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何向东:逻辑学观念的再认识 ——由《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引发的思考
2018年03月14日 11: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何向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西南大学逻辑与智能研究中心

   

   

   

  近年来,随着我国逻辑学研究和教学纵深发展,学界对于逻辑学观念的讨论异常激烈。最近读到林胜强的《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一书,再次触发了我们对逻辑学观念这一问题的思考。本文结合该书的内容,谈谈我们对逻辑学观念的再认识。

  正如南京大学张建军教授所说:“关于逻辑观的讨论,尽管不会带来逻辑学科的本体学术建树,但有可能深刻影响逻辑研究及相关学科的发展。”[1]由此可见逻辑学观念的重要意义。正因为如此,学界一些同仁纷纷加入到对逻辑学观念的讨论行列中来。总体而言,各路观点可以概括为广义的逻辑观即“大逻辑观”和狭义的逻辑观即“小逻辑观”。狭义的逻辑观只承认演绎逻辑是逻辑,不承认归纳逻辑是逻辑,不承认辩证逻辑、语言逻辑等是逻辑。他们认为:“从亚里士多德到现代逻辑,始终贯穿了一条基本的精神,这就是‘必然地得出’。”[2]他们称这种“基本的精神”为逻辑发展的“内在机制”,是“决定逻辑这门学科得以产生和发展的东西,而且这种东西在逻辑的产生和发展的过程中必然是贯彻始终的;去掉这种东西,逻辑就会名存实亡”。[3]广义的逻辑观即“大逻辑观”则不主张只有演绎逻辑才是逻辑,事实上现代(狭义)数理逻辑、哲学逻辑、语言逻辑、归纳逻辑、辩证逻辑以及逻辑学与哲学、数学、计算机科学、语言学的互动关联等等,都应该属于逻辑的范畴。《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既关注逻辑的形式化研究及其教学,同时又将逻辑的眼光投向社会文化生活;既着手现代形式逻辑的理论研究与教学,也进行非形式逻辑(包括审辩式思维)的研究与教学。很明显,作者所持的态度正是我们逻辑事业发展所需要的那种‘大逻辑观’的精神和态度。”[4]

  观念支配行动。狭隘的逻辑观体现在教学上,高等学校不应该开设以传统逻辑为主要内容的的“普通逻辑”,而应该用现代逻辑取而代之,即所谓的“取代论”。[5]《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则主张“吸收论”,即在保留传统逻辑大部分内容的基础上适当引入和吸收一些现代逻辑的内容。[6]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多年大学逻辑学教学的过程中,不断探索,不断改革,完成了从逻辑知识传授到逻辑思维训练的转向、从逻辑理论知识的习得到逻辑思维方法的掌握的转向,从对逻辑知识的把握到逻辑对社会现实生活的关注的转向,从逻辑理论学习到逻辑应用研究的转向,而且对包括集合概念与非集合概念、周延性理论及欧拉图解、直言命题主项存在预设问题、三段论规则的改善、模态逻辑方阵、命题演算的教学以及思想的形式化和形式化的思想等问题在内的普通逻辑教学进行了深入的创新性研究,[7]这不能不说是难能可贵的。

  在普通逻辑教学与改革的成果中,对传统三段论规则的改造与完善,尤其值得关注和借鉴。传统三段论规则的内容对几乎所有的普通逻辑教学者来说都是一些毋庸置疑的问题,“学界大致都会毫无疑问地加以赞同”,并没有发现“大有加以进一步改造和完善的必要”。作者在教学实践的基础上,第一次从科学区分三段论“规则”和“定理”视角出发,较好地实现了“三段论规则的协调性改造与完善”和“三段论规则的周延性改造与完善”,足见作者治学的深入与严谨。

  《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呈现的“命题逻辑”教学方法研究的成果,使人耳目一新。作者一改传统逻辑教学方法的不足,在首先讲清合取、相容析取、不相容析取、蕴涵、反蕴涵、双蕴涵的含义及其相应的推理规则和推理形式(运算)的基础上,再分别用前三种基本运算对其他几种运算进行定义,或者叫作把其他几种运算转化 (消去)为前三种基本运算,思路既简单又清晰,既有系统性,又体现新颖性,既解决了相关形式推理的问题,又展示了逻辑哲学或思维形式的辩证法思想,即“形式化的思想”问题,值得在逻辑教学活动中推广。

  课题研究方面,在“大逻辑观”的指导下,《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用了大量的篇幅,对现代语言逻辑、先秦逻辑语义学思想以及邓小平审辩式思维等进行了探讨,呈现了作者最新的研究成果,各具特色。

  随着计算机、人工智能等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和普及,自然语言信息处理成为计算机科学、信息科学、语言学和逻辑学等交叉领域研究的热点。在我国,逻辑与计算机信息处理和人工智能等方面得交叉研究一直是薄弱环节,远远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极大地影响了我国相关学科的发展与创新。“语言逻辑研究”一章,作者立足于逻辑与计算机信息处理和人工智能等方面的联动,借助现代逻辑工具,分别对广义量词的命题和推理、自然语言句法和语义的对应、汉语语篇推理以及动态谓词逻辑的指代现象等进行探讨,这虽然只是一个开端,但这些成果的取得,将有助于计算机中的知识表示和知识推理,有助于从一个新的角度推动逻辑学和语言学的进一步发展,促进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科学的进一步发展。

  本书“先秦逻辑语义学思想研究”一章,作者以现代逻辑语义学成果(语义三角形理论)为工具,沿着中国先秦时期名实理论的脉络,较为详尽地探讨了先秦指称论语义学思想的形成、荀子约定论语义学思想、《墨经》中的逻辑语义学思想以及《吕氏春秋》对先秦逻辑语义学思想的总结等内容,揭示了中国是一个具有丰富逻辑语义学思想传统的国家。角度新颖,视角独特,为我们如何进一步挖掘我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展示我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走出了一条新的路径。当然,对我国古代逻辑语义学思想的研究和探讨才刚刚起步,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我国语义学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化,先秦逻辑语义学思想必将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其成果作为我们宝贵的文化遗产,对逻辑语义学

  理论的丰富和发展,将起到十分积极的作用。

  “大逻辑观”不仅要研究形式的逻辑,同时也要研究非形式的逻辑,研究逻辑对现实社会文化问题的关注。邓小平理论博大精深,对邓小平理论的研究也堪称汗牛充栋。但从科学思维方法论,特别是从审辩式思维(批判性思维)的角度对邓小平理论加以探讨,比较系统地对邓小平审辩式思维的生成与实践进行研究,对邓小平思维的批判性、客观性、简约性、互动性、辩证性以及邓小平审辩式思维的价值进行研究的专著尚不多见。我们通过研究邓小平审辩式思维,一方面可以领略邓小平理论中审辩式思维的真正内涵,另一方面,也为我们展示了逻辑应用和应用逻辑的广阔研究和发展前景。

  作为一个逻辑工作者,《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再次引发我们关于逻辑学观念的思考,也获得一些有益的启示。

  第一,狭义的逻辑观指出,归纳逻辑不是逻辑,辩证逻辑、语言逻辑不是逻辑。观念不同,结论也不同,这原本也无可厚非。但“大逻辑观”认为现代(狭义)数理逻辑、哲学逻辑、语言逻辑、归纳逻辑、辩证逻辑以及逻辑学与哲学、数学、计算机科学、语言学的互动关联等等,都属于逻辑的范畴,这也不会有对逻辑的研究和发展有什么影响。狭义的逻辑是逻辑,广义的逻辑也是逻辑。认为狭义的逻辑才是逻辑,广义的逻辑就是逻辑以外的东西,并且进一步认为“逻辑之外的东西”要“断送逻辑学”。[8]这种看法未免太过悲观。《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所呈现出的成果,显然不会影响狭义逻辑的研究,同样,狭义的逻辑观也不应影响广义逻辑的研究实际;相反,广义逻辑的研究有利于各种逻辑研究(包括狭义逻辑研究)之间的相互作用。研究“逻辑之外的东西”以发展逻辑已是世界潮流,狭隘的演绎主义阻挡不了这一趋势。

  第二,任何科学的发展都要跟上时代的步伐,逻辑学的发展也不例外。演绎逻辑是“必然地推出”的逻辑,而时代地发展呼唤着“逻辑之外的东西”。针对逻辑学的观念,南开大学任晓明教授认为:大数据、云计算早已不是“必然地推出”,21世纪是归纳逻辑的世纪。的确,归纳逻辑也是逻辑。有人认为,所谓归纳逻辑是指人们以一系列经验判断或知识储备为依据,寻找出其遵循的基本规律或共同规律,并假设同类事物中的其他事物也遵循这些规律,从而将这些规律作为预测同类事物的其他事物的基本原理的一种认知方法和逻辑。大数据和云计算就是对一系列的经验判断或知识储备进行概括和整合的一种归纳确认,它虽然不是“必然地推出”,但这个时代赋予如此重要的使命。顺便指出,《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一书,对归纳逻辑这一重要的的研究“向度”并没有涉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

  最后,《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中无论广义量词理论研究,还是逻辑对汉语的计算机处理研究;无论是以现代逻辑语义学为工具,去挖掘我国先秦诸子理论中的语义学思想,还是从科学思维方法论的视角出发,探讨邓小平理论中的审辩式思维,这些工作都需要逻辑学、语言学、哲学等多学科互动与结合,都需要这些学科之间的交叉研究,都需要对“大逻辑观”的认同。这种相当重要的研究思路,值得逻辑学界同人的大力提倡,因为只有这样以大逻辑观

  精神,更好地开拓和推进我国逻辑教学与研究事业[9]

  

 

  


 

  

[1] 张建军:“走向一种层级分明的‘大逻辑观’ ——‘逻辑观’两大论争的回顾与反思”,《学术月刊》2011年第11期。

  

[2] 王路:《逻辑的观念》,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第第19页。

  

[3] 王路:《逻辑的观念》,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第3页。

  

[4] 邹崇理:《序》,载林胜强:《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2页。

  

[5] 王路:《论我国的逻辑教学》,《西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2期。

  

[6] 林胜强:《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5页。

  

[7] 林胜强:《当代逻辑的多向度研究》,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2578页。

  

[8] 参见王路:“走向科学的逻辑观”,载《社会科学报》2016.8.23

  

[9] 参见邹崇理:“以‘大逻辑观’精神,开拓我国逻辑教学与研究事业” ,《逻辑中国》见http://www.cnlogic.net/show.php?catid=4&id=346[2017-05-29]

   

  [西南大学逻辑与智能研究中心 何向东]

作者简介

姓名:何向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