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技术作为一种文化与社会建构
2019年07月24日 10:03 来源:《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章梅芳/白馥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echnology as a Cultural and Social Construction

 

  作者简介:章梅芳(1979- ),女,安徽安庆人,哲学博士,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北京 100083;(英)白馥兰,Francesca Bray,国际技术史学会主席,现任英国爱丁堡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

  原发信息:《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6期

  内容提要:白馥兰的研究强调在“社会—技术体系”的象征维度和现象学维度,技术所承担的最重要的工作便是产出人以及建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另外,由“技术作为文化”这一基本观念延伸出去,可以进一步区分出“技术景观”和“技术文化”两个略有差异却又无法分开的概念。技术景观指带有技能含量的异质性的物质性实践和人工物,技术文化则是关乎这些技术问题的思想理念,如动用不同类别的技术活动能带来怎样的力量,如何使用技术、是否应该使用技术、使用或者不使用技术要达到怎样的最终目的,技术效果的本质和重要性何在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前者为后者提供产生的条件,后者为前者凝聚资源,并渗透到前者的再生产与发展中。

  Francesca Bray,whose research emphasizes the symbolic dimension and phenomenological dimension in "the social-technological system",believes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task of technology is to people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eople.In addition,extending the basic concept of "technology as culture",we can further distinguish the two concepts of "technology landscape" and "technology culture",which are slightly different but cannot be separated.Technology landscape refers to the heterogeneous material practices and artifacts with skill content and technology culture refers to the ideological concepts related to these technological problems such as what kind of power can be brought about by different technological activities,how to use technology,whether technology should be used,what ultimate purpose to achieve through using or not using technology,what is the essence and significance of technological effects,etc.To some extent,it can be said that technology landscape provides the conditions for the formation of technology culture,while the latter resources for the former and penetrates into the reprodu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former.

  关键词:中国农史/社会性别/技术—社会系统/技术景观/技术文化  the history of agriculture and technology in China/gender/the social-technological system/technology landscape/technology culture

 

  在国际科技史界的研究中,有一个较为明显的趋势是从“内史”走向“内外史融合”。其中,科学知识社会学、女性主义、人类学、后殖民主义、视觉文化研究等成为科技史研究的重要理论资源。本文作者之一 ——白馥兰(Francesca Bray)就是这样一位国际著名学者。她是英国爱丁堡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现任美国技术史学会(SHOT)主席,是国际汉学界著名的中国农史和技术史专家。她最初接触中国科技史,缘于接受李约瑟(Joseph Needham)的邀请,参与《中国科学技术史》(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简称SCC)第六卷农业分册[1]的撰写工作。这一工作促使她萌发了对农史研究的持续兴趣,此后她在马来西亚做关于水稻种植的田野调查,完成了著作《稻米经济:亚洲社会的技术与发展》,[2]新近又主编出版了《稻米:全球网络和新历史》[3]一书。与此同时,她在中国农史研究的基础上,综合运用人类学、女性主义、空间理论等新视角,富有创造性地对中国古代的住宅建筑、纺织生产、生育技术进行了全新的史学解读,分别出版了《技术与性别:晚期帝制中国的权力经纬》[4]《明代中国的技术与社会(1368-1644)》[5]《技术、性别与历史:重新审视帝制中国的大转型》[6]等著作。

  白馥兰的中国科技史研究的特点是运用人类学、女性主义、科学知识社会学等理论视角分析科学技术与社会、经济、文化、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并重视跨文化比较的学术视野。她的这些研究工作,为中国古代农史、技术史和当代传统工艺的研究开辟了新的方向,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思路。从科技史的角度来看,她的工作尤其启发我们突破技术内史研究的传统路径,转而从技术与社会、技术与文化尤其是技术与性别之间的互动关系出发,重新考量传统技术在古代中国社会与文化尤其是性别文化中发挥的建构性作用。从一般史学角度来看,她的工作使得“技术”成为史学研究的一个功效强大的透镜,以此来检视物质性的“配置”以多种方式形塑日常经验、参与主体性构成以及权力关系编织的过程。[6](P5)白馥兰关于中国科技史研究的重要著作一经面世,便在中国科技史界产生了广泛影响。

  然而,尽管如此,国内学界对于白馥兰中国农史研究工作及其特点和贡献,对中国古代技术史的重新解读及其意义,以及近年来她的一些新的研究方向和成果的了解尚有待深入,相关的述评文章往往囿于某个具体方面。为此,本文两位作者商定以专访的形式对作者之一——白馥兰在不同主题下所做的工作做一个较为全面的展示和讨论,尝试较为系统地将她的学术研究及其对科技史研究的看法展现在中国学者的面前。

作者简介

姓名:章梅芳/白馥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