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黎润红等:青蒿素类药物走向世界的序曲
2018年03月29日 10:58 来源:《科学文化评论》 作者:黎润红/饶毅/张大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Prelude to the Introduction of Artemisinin Medicines to the World

  作者简介:黎润红(1984- ),江西黎川人,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研究实习员,研究方向为医学社会史,E-mail:lirunhong@bjmu.edu.cn;饶毅(1962- ),男,江西南昌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神经生物学,科学技术史;张大庆(1959- ),男,湖北沙市人,北京大学医学史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为医学思想史、医学社会史和医学人文教育与跨学科研究。

  原发信息:《科学文化评论》第20172期

  内容提要:本文介绍了中国科学家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研制青蒿素类药物的曲折历史。中国科学家从药用植物中发现青蒿素并对其进行结构改造后,将各种高效、速效的青蒿素衍生物向国际公开,寻求国际合作以造福更多疟疾患者。为什么这项国际合作没有能够成功,其中有科技体制方面的问题,但更多的是中国自身产业化能力的缺失以及对某些问题的重视程度不够。通过分析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希望能够为以后中国药物研发之路提供一些借鉴。

  After the discovery and effectiv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artemisinin from traditional Chinese herb,Chinese scientists revealed a variety of efficient and quick-response artemisinin derivatives internationally and sought possibl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The article mainly reviews the tortuous process of how Chinese medical scientists sought cooperation with WHO in promoting artemisinin drugs.Apart from the long-lasting problems on scientific organization system,the weakness of Chinese industrial capacity and negligence of some issues might contribute more to the failure of this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Some lessons were also analyzed to guide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drugs.

  关键词:青蒿素/青蒿素类药物/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合作  artemisinin/artemisinin medicine/WHO/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标题注释:中国科协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青蒿素研发历史的采集工程(编号:2012-F-ZXH07)。

 

  一、青蒿素类药物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初试

  1.青蒿素类药物

  1967年,中国为了支援越南抗击美国,最高领导下达了研究抗疟新药紧急援外任务(五二三任务)。在这项任务中,科学家从传统中药中发掘出了青蒿素,后来又相继研制出了3个疗效更好的青蒿素衍生物(青蒿琥酯、蒿甲醚、双氢青蒿素)。为了提高治愈率和延缓抗药性的产生,医药学家们又在青蒿素衍生物的基础上,结合五二三任务中发明的其他化学抗疟新药,如本芴醇和磷酸萘酚喹等,研制出了各类青蒿素类复方药物,并通过国际合作,将青蒿素类抗疟药物推向世界([1],页1—23)。关于青蒿素以及青蒿素类药物的发现历程,笔者已有文章和书籍介绍[2-5],本文不再赘述。本文主要聚焦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科学家如何寻求青蒿素类单方药物与国际的合作,国外的相关机构又如何来对待中方这个自主研发、疗效显著的抗疟新药。虽然说是合作,实则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背后有着多少曲折的故事,同时又有着多少无形的较量。虽然这是一段未能成功的合作,但是却也为后来复方药物的合作成功提供了一定的基础。

  2.WHO对青蒿素类药物的关注

  中国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创始国之一,从1945年世界卫生组织的创议、筹备到1948年的正式成立,中国都积极主动参与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由于国内政治及国际环境的影响,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并未取得合法席位,直到1972年5月,第25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合法席位。同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马戈林诺·戈梅斯·坎道(Marcolino Gomes Candau)访华探讨双方合作事宜[6]。1973年5月,卫生部部长黄树则率中国代表团出席第26届世界卫生大会,中国当选为执委会成员国。同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坎道宣布,任命中华人民共和国儿科教授张炜逊为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7]。1978年9月29日—10月15日,新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哈夫丹·马勒(Dr.Halfdan T.Mahler)访华期间,卫生部部长江一真与其就扩大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卫生技术合作举行了会谈,并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与世界卫生组织卫生技术合作备忘录》[8]。

  随后,卫生部拟定了与世界卫生组织在寄生虫病方面进行技术合作的会谈方案。该方案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关于在中国建立世界卫生组织寄生虫病合作中心,包括血吸虫、疟疾、丝虫病等,另一个是合同性技术服务协定项目,主要是青蒿素类药物的研发、疟疾免疫等。

  中方最初试图就青蒿素类药物与WHO开展多方位的合作,包括实施规划项目和建立技术合作方案、提供奖学金进行专业人才培养、世界卫生组织派出临时顾问、资助国内开展活动费用、购买仪器设备、短期访问和技术考察等。

  1980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热带病培训研究特别规划署(The Special Programme for Research and Training in Tropical Diseases,TDR)/抗疟药物指导委员会(the Steering Committee on Drugs for Malaria,CHEMAL)的彼得斯(Wallace Peters)教授应中国卫生部的邀请来访①,由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现中国中医科学院)的李泽琳负责接待。会谈中,彼得斯教授建议以TDR/CHEMAL的名义在北京召开一次国际会议,并提出可资助中国学者到他的实验室做青蒿素的进一步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黎润红/饶毅/张大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