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酷玩”的技术哲学
2019年09月26日 09:22 来源:《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王小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Technological Philosophy of Gadgets

  作者简介:王小伟(1985- ),男,安徽淮南人,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技术哲学,道德哲学。北京 100872

  原发信息:《洛阳师范学院学报》第20191期

  内容提要:技术哲学这一概念很新,但其讨论常忽视最新的技术现象,“酷玩”(gadget)这一技术现象就在此列。伯格曼认为,现代社会面临着“装置范式”的挑战,作为装置的技术将技术活动自动化、背景化,继而使人脱离同真实世界的身体性和社会性的互动,人和物的关系从生存关系被异化为消费关系。而酷玩作为一种特别的装置却邀请人们去拆开、重装、升级和改造它。当人们摆弄新潮数码产品时,这种酷玩现象揭示了人和物玩耍的创造关系。对这种关系的进一步讨论,将加深我们对人作为一种技术实践存在者的理解和认识。

  The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is a rather new concept,but its discussion often overlooks the latest technological phenomenon,among which is "gadget".Bergman believes that modern society is faced with the challenge of "device paradigm".As a device,technology will automate the background of technical activities,and then separates people from the physical and social interaction with the real world,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eople and objects is transformed from survival to consumption.As a special device,gadget invites people to disassemble,reinstall,upgrade and transform it.This phenomenon of gadgets reveals the crea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people and objects when they play with trendy digital products.Further discussion of this relationship will deepen our understanding of human beings as technical practitioner.

  关键词:酷玩/装置范式/焦点事物/创造/技术品/gadget/device paradigm/focus thing/creation/technologies

  标题注释:北京师范大学横向课题(240200009)。

 

  一、背景

  技术哲学这一概念虽然很新,但其讨论常忽视最新的技术现象,尤其是具体的技术商品的发展和使用。这使得哲学讨论要么在哲学思路上重复前人的话语,要么变为纯粹技术伦理讨论。现今技术的使用和发展早已不是海德格尔和法兰克福学派时代的样貌,我们不仅要秉承和发展传统经典讨论,更要关注新型技术品带来的问题。荷兰学派代表人物佛贝克①率先注意到具体技术人工物的哲学重要性。[1]1-4他认为海德格尔的技术哲学是回溯式的(transcendental),所讨论的是技术可能性的前提是什么。[1]100照海氏的看法,现代技术得以发端流行的条件恰恰是一种将一切当作持存的存在方式。[2]99-113法兰克福学派则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对技术进行批判性思考,认为技术的前提是以消费主义为特征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技术是一种意识形态,一种有组织的权力。[3][4]佛贝克认为这一传统的技术哲学思路有其固有的重要意义,但过于片面,未能给予技术公正评价。他将视角从对技术前提条件的批判转移到对具体技术品的使用上来,从后现象学的进路研究技术品作为一种中介(mediation)对人生活经验的影响。他对彩超和MRI的研究帮助我们认识到技术是构成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佛贝克的思路拓展了技术哲学的视野,使技术哲学的研究能对技术生产实践产生影响。

  二、什么是酷玩

  佛贝克的研究切近现实,区分了技术前提条件和技术品,但他将技术品一概而论,没能进一步细致区分。他注意审查日常生活常见的技术(比如微波炉和MRI),但忽视了正在发生的技术革命。微波炉和谷歌眼镜的区别不仅在于它们是功能不同的机器,实际上,它们有本质不同。严格讲谷歌眼镜不能算是“机器”,而是“酷玩”(gadget)。我将gadget这个词翻译为“酷玩”。英文machine,device,gadget,gizmo,gimmick都可以指涉技术品,但除了机器和装置/设备有中文词对应,其他均无立等可用之词。酷玩一词来自京东/淘宝商品分类。它称那些新奇的,功能繁多而又不断升级的数码产品为酷玩。当今时代显然不再是一个机器时代,机器一词无法将工业和信息时代的生活世界区分开来;而设备装置则更适合描述计算机尤其是前手机时代。真正标志当下生活的是各种物联网产品:增强/虚拟现实眼镜、不断升级换代的手机,以及不断涌现的新奇小产品②。这些技术产品虽然能够实现很多功能,但是人们对它们的追捧却不一定仅为了实用功能,而是另有所需。

  酷玩可以说是一种机器,但从严格意义上说它又不是机器。机器指的是按照一定自然和设计规律组织在一起,按照预想目的实现能量、运动和力的传输、转换和表达的系统和装置。汽车就是一种典型的机器。机器一般具备几个特征:第一,它在体积和质量上比较大,虽可给人带来各种便利,但有笨拙之感。第二,机器往往同齿轮、铰链、发条,继而是机油、煤炭、汽油等联系在一起,是工业时代的核心词语。在信息时代,机器一词则渐被冷落,因其很难用来描述小巧的数码产品。第三,机器和主体的互动往往使人联想到一种木偶图景——人们通过搬动闸刀,费力地按下按钮来指挥机器行动——机器是人肢体的延伸。挖掘机是这种机器的典型代表。另外,人们需要不断地调试机器,锅炉工人需要不断注视压力表,适当增加、泻放蒸汽。机器一词通常与设备共同使用,二者在很多时候甚至可以互换。

  酷玩也是一种设备,但传统的设备概念无法涵盖它的内涵。设备是一种更加复杂智能化的机器。与机器不同,设备可大可小。另外,在英文用法中,device可以泛指实现特定功能的一切手段。比如,“写一封公开信是给持不同意见者一个闭嘴信号的传统办法(Writing a public letter is a traditional devicefor signaling dissent.)”。gadget(酷玩)也是一种为了实现特定功能设计出来的工具,因此是设备,但它与设备有微妙的区别。第一,gadget一般专指小巧产品,尤其是小巧的数码产品。最著名的酷玩网站Engadget就由此命名。第二,相较于device,gadget专指那些人们比较陌生、功能比较模糊的装置。也就是说,gadget给我们带来了一种不确定的关系。第三,device和machine一般来说是中性词,不会引起强烈的喜憎,带有一种技术中立论的趣味。但gadget对一些人来说是冗余的、过度的,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有趣味的、有创造力的,因此常被引入价值偏好。值得注意的是,gadget同gimmick又不同,gimmick专指那些在公共场合被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小玩意儿,但其本身并不具备任何实用功能。或者说,它的功能恰恰就是为了吸引公众注意,红色圆形的小丑鼻就属这种类型。酷玩显然不是小玩意儿,它本身还具备一些实用功能,尽管它的实用性不能充分描述它的本质。因此,我们注意到,酷玩实际上是一种特别新颖的技术现象,传统技术哲学的词汇未能给我们提供必要的资源,这种新的技术现象亟须得到严肃的哲学考察。

作者简介

姓名:王小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