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人工智能研究中实现人机交互的哲学基础 ——从梅洛·庞蒂融合社交式的他心直接感知探讨
2019年08月14日 09:30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崔中良/王慧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Philosophical Basis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Robot and Human Being: Toward a Syncretic Sociability of Direct Social Perception

  作者简介:崔中良(1986- ),男,大连理工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王慧莉(1966-),女,大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大连 116024

  原发信息:《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91期

  内容提要:人工智能研究正向人机交互的方向推进,而解决机器人对于他心问题的通达将是人工智能研究的核心问题。随着认知科学向具身认知的推进,他心问题也逐渐向直接感知①解释转移,从而挑战心智理论中的理论论和模拟论之间的争论,但是对于他心的直接感知何以可能以及感知的经验基础还存在分歧。融合社交(Syncretic Sociability)作为梅洛庞蒂儿童心理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表现为身体图式互移、感觉互通和身体、世界与他人的互融,被认为是儿童与他人交互的基本方式和理解他心的经验基础。因此,本文尝试将融合社交作为对当前他心直接感知研究所面临的问题的一种解决方式,同时尝试将融合社交作为人机交互成型的哲学基础并论述人机交互研究的可能发展趋向。

  The research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advancing towards the direction of man-machine interaction.Solving the accessibility of robots to other minds will be the core problem of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Meanwhile,the problem of other minds is turning to the account of direct social perception,thus challenging the debate of theory theory and simulation theory in the theory of mind.However,divergence exists as to the possibility and the experiential basis of direct social perception.Syncretic sociability,as the key notion of Merleau-Ponty's child psychology,is thought of as the basic form of the child to interact with others and the experiential foundation for understanding others,which is reflected by the transition of corporeal schema,continuity of perception and the fusion of body,world and others.Therefore,this study is trying to offer a solution for understanding other minds directly,and apply this method to the problem of man-machine interaction.

  关键词:人机交互/心智理论/他心直接感知/融合社交/man-machine interaction/theory of mind/direct access to other mind/syncretic sociability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4DB155)。

 

  机器人索菲娅的问世似乎表明了真正的交互性机器人的出现,人工智能的研究好像真正进入到了对于他心的读取阶段。但是,当观看索菲娅与人类交互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交互,通过感觉能够读出这种机器人的非人性和非交互性。即使她能够面带微笑或者跟人进行机智的对话,我们仍然会感到“虚假性”,因为她的微笑并不能带给人愉悦,也不能让人以微笑回应她。人机交互中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如何去使用命题或者用计算的方式将他人的行为转换为意向性推理,而是如何让机器人能够直接感知人类的情绪、行为和语言,同时能够让人类给予相应的回应(不管是喜欢的还是讨厌的)。因此,本文认为人机交互得以实现的基础是要真正、全面地探讨人们在真实交互中的现象、功能和机制,而他心问题的探讨是人际交互的哲学基础,有利于推进人工智能的研究。

  一、融合社交作为他心感知的基础

  他心问题主要分为三个:概念问题、认识论问题和经验问题[1]②。心灵的具身性研究逐渐消解了前两个问题,经验问题成为目前他心问题研究的中心。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在心智理论(Theory of Mind)的基础上提出了理论论(Theory Theory)、模拟论(Simulation Theory)、混合理论(Hybrid Theory)等读心方法。但不管哪种理论,人们对他心的通达都是间接的和推理的,而在理解他人的实际过程中却表现出一种直接性。近年来,具身认知科学的发展使人们认识到人类有直接地和直觉地感知他人心智状态的知识[2]。以加莱塞(Gallese)和戈德曼(Goldman)为代表的具身模拟论者指出人类具有镜像神经机制,只需通过具身模拟的方式,即以自己的所做所感为基础去理解他人的所做和所感就可以解释他心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直接匹配理论(Direct-Matching Hypothesis,DMH);而以加拉格尔(Gallagher)和扎哈维(Zahavi)为代表的互动论(interaction theory)则认为对于他心的理解是互动性的直接感知,同时结合叙事的方式解释了对他心的通达。例如,一个学生在食堂吃饭时忘记了刷卡,食堂工作人员大声吆喝此学生刷卡,这时我们看到他红着脸低着头,你感觉到他的尴尬、害怕、恐慌等等。你是如何知道他的情绪的呢?对于这种情况,具身模拟论认为,镜像系统通过激活控制相应情绪的神经来理解学生对应的情绪,同时共享多样空间,即人类有共享的主体间性、身体结构、神经机制、世界等,能够保证正确地理解他心[3]。互动论则认为,人是主体间性(包括初级主体间性和次级主体间性)的,人们通过感知能够直接看到这位学生的情绪,但并不需要激活相似的身体机制,因为当我看到你的愤怒时我并不一定会愤怒,因此,对于他心的感知并不需要推理或模拟。虽然这些直接感知理论对采取何种机制有不同的看法,但都强调直接感知的重要性,都认为人们能通过具身模拟、互动或者“看”等方式直接地、全部或部分地把握他心。他心的经验问题从心智理论进入到感知解释方向。本文认为不管是具身模拟论还是互动论都依赖于梅洛·庞蒂对于主体间性或者身体间性的论述,但使得直接感知得以成功的哲学基础应该是儿童早期经验的首要性和原初性,梅洛·庞蒂认为儿童与他人的关系是他心感知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对他人的知觉只有成人看来是有问题的”[4]355。

  梅洛·庞蒂通过心灵的具身性解决或转换了他心的概念问题和认识论问题。他首先将他心的概念问题转换为主体的复多性,即“‘我’是如何成为复数的?我们如何形成一个关于‘我’的普遍概念?我如何谈论一个不属于我的另外一个‘我’?”[4]348梅洛·庞蒂认为心灵的具身观可以消解他心的概念问题,因为如果我的心灵有一个身体,那么他人的身体也会有心灵,但是如果主体经验只属于自身,心灵就会排除一个外部的观察者而只是被内部自我感知,那么我的心灵将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参与进去,那么心灵将没有外面,他人同时也就没有里面,而现实是我有我的外面,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是不能分离的。世界就在里面,我就在我的外面,因此,他人之心是存在的[4]408。对于他心的认识论问题,梅洛·庞蒂通过心灵的具身性首先反对类比推理,他指出:“通过类比推理也许是有效的,但只是在直接感知失败的时候,而且这没有告诉我们任何关于他人的存在,因此他心问题的类比方式是无望的。”[4]352相反,正是因为他人和我都是具身的,他人是显现给我的,我可以感知到他人是心智主体,因此,我能直接感知他心。

  消除了他心的概念问题和认识论问题之后,梅洛·庞蒂认为最重要的是经验问题,因为即使他人的心灵是显现的,我们也不一定能够感知到。当我们面对一个与我们的文化完全不同的人的时候,我们几乎不能理解他心,然而我们似乎又能够理解狗的快乐和愤怒。如果我们将这种现象仅仅归结为社会和文化的制约,似乎不能完全解释这种现象。梅洛·庞蒂认为动作的沟通和理解是通过我的意向和他人的动作、我的动作和他人的意向之间的相互作用。虽然在不同的文化中,语言、传统、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等都不尽相同,但是人们之间普遍共享的世界经验和互动联系仍然是存在的。我们通过什么机制才能达到这种共享性和互动性呢?在这样的疑问之下,梅洛·庞蒂努力寻找主体间行为和人类生活中感情的和经验的基础[5]48。由于强调原初经验的重要性,梅洛·庞蒂从个体发生学的视角进入到儿童与他人的关系中来考察他心感知的机制,而且确实发现儿童时期有一个主体和他人之间的无差异的、连续的和共享的经验活动。“当我假装咬婴儿的手的时候,他也会张开嘴去回应我的姿势”[4]252,婴儿并没有通过镜子看自己的脸,但可以从内部立即感觉自己嘴的位置,这些器官就如他们从外部看一样。婴儿可以在他的身体中知觉到自己的意向、与他的身体在一起的我的身体,以及在他身体中的我的意向。那么儿童为什么能以这样的方式来理解他人或他心?梅洛·庞蒂将其归结为儿童早期的融合社交。儿童刚出生时,身体的内部状态和外部状态的联接还没有完全形成,内感受器还没有与外感受器焊接,儿童不进行感觉器官之间、身体与世界、自我与他人的区分,因此儿童处于一种前交流的无名集体和一种群组性的存在。

作者简介

姓名:崔中良/王慧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