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君子之“三畏”
2016年12月05日 14: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陆建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论语·季氏》载孔子之言:“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此言深意,不限于谈“畏”与“不畏”,以及君子和小人的界限。

  从君子“畏天命”和“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可以看出,在认知层面,是否“知天命”乃君子与小人相区别的原因之一。关于这一点,我们从孔子所言“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也可得到确证。在道德层面,是否“畏天命”也是君子与小人相区别的原因之一。“畏天命”的前提是“知天命”,没有认知层面的“知天命”,就没有道德意义上的敬畏天命;君子小人的差别的终极原因却在于“智”。

  天命被孔子视为超人间的主宰者,所以,他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如此,天命之于人生的威严远远高出大人、圣人之言,这是君子之“三畏”中“畏天命”为第一“畏”的原因。大人和圣人分属政治与道德存在,大人是不可抗拒的强权的象征,大人的威严在于其代表和拥有的权力;圣人则是道德完美者和理想之人格,圣人的威严在于其践行和拥有的道德。权力之于人具有强制性、压迫性,而道德说教则无,在两者之间,人们更加畏惧的是大人的权力,以及权力背后的惩罚,这是君子“畏大人”先于“畏圣人之言”的原因。此外,君子和圣人同类,都是仁的积极践履者,一方面,君子以圣人为道德完善的目标,“圣人之言”君子多能自觉遵守;另一方面,君子距离圣人最为接近,圣人之于君子并不十分神秘。这也是“畏圣人之言”位居君子“三畏”之最后的原因。

  生命的世界由信仰和现实所构成。在君子之“三畏”中,天命属于信仰世界,大人与圣人之言属于现实世界。信仰世界的力量在古人看来超越现实世界,因而,“事神”比“事人”更为重要。《论语·先进》载子路同孔子关于鬼神的问答:“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这一问答被普遍地解读为孔子重人轻神,甚至有无神论倾向。其实,孔子的真实意思是,“事鬼”、“事神”比“事人”更难,先“事人”,且“事”得好,然后才能“事鬼神”,因为神比人更重要、更令人敬畏。

  天命属于信仰世界,君子“知天命”而小人“不知天命”,表明君子不仅把握现实世界,而且还把握信仰世界,而小人只把握前者,而不把握后者。由于君子知道自己在两个世界中的位置,知道两个世界对于自己所起的不同作用,因而能对自身存在产生敬畏之心;而小人并不知道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位置,更不知道信仰世界对于自己的意义,因而既不能把握前者,更谈不上对后者和自身存在的敬畏。

  如此,在孔子看来,君子与小人的界限是先天的,不可以逾越的,君子拥有信仰和现实双重世界,有着生命的寄托,小人仅仅是现实世界中的存在者。孔子的这些看法,实际上暗含了对人的不平等的看法,而这种看法,成为后世儒家思想中或多或少存在的一支潜流。

  (作者单位:安徽大学哲学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