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认知科学哲学基础的转换:从笛卡儿到海德格尔
2019年09月27日 10:38 来源:《心智与计算》 作者:孟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 引言

  欧洲大陆哲学在认知科学中的作用逐渐成为当代西方学术界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特别是伴随着认知科学研究的深入发展, 海德格尔哲学引起了认知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广泛关注。人们不仅揭示了海德格尔哲学对认知科学研究的反思和批判作用, 而且开始明确其在认知科学纲领转换中的建设性作用。

  2 正统认知科学与笛卡尔主义心理学

  正统认知科学 (orthodox cognitive science) 可划分为两大阵营:古典 (classical) 认知科学与联结主义 (connectionist) 认知科学。古典认知科学以西蒙、纽韦尔、福多和皮利辛等为代表, 联结主义认知科学以鲁梅哈特和麦克兰德等为代表。古典认知科学利用人类语言的抽象结构作为研究心灵本质的理论模型, 而联结主义则利用了生物大脑的抽象结构作为研究心灵的模型。古典认知科学把内在的表征系统称为“思想语言” (a language of thought) , 而联结主义则发展出一种“分布式表征” (distributed representation) 。不过, 两者的共通之处在于都接受了心灵表征理论 (the representational theory of mind) 和认知活动计算理论 (the computational theory of cognitive processing) 的前提假设。

  笛卡儿主义被视为正统认知科学的重要哲学渊源, 它在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一套原则构成了正统认知科学的哲学基础, 这些原则被哲学家韦勒 (Michael Wheeler) 统称为笛卡儿主义心理学 (Cartesian psychology) 。笛卡儿主义心理学不同于笛卡儿主义实体二元论, 后者是一种形而上学, 而前者则是解释认知活动的一种理论框架。正是这种理论框架所具有的一套系统原则主导了正统认知科学的研究。韦勒概括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八条原则:

  (1) 主客二分是智能主体所处认识论情境的首要特征。

  (2) 心灵、认知和智能的解释依赖于表征状态以及管理、转化这些状态的方式。

  (3) 人类大多数智能行为呈现为一种通用推理活动, 这些活动检索与当下行为处境相关的心理表征, 进而通过合适的方式管理和转化这些表征并由此决定相应的行为。

  (4) 人类知觉本质上是推论性的 (inferential) 。

  (5) 知觉引导的智能行为展现为一种感官-表征-计划-活动的循环模式。

  (6) 在典型的知觉引导的智能行为中, 环境的作用仅仅表现为引发智能主体要解决的问题, 仅仅是 (通过感觉) 向心灵提供信息输入的来源, 仅仅是产生一系列预先计划行为 (推理的输出信息) 的背景。

  (7) 尽管身体感知携带的信息内容以及某种原初知觉状态可能不得不通过特殊的身体状态和机制得以详细阐述, 但是, 认知科学对智能主体产生可靠和灵活智能行为的活动原则的理解, 仍然在概念和理论上独立于对智能主体物理涉身性 (physical embodiment) 的科学解释。

  (8) 心理学解释没有并且不能对于极富时间变化的 (richly temporal) 认知心理活动提供具有说服力的科学解释[1]。

  尽管不是所有的科学家全部认同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这八条核心解释原则, 但是这八条原则的确主导了正统认知科学的研究, “正统认知科学 (我们所知道的大多数认知科学, 古典的和联结主义的) 都是笛卡儿主义的, 具体地说正统认知科学就是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现代变种”[1]。

  正统认知科学的研究确实体现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八条原则。首先, 不管是古典主义依据语法规则加以组合的原子符号表征, 还是联结主义的分布式表征, 只要它们认可智能行为必须通过表征加以解释, 那么就可以说这些认知科学研究接受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原则 (1) 和 (2) 。第二, 机器人沙基 (Shakey) 设计以及马尔的人类视觉研究是正统认知科学研究的代表, 前者采纳了感官-表征-计划-活动的构架, 而后者则把视觉理解为对外部世界的三维形象表征, 这典型接受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原则 (3) 、 (4) 和 (5) 。第三, 尽管一些科学家看到了环境在认知中的作用, 例如西蒙曾经指出蚂蚁的行走可能更多依赖复杂环境而不是蚂蚁的内在机制, 但是这种思想并没有坚持下来并且为大多数正统认知科学家忽略了, 这体现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原则 (6) 。第四, 正统认知科学家通过神经网络模拟来研究认知活动, 这体现了一种神经中心主义 (neurocentrism) 的解释模式。不过, 非神经身体因素 (nonneural bodily factors) 却被忽略了。这说明正统认知科学接受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原则 (7) 。第五, 正统认知科学特别是联结主义把认知系统视为一种动力学系统, 不过, 这种动力学研究采纳了一种动力学计算。如果心理现象是极富时间变化的, 那么这种计算解释策略就未必适用。正统认知科学的计算解释体现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原则 (8) 。

  笛卡儿主义心理学主导了正统认知科学研究, 正统认知科学研究的发展反过来强化了笛卡儿主义心理学。随着现代科学与哲学的发展, 正统认知科学和笛卡儿主义心理学的原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挑战。一方面, 现代哲学中对主客二分认识论模式的批判已经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反笛卡儿主义思潮, 另一方面, 正统认知科学自身理论瓶颈的突显也已经催动了认知科学研究的革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 作为现代反笛卡儿主义思潮重要构成的海德格尔现象学产生了与当代认知科学之间的理论互动, 特别是催动了认知科学哲学基础的转换。

作者简介

姓名:孟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