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李华伟:经验无法证伪科学理论
2018年06月05日 09: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华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波普尔证伪主义提出的“否证”观点虽得到许多科学家的赞许,但其奇特的科学观和科学划界方法却遭致诸多批评。在拉卡托斯看来,波普尔的否证论在划界问题上是无法把握、困难重重的。受库恩影响,拉卡托斯批判地继承了波普尔的“朴素的证伪主义” 科学哲学思想,提出了一种具有独到见解的“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自称“精致的证伪主义”,解决了某些波普尔和库恩都未能解决的问题。

  拉卡托斯指出,波普尔的朴素证伪主义在许多方面是正确的,比如对逻辑实证主义的归纳主义和经验证实原则的批判,但他同时强调,其并非完全同意波普尔的证伪主义理论。“我与波普尔的观点的最主要区别是,在我看来理论并不是他所认识的那样,可能很快被经验证伪,经验的破坏性的反驳并不能淘汰一个理论。”那么,经验何以无法证伪理论?拉卡托斯的论据主要有三个方面。

  其一,经验具有主观性。由于经验的主观性和可能的欺骗性,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事实可以有不同的观察结果。所谓的经验的否证会因人而异,没有一个绝对的客观标准。任何观察陈述的实验报告都不能单独地证伪一个理论,“即使有上百个已知的反常我们也不能认为这个理论就被证伪了”。科学理论并不如波普尔所理解的那样害怕出现反常,波普尔关于理论一旦遇到反常就必须被否定和抛弃的观点与科学史的事实不符。不仅一切理论都是可错的,而且理论的经验基础也是可错的。因此,拉卡托斯才说:“我把这种所谓观察(或实验)的证伪的观点称为教条。”

  其二,理论正确的条件性。理论自身较为复杂,任何理论的正确性都是有条件的。如“水在100℃时沸腾”这一命题的正确性是以一个大气压等为条件的,“这只天鹅是白的”这一命题的正确性则需以在日光照耀下为条件。当经验与理论不一致时,难以确定究竟是理论本身的错误还是周围条件变化所致。任何有关理论正确性的检证都是有条件的,只要诉诸“辅助假设”(auxiliary hypotheses),即可把问题归诸其他因素,从而把反例消化,达至保护理论的目的。拉卡托斯强调,当研究纲领与某些事实不一致时,科学家不应急于抛弃纲领,而是要通过调整辅助性假设消除反常。理论正确的条件性赋予理论较为顽强的弹性和生命力,能有效消解经验的证伪。

  其三,科学理论的背景知识问题。“当我们的许多科学知识的范例只是一个个孤立的理论,并把它孤立地纳入一个研究纲领中去时,就很难正确地理解科学的生长。”与奎因一样,拉卡托斯认为,任何理论都不是各自孤立的,都有与其互相联系的其他理论,这些与其相互联系的理论构成此理论的背景知识。科学中的基本单位和评价对象不应是一个个孤立的理论,而应是由一系列理论有机构成的研究纲领。经由适当地调整理论的背景知识,可以将任何理论从经验的反驳中永恒地拯救出来。拉卡托斯说:“如果有足够的想象力,可以通过调整一个理论所置身的背景知识,使该理论永不被‘反驳’。”

  根据如上论证,拉卡托斯得出结论:实验不能简单地推翻理论,科学理论不仅不能被经验所证实,也不能被经验所证伪。经验或实验绝不是“最后裁决者”。在科学研究领域中,任何时候都不存在所谓的“判决性实验”。一个科学理论今天被实验“裁决”为“失败”或“退化”,将来经过科学家们的再解释,它又可卷土重来,重新成为一个有生命力的科学理论。“必须明白,一个对手即使大大地落后,也可能反败为胜,一方的任何优势都不能被认为是决定性的。” “决不能因暂时没有超越对手就轻易排除一个萌芽状态的研究纲领……任何萌芽式的研究纲领,只要它能够合理地重建进步的问题转换,它就应受到庇护,而不让它受似乎比它有力的对手的攻击。”

  既然波普尔的经验原则不能证伪科学理论,那么什么才能够证伪科学理论呢?拉卡托斯提出了理论证伪理论的观点。“科学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新的进步的研究纲领不断取代陈旧的退化了的研究纲领的过程。”拉卡托斯并不根本否定证伪主义,他也认为任何理论总有一天是要被证伪的,但不是被观察和实验的反例即反常所证伪,而是被另一个新的更进步的理论所证伪。否定或证伪理论的不是经验或实验,而是超经验的新的理论。“对于朴素的证伪主义来说,一个理论是被一个与它相冲突的‘观察陈述’所证伪的,对于精致的证伪主义来说,证伪理论的不是‘观察陈述’,而是一个比它更进步的理论。”

  拉卡托斯在他的精致证伪主义中提出了自己的科学的划界标准。他强调,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既不是“证实”或“证伪”的原则,也不是范式,而应是新的经验事实的预见性,即能不断增加对新事实、新经验的预见的理论,就是科学的;否则,就是非科学的。研究纲领的进步性才是科学的划界标准。“科学理论通过很长的途径,可以导致更多的真理和更少的错误的结果,从而在严格的技术意义上,可以得到‘真实性’的不断增长。”这就是拉卡托斯的精致证伪主义与波普尔的朴素的证伪主义的重大区别所在,也是拉卡托斯对波普尔在划界标准和证伪规则方面的继承与发展。

  (作者单位:洛阳师范学院法学与社会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华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