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杨振宁的科技战略思想研究
2019年08月23日 09:15 来源:《科学学研究》 作者:厚宇德/高策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Research on Yang Chen-ning's Thoughts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Strategy

 

  作者简介:厚宇德(1963- ),男,黑龙江明水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科学与技术的人文研究,E-mail:hyd630418@sina.com;高策(1958- ),男,山西乡宁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物理哲学与地方科技史。太原 030006

  原发信息:《科学学研究》第20192期

  内容提要:杨振宁长期理性地思考中国的科技发展问题,并为其出谋划策。他具有超越一般科技发展视野之上的战略眼光,他洞悉世界科技发展的主流方向,他找到了美、日等国经济与科技高速发展的关键秘诀,他深入调查中国科技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基于这些形成了他独特的大科学观。对于中国科技的发展,他主张既瞄准最有希望的世界科技前沿动态,又脚踏实地从解决中国发展的实际问题出发。研究杨振宁,不仅要知道几十年来他为中国做了什么,还要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追求高成功率是其科技思想稳健的标志,而在他看来只有追求科技投入的高回报率,才对国家的发展更有利,中国的科技才能早日赶超欧美诸强。

  Yang Chen-ning,for a long time,rationally has considered the development issue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and gives advice and suggestions for it.He has a strategic vision which beyond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he knows where is the direction for the mainstream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the world,he has found the key secrets which made the economics and science & technology develop in high spe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he has investigated deeply to find the problems in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China.With regard to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China,he has always advocated aiming at the most promising frontier in the world,and also starting from down to earth to resolve the actual problems of China.To research Yang Chen-ning,not only needs to know what he did for China over the past decades,but also need understanding why he so did.The pursuit of high success rate is the sign of his moderate thought,and except pursuing the high rate of return on investment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no other way from which China'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ld catch up with the advanced countries as soon as possible.

  关键词:杨振宁/科技战略/家国情怀/Yang Chen-ning/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strategy/patriotism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62DA113)。

 

  杨振宁的杨-米尔斯场以及杨-巴克斯方程等多项研究成果,对物理学基础理论建设以及数学基本结构的缔造都贡献巨大,产生了深远的非凡影响。这些成果与牛顿力学、麦克斯韦的电磁场理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以及量子力学等重要理论一样,属于物理学划时代的标志性成就。杨振宁与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等人一样,是各自所处时代的科学代表人物。

  杨振宁不是局限于特定科学研究象牙塔内的专家。他自20世纪60年代初就明确表达过对物理学未来发展的总体看法;作为长期生活、工作于最发达国家的著名华裔科学家,他有强烈的家国情怀,期待中国繁荣昌盛、早日成为世界一流科技强国。为此他思考促使美国在20世纪超越诸强成为世界科技中心的根本原因;关注并总结日本等国崛起的经验;在1971年他首次回国访问之后,几乎每年甚至每年多次返回祖国,多方面考察、了解新中国经济、教育与科技的现状。在此基础上,杨振宁以国内科学家难以企及的国际视角,几十年来针对国内不同时期发展出现的特殊问题与新需求,通过各种渠道主动向中国领导人、科技与教育界主要官员或科技领军人物贡献自己高屋建瓴的奇策良谋。这是他在纯粹科学研究之外最重要的贡献,是他贡献给中国与中国人民的一份值得特别珍重的思想遗产。期待中国科技发展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顺应国际科技主流发展方向;倡导优先发展为国家当下和近期最迫切需要的、投入有限而影响广阔又深远的科研项目;追求高成功率与高回报率;这些是杨振宁为中国科技与社会发展出谋划策时始终关注的几个核心坐标与出发点。我们认为杨振宁教授的科技战略思想的内在逻辑关系可以借助以下框图予以说明。

  

  1 超越科技本身发展的战略视野

  始终将中国的科技发展与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紧密联系起来,是杨振宁与其他一些单纯关注中国科技发展的科学家最根本的不同之处。要发展科技,先发展科技的基石——社会经济基础;科技要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经济与科技发展的根本目标是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准,这是杨振宁科技战略思想的核心内容。对此他曾有明确的表述[1]:

  应该动员所有的资源,首先去解决我国目前面临的人均收入太低的难题。在今后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内,把重点放在发展国民经济方面。要把有限的财力投放到生产和开发方面去,而对基础研究不应再增加经费。……要设立一个专门协调科学技术发展和国民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的机构。应有一个既懂科学又了解经济的部门,把科学技术面向经济发展这件事情管理起来。

  这段话明确表达了杨振宁关于中国发展的基本理念:在特定时期经济发展要优先于科技发展。因为有这样明确的思想认识,虽身为国际一流物理学家,但是杨振宁为中国发展出谋划策时并未将自己局限于为科技界争取经费的狭隘视角与境界,他甚至建议特殊时期可以不再增加基础科学的研究经费:“要把有限的财力投放到生产和开发方面去,而对基础研究不应再增加经费”[1]。

  人才是发展的关键,杨振宁的这一基本思想还表现在他的人才培养观念上。考虑到国家特殊时期发展的紧迫需要,杨振宁曾理性地建议特殊时期培养更多非科技人才,并亲自筹建基金会促进中国知识阶层参与国际学术交流。1981年他从美国和香港募集资金,在美国石溪分校设立了CEEC(与中国学术交流委员会)奖金,支持中国各大学与研究所人员到石溪访学。这时杨振宁的目标和视野已经远远超越了科技界:“中国派人出国学习,主要不是跟我这样的人学,因为这对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没有多大效果。中国要派人去学习国外管理工厂的实际经验以及市场学等,更有效的是派人跟美国做生意的人一块儿工作,吸收他们的经验”[2]。毫无疑问,这是一位社会战略家,或者说是顶级设计师的眼光。之所以有如此动议,是因为对比当时中、美社会,杨振宁意识到中国要发展,不仅需要转变观念、提高专业水准,包括科技在内的各行各业都需要高水准专业人才。基于经济发展优先的理念,他认为有必要优先培养更多非科技领域的急需人才。在研究和认识杨振宁的科技政策思想时,如果研究者的视野仅仅局限在科技领域小范围之内,就无法正确体会他一些观点和主张的重要意义。在思考科技发展问题时,他的视野远超科技之上,一直高屋建瓴地在更加广阔的立场看待科技发展问题。特殊的身份、特殊的阅历、特殊的视角,使得杨振宁远远超越了黄昆院士所赞扬的莫特(Nevill Mott,1905-1996)那种少见的“万人敌”科学家[3],而是一位格局更大、视野关注整个国家与民族未来的卓越战略家。

  与国内的科技战略家们相比,杨振宁除了通晓物理学、对国际科技发展趋势有深刻而独到的洞察外,他还熟识美国、日本等国家的科技界生态。杨振宁积极推介并希望在中国出现发达国家科技发展的成功模式。1982年他指出:“中国已有的各体系内的研究工作,在物理学科内的,倾向于走两个极端:或者太注意原理的研究,或者太注意产品的研究(制造与改良)。介于这两种研究之间的发展性的研究似乎没有被注重”[4]。这揭示的是中国科技中期发展战略环节薄弱的事实[4]:

  从对社会的贡献这一着眼点来讲,原理的研究是一种长期的投资,也许三五十年或一百年以后成果方能增强社会生产力(高能物理的研究是原理的研究的一个典型例子);产品的研究是一种短期的投资,企图一两年或三五年内成果能增强社会生产力(像我了解的半导体所的研究,主要方向是产品的研究)。这两种研究当然都有其对社会的作用。发展性的研究则是一种中期的投资,希望五年、十年或二十年内成果能增强社会生产力。这种投资我觉得是当前中国科技研究系统中十分脆弱的一个环节。

  中期发展研究环节薄弱意味着什么?杨振宁经过研究发现,日本的高速发展恰恰是因为做强了科技的中期发展研究环节:“日本近30年的工业起飞,基本上是建筑在发展性的研究和成品的研究的成果上,原理的研究的经费在日本是少而又少的”[4]。有鉴于此,杨振宁呼吁:“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个新的、效率高的发展性物理研究中心”[4]。以此强化中国中期发展性研究环节。对于如何建设这种研究中心,杨振宁建议必须立足中国的具体国情和实际需要。个人研究方向变向、掉头或再选择,要比国家科技发展方向或政策的调整与改变,更加灵活、更加容易;后者发生改变涉及面广,需要付出的代价要昂贵得多。正因为如此,需要格外谨慎对待并小心论证。1982年杨振宁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指出[5]:

  中国如果建立一个发展性物理研究中心,规模应该多么大,应该着重哪一些专题,应该与哪一些工厂、研究所、大学合作,怎么训练研究人才,应该属于中国政府中哪一个或几个部门,应该设在什么地方,这些问题不是海外的人所能贡献有效意见的。需要在国内召开小组会议,仔细研究,提出五年计划、十年计划,才能据以决定的。

  这一建议充分彰显了杨振宁的一贯风范:务实、严谨而毫不粗心大意;理论联系实际、脚踏实地而绝不好高骛远、决不夸夸其谈。随着时间的推进,随着对国际科技发展状况了解的增加,我们能愈发理解杨振宁早期一些想法与建议的初衷及其合理性。马大猷(1915-2012)院士曾有过这样的感慨[6]:

  早在80年代,杨振宁先生曾建议,以美国贝尔实验室为榜样,组织中国科研工作。贝尔实验室强调创新精神,现有24000人,其中十分之一从事基础研究;有诺贝尔奖金获得者11人,十分之九搞开发,把基础研究的成果发展为实际产品设计,平均每个工作日生产3.5项专利。我国现在有研究机构6000个,人员近60万,平均每个工作日生产专利1.5项。杨先生的建议颇有见地,但后来被误导为要求科教人员搞创收,追求短期效益……

  杨振宁教授的建议与策略,有的并未得到充分的理解与及时的重视。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这是我国科技发展乃至国家建设过程中不小的损失和遗憾。

作者简介

姓名:厚宇德/高策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