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自然主义者可无视怀疑论
2015年07月30日 17: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7.21 作者:骆长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斯特劳森在其晚年著作《怀疑主义与自然主义:某种变种》一书中,明确区分了两种自然主义:前者为还原的自然主义,即硬自然主义;后者为自由的自然主义或普遍自然主义。他赞同后者,认为还原的自然主义不能应对怀疑论的挑战,相反,它们很多时候呈现出某种怀疑主义。比如,物理主义者将外部对象仅仅解释为物理学理论所承认的东西,而否认知觉提供给我们的关于外部对象的红、香、软等现象性质;道德自然主义者将道德解释为一种情感或直觉,从而否认存在一种客观道德实体的存在;温和自然主义则不然,它是对哲学怀疑论的一种正面回应。斯特劳森将这一理论追溯到休谟、维特根斯坦甚至海德格尔那里。他指出,无论是肯定常识,还是诉诸先验论证,似乎都不能真正驳倒怀疑论,二者也都不是对待怀疑论的正确方式。正确方式是通过指出人们的基本信念(外部世界存在、他人心灵存在等)的不可避免性,以及它们在知识中的优先性地位来宣布这种怀疑论是无用的。

  休谟提出了关于因果关系和外部世界存在的怀疑论,但我们所持有的因果必然性和外部世界存在的信念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它是如此地根深蒂固以至于理性的怀疑根本不能将之彻底废除。理性的怀疑虽然合法,但自然的力量更为强大,思辨的乐趣最终还是要让步于生存的需要,因此,哲学家必然要在日常实践中对那种极端怀疑论冷漠处之,在自然的作用下,极端怀疑主义也就失去了效力,变得毫无用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休谟的自然主义是其怀疑主义的一处避难地。同样,维特根斯坦在《论确定性》一书中也表达了相同立场,即某些基本信念独立于真假之外,是知识的基础。它们能够免于怀疑,因为他们构成了“我们思想的脚手架”。

  斯特劳森赞同这样一种自然主义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他一反分析哲学家拒斥形而上学的做法,转而提倡一种“描述的形而上学”,用语言分析的方法来研究形而上学问题。斯特劳森强调,这种描述的形而上学仅仅满足于描述我们关于世界的思想的真实结构。用语言分析的方法来描述我们的概念图式的基本结构,揭示概念图式的基本特点及其基本要素之间的内在联系。

  斯特劳森所谓的概念图式是一个包含了客观殊体在内的时空关系系统。他将这种概念图式描述为:世界包含着独立于我们的特殊事物,世界的历史是由那些或者有人类参与、或者没有人类参与的特殊事件所构成。我们可以在日常论说中讨论这些特殊的事物或事件,也可以彼此之间互相谈论。因此,斯特劳森要用谈论殊体的方式来披露概念图式的结构特征。在这一过程中,斯特劳森显然将一些基本的自然信念看作概念图式的结构性要素。比如,我们具有一个统一的时空框架、外部世界是持存的、我们能够识别并重新识别世界中的殊体、在这个世界中存在我和他人、我和他人同样具有身体和意识等等。斯特劳森指出,如果承认我们具有这样一个概念图式,即 “我们具有一个包含了客观殊体在内的时空关系系统”,就必须接受这些基本信念,因为它们是概念图式得以成立的必要先决条件。斯特劳森进一步采用先验论证的方式证明,这些基本信念之间是内在关联的,而非互相冲突。比如,我们的概念图式得以成立的可能条件之一就是,我们能够重新识别殊体。如果我们承认这一条件,就必须也承认我们不能对外部世界的存在持否定态度。只有我们不怀疑外部世界的存在,我们才能承认殊体的存在。因此,能够重新识别殊体就与承认殊体存在等信念是紧密相关的。

  在笔者看来,斯特劳森将自己的描述形而上学称为一种自然主义形而上学。这种形而上学以基本的自然信念为理论前提,回应了怀疑论的挑战。如果我们秉持关于外部世界或关于他人心灵的怀疑论,就将无法一贯地接受那种不可拒斥的概念图式,在这种情况下,怀疑论就是难以自洽的。但既然我们的基本信念是如此强大,我们也不可能抛弃我们的概念图式,那么怀疑论又能怎样?自然主义者可以无视它。斯特劳森认为,这正是对待怀疑论的最好的态度。

  (作者单位:天津外国语大学欧美文化哲学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