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人工理性批判:对德雷福斯的人工智能哲学的现象学反思
2019年08月14日 15:35 来源:《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作者:张昌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ritique of Artificial Reason Intelligence: Phenomenological Reflection on Dreyfus' Philosophy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作者简介:张昌盛,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主要从事认知与意识的跨学科研究,人工智能哲学,现象学,科学哲学研究。北京 100732

  原发信息:《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第201812期

  内容提要: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突破,人工神经网络范式的人工智能取得空前的成就。德雷福斯等人对人工智能的哲学反思,至今具有深刻意义。据此,以德雷福斯从现象学角度对人工智能极限问题的探讨入手,引入塞尔的生物自然主义的观念作为对比进行分析,再通过先验现象学的视角,反思德雷福斯的问题并回应塞尔的挑战,重新思考现象学如何反思人工智能的限度。

  In recent years,with the breakthrough of deep learning algorithm,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f 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 paradigm has made unprecedented achievements.The philosophical reflection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y Dreyfus and others has profound significance up to now.This paper mainly starts with the discussion of the limit of AI by Dreyfus from the phenomenological point of view,and introduces Searle's concept of bionaturalism as a comparative analysis.Through the perspective of transcendental phenomenology,it reflects on Dreyfus' problem and responds to Searle's challenge,and rethinks how phenomenology reflects on the limits of AI.

  关键词:深度学习算法/人工神经网络/生物自然主义/先验现象学/deep learning algorithms/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biological naturalism/transcendental phenomenology

  标题注释:中国社会科学院登峰计划特殊学科项目“认知与意识的跨学科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项目“面向科技新时代的科技哲学基础研究”。

 

  近年来,借助深度学习算法的突破,以人工神经网络为典范的联结主义的人工智能范式取得了重大技术成功。这新一波的人工智能进展有可能使新的人工智能摆脱前三次人工智能发展遭遇的由高峰到低谷的轮回宿命;尤其体现在这次人工智能的重大技术突破,拉开了人类第四次产业革命——人工智能文明时代的大幕。可以预期,人工智能将会成为即将到来的新产业革命的引擎。

  在新产业革命即将来临之际,亟需对人工智能进行理论反思。这种反思不限于或者主要不是对人工智能的行业规范和伦理问题的反思,而是要深入到其最根本的理念层面,反思人工智能的极限;套用康德式的说法,真正的哲学反思应该是一种人工智能理性批判(简称“人工理性批判”①),或者说从哲学上为人工智能划界。

  本文主要是以德雷福斯从现象学角度对人工智能极限问题的探讨入手,通过引入塞尔的分析哲学和生物自然主义的视野作为参照背景,以塞尔对德雷福斯相关思想的批评为对照,重新思考现象学如何反思人工智能的限度。

  一、人工智能的极限:几种代表性的观念

  目前,科学界和哲学界的主流看法是,从理论层面看强人工智能是可能的,出现类人智能从而彻底超越人类的时代很快会到来;甚至很多人认为技术层面的突破将在本世纪不久的将来实现。因此,著名科学家霍金就不断警告,人工智能有可能导致人类文明的灭绝。但也有一些哲学家和科学家持不同意见,认为逐渐逼近人类某些智能的弱人工智能是可行的,但这种模拟逼近人脑的程度是有限的,原则上不能达到人类的智能水平。

  哲学家德雷福斯、科学家彭罗斯等人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展开对人工智能的限度的哲学反思,他们的研究具有典范的意义,对后续的人工智能哲学影响很大。

  哲学家休伯特·德雷福斯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从现象学角度探讨人工智能的哲学问题,先后出版了报告《炼金术与人工智能》(Alchemy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1965)[2]、专著《计算机不能做什么》[3]以及论文What Computers Still Can't Do(1992)[1]等重要成果,系统探讨人工智能的限度问题。他从海德格尔的此在现象学和梅洛-庞蒂的身体现象学的角度认为,计算机没有身体,无法具有前反思的、具身的认知经验,因此无法实现类似于人的认知能力。彭罗斯则通过探讨计算机与人的意识的区别,阐述人工智能的局限;彭罗斯还用哥德尔不完全性定律作为论证计算机局限的形式工具,同时用量子力学的原理来探索大脑与意识的关系。

  彭罗斯以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为根据对意识的独特性、不可替代性进行了辩护。根据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对于像算术系统这样复杂的系统,一个真的命题,并不一定能在系统内得到证明。也就是说,我们知道某一命题为真,但它在形式系统里得不到证明。彭罗斯由此论证,计算机所体现的是形式化计算的智能,受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的限定,但我们的意识则能够确认一个不能在系统内证明的真命题,因此意识所具有的智能超出了形式化系统所受的限制,意识不可被归约为形式化系统,也不能被形式化地刻画。从这种角度看,以形式化计算为基础的人工智能不能完全具有意识所具有的智能水平。

  这两位学者都主张强人工智能不可能,原因是计算机无法充分、完整地模拟人的意识的功能。他们的区别在于,德雷福斯用了现象学的理论资源来论证计算机智能的局限性,而彭罗斯则从计算的形式化特征及其局限来阐述计算机无法与人的意识匹敌的原因。

  他们的研究对于当代科学家、哲学家们进一步理解人工智能的本质,探索人工智能的极限都很有意义。但德雷福斯对于现象学的阐释尤其是他对胡塞尔思想的定位存在严重的问题,这使得他对于意识、身体和认知的关系的阐释有些偏颇,导致他从现象学角度对表征主义的批评并不具有足够的说服力,遭到许多学者的批评。而彭罗斯借助哥德尔定理对计算机的局限性的论证也存在一些根本的缺陷,导致其受到塞尔等生物自然主义者的批评。

  塞尔不同意德雷福斯对人工智能的限度的看法。塞尔认为德雷福斯的人工智能哲学是基于现象学理论而得出的,而后者是一种对世界的视角主义的看法;这种视角主义的世界观有其合理性,但还有一种关于世界的更基础性的、客观性的看法,即基础本体论的看法被现象学忽略了。

  基于生物自然主义,塞尔认为,既然人的意识是大脑产生的生物现象,人类的智能可以归结为一种生物算法,或者更严格地说是基于生物大脑神经元结构的生物算法,并非基于生物全身整体结构的算法;退一步说,即便是身体整体参与人的智能活动,身体的相应的智能因素也是神经元和感知器官,这些生物的智能因素也是一种生物算法或者生物算法系统,也能够通过对相应的生物算法的揭示来描述。

  塞尔一方面批评功能主义,认为计算机算法无法实现类似于人的智能;但另一方面不同意彭罗斯认为人的意识无法形式化而导致智能无法用算法来模拟的看法,认为算法不仅仅限于形式化计算。大脑神经元结构的运行是广义上的计算。因此,如果对算法的界定不限于形式化证明,那么自然界中有很多种非形式化的算法,基于生物的大脑的算法系统可以实现强大的智能,而人类大脑的可以实现的智能就是生物算法系统所产生的。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昌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