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中央民大马克思主义学院“青年学术论坛” 张双利谈:马克思主义与宗教之间关系的多重维度
2018年01月04日 10: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田志亮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图为论坛现场。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 通讯员 田志亮)长期以来,马克思主义与宗教之间的关系问题是一个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领域中虽有涉及却未及深入、系统展开的话题。20171225日,复旦大学哲学院张双利教授应邀就此话题在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青年学术论坛”上做了一次精彩的学术讲座,讲座题目是“马克思主义与宗教之间关系的多重维度”。 

  

田志亮主持讲座。 

  讲座由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田志亮博士主持。田志亮博士介绍了本次讲座的选题以及意义。本次“青年学术论坛”主题的设置基于从思想史的角度对马克思的思想演进进行纯粹学术研究的考虑。论坛下半年的第一场讲座是由刘森林教授主讲的“马克思的启蒙批判”,谈及西方思想视域中的启蒙,必然与宗教问题有着密切关联,而且从马克思自身思想的形成来看,其与宗教问题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且对宗教问题的处理在马克思思想的演进过程中也一直存在着。基于此,论坛设置了本期的主题,同时也希望通过对这一主题的探讨展现多维视野中的马克思思想面相。 

  张双利教授的讲座从她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学术研究经历切入。她认为,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背后是德国古典哲学传统和犹太—基督教传统的思想之源。不理解犹太—基督教这一支撑西方文明思想传统的维度就无法真切把握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尤其无法深入把握那些对自己犹太知识分子身份自觉认同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的思想。作为犹太知识分子的他们会自觉思考,在后基督教的、理性文明包围中,为这一文明走出危机贡献什么?而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卢卡奇、布洛赫等人的早期思想中,处理宗教传统问题时往往是以马克斯•韦伯思想为中介的,韦伯在对基督教与资本主义内在关联的把握上,实际上是和马克思内在相合的,而不是绝对对立的。这样马克思的宗教批判话题就凸显出来了,这也把马恩如何对待宗教的问题牵引了出来。由此,张双利教授指出,不理解支撑着西方文明宗教维度的犹太—基督教传统也很难全面把握马克思的著作。不明白马克思思想形成背后所站着的犹太—基督教传统,也很难全面把握他的思想。所以,张双利教授把马克思与宗教问题作为一个主题进行了一段时期的集中研究。 

张双利作精彩发言。

  张双利教授指出,从马恩走向西方马克思主义,中间是韦伯,在马克思与韦伯的双重中介之下才有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传统和犹太-基督教传统之间的复杂关联。通过这两个中介看,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处理宗教问题有一正一反两个维度,马克思在处理宗教问题上则大致有五个环节。而通常人们所看到的是,韦伯与马克思的思想之间存在着的巨大张力,其中在处理基督教与资本主义的关联上二者似乎是截然相反的判断,但实际上,二者是可以对话的、有互通之处。这里迫切需要的是对长期以来被表面化、简单化处理的马克思主义与宗教之间的关系问题做出系统、深入的把握。而完整准确把握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对待宗教的,尤其是如何对待支撑西方文明宗教维度的犹太—基督教传统,也直接关涉着对作为马克思主义主要创始人的马克思的著作和思想的准确把握。 

  对此,张双利教授指出,马恩处理宗教问题贯穿一生。她首先从宏观上勾勒了理解马克思主义与宗教之间关系的整体架构,然后紧扣经典文本,集中分析了马克思恩格斯处理宗教问题的五个环节或五个维度,每一个环节都有其坚实的文本支撑。前四个环节集中体现在马克思的思想演进过程中,第五个环节集中体现在恩格斯晚年对马克思早年宗教批判中涉及但未充分展开的观点的发展。这五个环节分别是: 

  第一个环节主要是马克思对彻底的宗教批判道路的界定。核心文本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在这一环节,马克思把宗教批判的重心从对抽象宗教本身的批判转移到了产生这种抽象宗教的现实世界。他用宗教批判的语言,与当时的青年黑格尔派宗教批判的道路拉开了距离,他要说明的是为什么要对黑格尔的法哲学进行批判,而不是直接批判基督教本身。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不同于青年黑格尔派,马克思认为,对有影响力的宗教意识,要知道为什么会被产生,要清楚从世俗的世界到天国的过程是怎么一回事,问题重点不是宗教本身,而是产生宗教的现实世界。什么样的世界使得宗教产生,并且被产生出来的宗教又为何在现实世界中产生了起着支撑着人们破碎生活的纲领性作用?马克思眼里的宗教和费尔巴哈等人是不一样的,马克思强调的是宗教之所以被产生一定有它的真实社会根源,而且这一宗教也一定在它的现实社会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但马克思落实其彻底地宗教批判过程中对宗教的社会根源和宗教的双重功能的明确界定在一定程度上被人们忽略了。例如在关于“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段话的理解上,张双利教授指出,在德国的文化中,“鸦片”是一种能让人忍受疼痛和苦难的有效的药。在这里马克思要说的是宗教的产生是有原因的,原因是现实的生活在根本意义上是失去伦理根据,这种没有根据性在人的生活中体现为无法承受的苦难。这样产生出来的宗教,让人们无法承受的生活被人们承受着,让人们无法继续的生命被继续着。一方面宗教产生表明生活有苦难,一方面这种宗教帮助人们在承受着苦难。宗教在产生它的现实环境中有它真实的社会功能,这种真实的社会功能充满张力,它可以是对产生极致苦难现实生活的抗议,也可以成为当局者对产生了苦难生活的辩护。马克思求解宗教的产生根源,同时必然带出他对宗教社会功能的承认,因此,马克思眼中的宗教不是单向度的,不简单是负面的,马克思对宗教持的是一种现实主义的态度。马克思的宗教批判也不可能在某个有限的条件下彻底完成。要对宗教进行彻底的批判,就要让生活的方方面面得到彻底的扭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