部的“人类困境”意识时追溯到马克思的自然观,并且从马克思的自然观角度反观罗马俱乐部的“困境”意识,带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人类的社会发展观与人类的自然价值观应当是有机的统一体,辩证地认识这种关系并在当代社会实践活动中积极探索和把握,将会有利于人类在未来走上一条持续、健康和有序的发展道路。

  一

  马克思的自然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过程是马克思不断探索自然界——社会——人三个方面辩证关系的结果。马克思的自然观首先肯定“外部自然界的优先地位”,使得马克思的自然观与各种唯心主义的自然观划清了界限。同时,马克思对自然界优先地位的认识也是马克思唯物史观得以形成的重要条件,因为人类只有从自然界中获得衣、食、住等基本的生活资料,然后才能从事其他的一切活动。

  马克思的自然观不仅强调自然的优先地位,而且更强调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辩证关系,强调人通过劳动实践对自然界进行改造,也就是提出了自然界的人化问题。人通过生产,使自然界表现为人的作品和现实,表现为人的类生活的对象化。在人与自然关系的问题上,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资本论》以及《德意志意识形态》等著作中深刻分析了人与自然、社会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以人的劳动实践为中介,人所把握和支配了的生活过程依然是一种自然关系,在生产的一切形态中,人的劳动力“不过是一种自然力的表现”。在社会实践基础上,人类的社会历史才表现为一种“自然的历史的过程”,这样又使得马克思的自然观与费尔巴哈式的各种感觉主义自然观划清了界限,形成了马克思的科学自然观。德国哲学家A·施密特认为“把马克思的自然概念从一开始同其他种种自然观区别开来的东西,是马克思自然概念的社会—历史性质。马克思认为自然是‘一切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的第一源泉’,就是说,他把自然看成从最初起就是和人的活动相关联的”。[1](P2)

  马克思的自然观体现了人在社会劳动实践中形成了人与自然之间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一系列关系,具体表现在:

  (一)从本体论的角度讲,自然界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根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就人的本质而言,人作为社会关系的总和,在改造自然的实践中,把自己的本质投射到对象中去,并能够在对象化的客体中反观自身。马克思讲到:“正是在改造对象世界中,人才真正证明自己是类存在物。这种生产是人的能动的类生活。通过这种生产,自然界才表现为他的作品和他的现实。因此,劳动的对象是人的类生活的对象化。”[2](P97)人通过劳动作用于自然,以不断地生产消费资料和生产资料来生存和发展,这并不表明人与自然关系的疏远,而是人与自然的一体性的实现。因为人同自然在“实践论”上的主客体关系,并不能消除人同自然在“存在论”上的部分与整体的关系,改变不了人类对自然界整体的依赖性和不可超越性。

  (二)从实践与认识的角度上讲,自然界是人类实践和认识的场所,在实践中人类认识了自然也掌握了自然的规律,从而促进了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延续。马克思强调工业化的作用,认为“工业的历史和工业的已经产生的对象性的存在,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是感性地摆在我们面前的人的心理学”。[2](P127)自然界的面貌是一面镜子,通过自然的状况可以反映社会生产力的水平和管理水平,反映人类的实践能力。所以,马克思不是就自然而看自然,而是通过自然看到社会和自然的有机统一。什么是真正的自然呢?马克思强调,在人类历史中,在人类生产中形成的自然界是人的现实的自然界。因此,通过工业所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类学的自然界。这种自然界是和人类不可分的。“人以自身的活动来中介、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人所依据的标准尺度是自然的规律和人类本性的需要,所要达到的目标是人类“合理的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3](P926-927)

  (三)从人类活动的价值评价角度讲,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除了本体论上的“真”之外,还涉及到主体对客体的价值评价问题。“评价,是一定价值关系主体对这一价值关系的现实结果或可能后果的反映。”[4](P257)马克思在《手稿》中提出自然评价的两个尺度问题,“动物只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却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怎样处处把内在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2](P97)如果我们从主体人的角度看,这个尺度包含了“人的尺度”和“对象的尺度”;如果从生物体的角度看,它又包含了物种的“内在尺度”和“外在尺度”。这里马克思有关自然价值评价至少包含了以下三层含义:1.除人以外的动物不懂得劳动实践,它只能按种的需求,即“内在尺度”消极适应自然环境这一“外在尺度”;2.人的主体尺度不是唯一的,还应包括人类活动对象的“对象的尺度”,人类活动不能仅仅以人的价值标准为中心,还要顾及自然客体的生态平衡的对象性尺度;3.人的价值评价具有客观能动性,他能够把主体的内在尺度投射到外在的对象尺度中去,因此人能够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生产,按美的规律来建造,即把主体的审美情趣、审美激情和审美爱好投射到自然对象中去,这样形成人和自然的完美统一。

  (四)从人类活动的道德伦理角度讲,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存在着伦理关系的价值取向。以社会群体方式实践着的人,必然受到社会内在的伦理道德的制约,而将这一种关系推及到自然的领域,审视人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人的活动对自然界施加的影响所带来的伦理关系的变化,则构成人的自然伦理观。在《手稿》中马克思从异化劳动的角度思考人和自然的伦理关系,因为“异化劳动从人那里夺走了他的生产对象,……因为从人那里夺走了他的无机的身体即自然界”,“自然界也不是主人。……人越通过自己的劳动使自然界受自己支配,神的奇迹越是由于工业的奇迹而变成多余,人就越是不得不为了讨好这些力量而放弃生产的快乐和对产品的享受!”[2](P97-99)异化劳动使得人和自然界处于隔绝的状态,不仅人得不到改造自然世界的成果,而且自然界由于“工业的奇迹”而成为人的对立物,自然资源的浪费和破坏、空气的污染、生活在自然界狭小肮脏的区域。在自然力的报复面前,人在生产中的欢乐和对自己产品的享受显得索然无味。所以说,自然界对人类的“善或不善”的关系是人类对待自然界“善或不善”关系的延续。社会伦理与自然伦理是有机的统一体,人只有善待自然才会在人与自然关系上达到真、善、美的统一。

  总之,马克思的自然观强调“人和人之间的直接的、自然的、必然的关系是男女之间的关系。在这种自然的、类的关系中,人同自然界的关系直接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直接就是人同自然界的关系,就是他自己的自然的规定”。[2](P119)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