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文摘]现代社会信任问题的伦理回应
2018年05月03日 14: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珏 字号
所属学科:哲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当下的信任问题存在于各类人群、阶层和行业之间,既有人际信任问题也有制度信任问题。人际信任问题主要表现为个体在交往过程中由于资本侵入和个体诚信观念的变化致使信任主体间人际信任关系中断。当下中国人际关系信任问题既出现在熟人之间,也发生在陌生人之间,这是由于社会“信任链”缺失或断裂所致。社会信任机制也即“信任链”的结构完善和运转流畅是社会信任健康发展的基础保障,一定社会结构和文化背景中“信任链”能否正常运作,不仅取决于个体的道德品质、人格特征,还取决于信任展开的文化传统、制度环境等背景条件。社会转型、经济转轨、文化变迁给人们的道德观念和行为方式带来一定的变化,资本入侵、金钱至上蚕食了部分人的道德信念,消耗了历史积淀下来的道德资源,其结果则是包括熟人在内的人际“信任链”的中断。而现代社会信任所需的制度支撑还未建立完备,最终导致传统和现代信任问题并存的社会现象。

  制度信任问题主要表现为个体与组织、组织与组织、组织与社会之间公正公开的制度保障不完善或组织道德缺位所引发的社会信任问题,是传统“信任链”断裂而新“信任链”尚未形成导致的信任问题。在市场经济背景下,现代组织独立的利益主体地位得到确立,“经济冲动力”得以释放,但由于传统伦理体系中对组织这一集体性道德主体的道德地位和道德特征并未给予足够重视,组织伦理缺场,而释放了“经济冲动力”的现代组织由于未从理念和制度赋予其伦理约束力,理论上就隐含了行动失范或不道德行动的危险。

  上述情况表明,中国当下的信任问题是社会转型中传统与现代复合的信任问题。它既包括人际信任问题,还包括制度信任问题。现代社会可能出现的制度信任问题即系统性信任问题已成为现代中国信任问题的焦点和中心,而其解释和解决则应到具体的社会结构变迁以及文化背景中去寻找。

  社会信任模式的形成取决于社会的结构形态和文化传统两个要素。以血缘共同体为纽带的自然经济和以实体为本位的伦理性文化形成了中国传统社会的信任模式。中国传统社会的信任建立在血缘共同体之上,在较为封闭的熟人社会圈子中,在信任双方诚信的持续回报中,在“信任链”良性循环中不断地生成和增强社会信任,并形成自己的模式。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社会主义工业化思想的指导下,对社会体制和社会结构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形成了中国特色的 “单位制度”。单位制度时代的信任结构基本承续了传统社会的信任结构特征:相似于“家—国”同构,“个人—单位—国家”是利益同构的伦理有机体;其内部伦理安排上的“依赖性结构”类同传统社会信任服从结构,个体服从集体是其秩序性向度,集体主义原则是其纲领性原则;社会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信任链”某种程度上保留了传统的特征,如人际信任主要局限在单位内部熟人社会的圈子里,人际信任的内在连接主要依靠感情而非理性契约,信任互动的主体主要是个人这一传统信任主体,而不是具有现代特征的组织。总之,单位制度时期的社会结构虽然从根本上来说有别于传统社会结构,但其信任模式与传统的区别并不十分明显,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这一信任模式封闭、被动的弊端日益明显,而建构与现代社会形态相呼应又适应中国社会伦理逻辑的现代社会信任模式的呼声日益强烈。

  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相比有两个显著的特征,一是组织处于社会生活的中心位置,且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独立担当的责任主体;二是现代社会具有象征标志和专家系统这两种 “脱域机制”。这两大特征决定了组织伦理在建构以现代 “信任链”为核心的现代社会信任模式中的重要地位,同样也决定了其超越现代社会信任问题所起的关键作用。

  现代社会信任的建立,需要处理好组织与组织成员、组织与其他组织的信任关系。随着改革开放推进以及市场经济确立,单位制度开始式微,原本具有政治、经济、伦理复合功能的单位日益向具有现代意义的组织转变。单位制度中的单位组织作为伦理实体和抽象意义上的自然道德对象,其信任结构主要在单位内部这一熟人社会之间展开,单位是信任结构的主持者也是监督者,单位制度中的“信任链”结构完善、运转完好。而随着单位制度的转型,单位组织特别是经济组织作为有着自身利益诉求的独立利益主体,从原来的信任结构中析出,个人与组织、组织与组织之间的天然信任不复存在。传统信任结构的断裂,需要通过组织伦理建设修补遭遇中断的社会“信任链”,构建其现代社会形态所需的新形态和现代社会信任模式。

  “脱域机制”是现代社会十分重要的特征,“它们使社会行动得以从地域化情境中‘提取出来’,并跨越广阔的时间—空间距离去重新组织社会关系”。现代社会通过值得信赖的制度中介建立信任,现代社会的信任模式,不仅仅建立在对他人“道德品质”的依赖之上,还建立在系统的有效运转基础之上。现代社会信任模式的创建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需要拥有熟人社会面对面的特殊信任,而且需要拥有建立在抽象体系和制度基础之上的普遍信任。虽然现代信任主要隐藏在抽象体系之中而非具体现实的个人身上,但抽象体系的有效运转,却依赖于体系的代理人或操作者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的品行。现代组织作为“抽象体系的交汇口”,是系统与抽象体系的代理人之间的连接点,也是非专业个人或团体与抽象体系的代理人之间的连接点,是现代社会“脱域机制”信任建立和维系的关节点。

  中国社会正走向开放,传统信任模式已难以为继,前所未有的紧迫之事是需要建构与现代社会形态相适应的社会“信任链”和社会信任模式。现代组织既是社会信任维系的薄弱环节,也是其得以建立的交叉点,组织伦理是建构中国社会现代“信任链”,走出信任问题的关键。

  文章摘自《中国社会科学》 2018年第3期

  摘编:邵贤曼

作者简介

姓名:王珏 工作单位:东南大学人文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