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莉迪亚·邓沃思:善用共情 成就社会之美
2018年02月02日 09:3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莉迪亚·邓沃思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撰文 莉迪亚·邓沃思(Lydia Denworth) 翻译 孙亚斌

  来源:《光明日报》 2018年01月03日

  什么是共情,即对他人的遭遇感同身受的能力,就像当你看到走钢丝表演者尝试跨越尼亚加拉瀑布时感到揪心,或者当你那紧张的孩子即将登台表演时你内心里七上八下一样。18世纪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是最早给这种情绪命名的人之一,他称之为“同伴情感”——当你看到某些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时,感到这些事情也发生在自己身上。在德语里,这种现象被称作“感情融入”。

  不过,最新的研究表明,共情不仅仅只有共同的感受,它还包括相当复杂的思维机制。我们对共情机制的新认识,可以帮助我们在最需要它的时候驾驭这种情感,促进社会和谐。

   1.难以捉摸的共情

  经过15年的神经科学研究,大多数科学家都把共情看作涵盖三个主要成分的统称概念。

  “情绪共情”是指分享别人的情绪,以及对应他们的行为状态(比如,当他人走钢丝时感到恐惧)。这种共情是在亲代养育和群体生活的背景下进化出来的,很多不同的物种身上都有这种生物性反应。“认知共情”,也叫作观点采择,是思考或理解他人情绪感受的能力。“共情关心”,或同情,是赋予我们采取行动,帮助他人摆脱困境的动机。总的来看,这三个成分是维系我们社会生活的基础元素。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贾米尔·扎基说:“人之所以产生共情,是因为它对形成亲密关系或者与人相处来说至关重要。”如何区分这些成分,甚至是否应该区分它们,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共情领域的研究先驱、埃默里大学灵长类动物学家弗朗斯·德瓦尔,在一篇发表于2008年的论文中将共情比作“俄罗斯套娃”:“内核是简单的机制,外层是更复杂的机制和诸如观点采择的能力。”其他人的观点则不同,他们偏好狭义的解释,更多地关注这些成分的区别。

  耶鲁大学心理学家保罗·布卢姆于2016年出版了《反对共情》一书,引发了公众对共情的讨论,而讨论的焦点正是关于上述共情的不同定义。在书中,布卢姆花了很多笔墨写他不喜欢的共情。在他看来,情绪共情并非道德行为的坚实基础。他辩称,“没有它我们会更好”。尽管我们无法真的摆脱情绪共情,但布卢姆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共情并不总是好的,即使德瓦尔也承认这一点。在一本出版于2009年的著作中,德瓦尔写道:“共情和善行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在某些情况下,共情还会引起情绪困扰。同时,共情自身带有偏见,它偏向与我们亲近的人,对其他人却并非如此。

  专家们认为,美国社会当前产生的严重分裂就将共情的内在偏见展现得淋漓尽致。“和你曾伤害过的人或者观点不一致的人换位思考,真正理解他们的感受很困难、很痛苦、很不舒服。”扎基说。

  随着共情研究的成熟,人们对共情的认识也更加深刻:它是一种微妙而复杂的情绪,通常取决于发生的具体情形。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希望更好地理解共情如何作用:它什么时候对我们有利,什么时候对我们有害。好消息是,从最广泛意义上来讲,共情不是一个流行的心理学迷思。实际上,共情可以通过训练习得,帮助解决争端。但是,进行共情教育需要极为小心。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平与冲突神经科学实验室主任、认知神经科学家埃米尔·布吕诺研究共情在化解冲突中的作用,但他也警告说:“我们必须认识到共情的缺点,在干预之前要进行测试,确保这些缺点不会导致相反的后果。之后再利用这些信息开发更有效的干预方案。”

作者简介

姓名:莉迪亚·邓沃思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