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试论人类基因编辑的伦理界限 ——从道德、哲学和宗教的角度看“贺建奎事件”
2020年07月10日 18:17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陈晓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 Discussion on Ethical Boundaries of Gene Editing for Humans:The "He Jiankui Event" Viewed from Moral,Philosophical and Religious Perspectives

  作者简介:陈晓平(1952- ),男,山西昔阳人,华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广州 510006;广东财经大学智能社会与人的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广州 510320;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道德哲学和心灵哲学。E-mail:chenxp267@126.com。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97期

  内容提要:现行的基因伦理学和生命伦理学有许多合理之处,如对基因编辑技术应用的严格限制和对增强性基因编辑技术的禁止。但是,对于生殖系基因编辑技术的研究和应用,现行的基因伦理学虽有警告,但却不加禁止,甚至在其大方向上给以鼓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严重的不足或缺陷。为此有必要引入“生殖系基因编辑禁止原则”。这些基因伦理原则是以自然宗教和人类中心主义为其形而上学基础的,目的是尽可能地保持人类基因池的纯洁性。自然宗教是与科学并行不悖、相互促进的广义宗教,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都是源远流长的。为从源头上杜绝“贺建奎事件”的再次发生,我们应该双管齐下:一方面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另一方面为规章制度奠定适当的形而上学基础。

  There are many reasonable points in current genetic ethics and bioethics,which include restrictions on the application of gene editing technology and the prohibition of the enhancive gene editing.However,in terms of the use and study of germline gene editing,current genetic ethics have only issued a warning rather than any prohibition; they even give it encouragement in the general direction.This has to be considered as a serious inadequacy or defect of current genetic ethics.For all of this,it is necessary to introduce the "principle of prohibiting germline gene editing".This kind of principle of genetic ethics is based on natural religion and anthropocentrism,which can be regarded as its metaphysical foundations,with the purpose of keeping the human gene pool as pure as possible.Natural religion is a religion in the broad sense that can coexist peacefully with and promote science.It has a long tradition in both the West and China.In order to prevent another "He Jiankui event",we should work along two lines:on the one hand,we should establish and improve the rules and regulations under discussion; on the other hand,we should lay the appropriate metaphysical foundations for those rules and regulations.

  关键词:基因编辑/生命伦理学/贺建奎事件/自然宗教/系统功利主义/Gene editing/Bioethics/He Jiankui event/Natural religion/Systematic utilitarianism

  标题注释: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社会规范的自然化研究”(项目编号:18JYA720017)。

 

  一、引言

  2018年11月26日,即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在香港召开的前一天,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据称由于这对双胞胎的基因经过修改,她们出生后将能够天然地抵抗艾滋病病毒的感染。

  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社会舆论的震动,迅速波及中国和全世界。11月26日当天,中国122名科学家联合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一事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回应“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要依法依规处理。11月27日,科学技术部副部长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属于被明令禁止的,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12月20日,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科学》杂志发布2018年三项科学破坏性事件,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被列其中。此前一天,另一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发布了年度十大人物,贺建奎以反面人物榜上有名。总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及主要当事人被给以否定性评价,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几乎没有异议。

  需要指出,贺建奎的做法是对受精卵的基因进行编辑,对生殖细胞(包括受精卵)或胚胎的基因编辑属于“生殖系基因编辑”(Germline Gene Editing,或称“遗传性基因编辑”),有别于对人的“体细胞基因编辑”(Somatic Gene Editing,或称“非遗传性基因编辑”)。目前的争议主要集中在生殖系或遗传性基因编辑的临床研究或应用上,因为它涉及人类后代的发育成长,进而涉及人类基因池的纯洁性,事关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头等大事。相对而言,体细胞或非遗传性基因编辑的临床研究或应用只涉及手术对象个人的性状,一般不会影响后代性状或人类基因池。关于非遗传性基因编辑虽然也有争议,但远不如关于遗传性基因编辑的争论来得激烈和尖锐。

  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之所以具有轰动效应在于它是全世界的首例。不过,单从科学技术的层面看,类似事件早该发生。事实上在此之前,已经发生多起生殖系基因编辑事件,只是没有将试验用的胚胎培育成胎儿,故而没有引起如此轩然大波。那些科学家之所以在基因编辑婴儿之前停下脚步,主要是基于道德伦理的考虑和限制。可见,贺建奎在基因编辑婴儿上的“创新”与其说是科学技术上的,不如说是伦理道德上的。关于该事件争论的焦点是:一、基因编辑婴儿是合乎道德的吗?由此引出一个更为普遍的问题是:二、生殖系(遗传性)基因编辑(即使不培育成婴儿)是合乎道德的吗?

  人们对第一个问题似乎已经达成共识,即给以否定的回答;但是对于第二个问题则存在明显的争议,而这一争议又会影响对前一问题的回答。因此,实际上人们对第一个问题并未真正达成共识,仍然暗含着深刻的有待解决的分歧。这一分歧可以分解为如下问题:生殖系基因编辑(无论是否培育成婴儿)应当一律禁止吗?如果不应当一律禁止,那么,生殖系基因编辑的合理界线划在哪里?根据这一界线,基因编辑婴儿应当一律禁止吗?只有对这些问题一一加以解决,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伦理道德问题才能真正得到解决。

  本文将对这些问题给以尝试性的回答,为此,有必要从关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争论深入到道德哲学以致宗教哲学的层面。现在,我们先对围绕该事件的争论做进一步的清理和分析。

作者简介

姓名:陈晓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