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李红:新时代哲学的问题导向与方法创新
2018年05月17日 10: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红 字号
所属学科:哲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在知识创造和实践能力上完全现代化,在情感模式和伦理道德方面相对传统的时代。哲学要以问题为导向,回应时代的需要。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个时代。”习总书记强调:“坚持问题导向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点。问题是创新的起点,也是创新的动力源。只有聆听时代的声音,回应时代的呼唤,认真研究解决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才能真正把握住历史脉络、找到发展规律,推动理论创新。”总书记的这个说法可以从马克思那里找到依据马克思说,一个时代所提出的问题,和任何在内容上是正当的因而也是合理的问题,有着共同的命运: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因此,真正的批判要分析的不是答案,而是问题。正如一道代数方程式只要题目出得非常精确周密就能解出来一样,每一个问题只要它是一个实际的问题,也就能得到答案。……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马克思 - 恩格斯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 第四十卷集权问题本身以及有关1842年5月17日星期二《莱茵报》第137号附刊[66])

  马克思的观点虽然主要针对世界史领域,但对哲学史和哲学仍然有启发意义。哲学的生命力不完全体现在提出缜密的体系、深邃的断语、大胆的想象和滔滔的雄辩上,更在于提出启发人的心智、促进人们深入探讨的正确问题。而要提出正当而合理的问题,就必须把握问题的来龙去脉、根源目标和假设前提,以问题为导向,才能将体系、论断和雄辩的真正力量发挥出来。当今时代的哲学不仅要求我们理解古往今来哲学问题的来龙去脉,还要求我们重新表述问题、构造问题、回应问题。

  一、在形而上学或存在论领域

  康德讲到,形而上学是人的一种自然禀赋(natural disposition),只要有人的存在就会有形而上学的存在。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形而上学探究关于存在的存在,属于本体论(ontology)的领域,而康德则通过认识论的考察来探索建构科学的形而上学的可能性。形而上学的古老城市仿佛是一座语言的迷宫,而城市的新城区道路笔直,房屋严整,以科学和哲学的方式对实在的领域做出了更精密、更勇敢的探索。这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在宇宙学方向上,宇宙的构成、物质与反物质等问题已经不是哲学问津的领域,但仍然启发着哲学思考,哲学思维和数学思维一道能够为宇宙学提供思路。在实在的领域,虚拟实在或拟效实在(virtual reality)开辟出了比物理空间更为广阔、复杂的人类活动空间,超速运算、海量储存、即时存取、实时通信、现实模拟、精确检索,这些信息技术手段为人类提供了崭新而上手的新的实在领域和交往空间,值得哲学家更为深入的探索。在意识和心智的领域,人工智能已经慢慢走出模拟人类智能的思路,以深度学习、大数据分析、解决问题算法等特征为基本策略,一步步走向超人的智能水平。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提出,人机融合将在本世纪内实现。赫拉利举例说,随着数据采集的进步和算法的优化,未来当你读书时,其实书也在“读”你。“人工智能程序在你出生后的每一天都在研究你,从每一封邮件到每一秒心跳,最终它完全可以在任何事情上帮你作出更有利的选择,包括婚姻这种‘终身大事’”。如何理解、创造、控制、利用人工智能?如何在DT(Data Technology)背景下界定意识?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在认识论领域,德性认识论、社会认识论等新思路渐渐成为热点,我们遇到一系列突然浮出水面的问题:后真相(post-truth)时代“知识”发生了何种的变化?传统的知识界定JTB。2016年11月22日,牛津字典宣布,“后真相”(post-truth)是其年度词。牛津字典把“后真相”定义为“诉诸情感及个人信念,较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社会的计分原则是在调整还是在瓦解?后真相,另类事实,Real Fake,阴谋论等“知识”的对立面从压抑状态中突然成为焦点问题。我们是不是进入了一个自媒体与直接动员的时代,一个奇里斯玛(个人魅力)或超凡魅力型统治者的黄金时代?在实践哲学、价值哲学领域,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需求与构建,人类整体的共同价值与地方伦理如何协调一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何成为贯通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当代中国价值与人类共同价值的体系?如何在规范性的理论地基上,重新思考哲学乃至整个人类思想大厦的基础,走出实体主义和客观主义的哲学路径,走向以社会实践的规范性为中心的哲学进路。

  二、方法创新

  围绕上述解决问题的思路,我们需要在方法上做出调整和创新。例如,分析的实践哲学进路。20世纪70年代以来,分析哲学从单纯逻辑分析的学院化困境中走出来了,从基础主义、经验主义走向了理性主义、表达主义,语义学与语用学的深度结合及其表达主义路径成为分析哲学的最新方法论原则。表达主义就是把蕴含在实践中的规范表达出来。把百年分析哲学继承和创造出的分析方法、风格和技巧,用于广泛的哲学论题,并与实用主义结合起来。例如,如何把隐含在人类日常实践中的规范以哲学的方式表达出来,如果以清晰阐释的方式把实践中的规范概念化,这是一种从“Know that ”到“know how”的转变。在某种意义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不是既是一种指导和引领作用的价值取向,同时也是把隐含在当代中国人的实践中的潜在规范表达出来了?如果是,那么就可以进行一种哲学的辩护。这只是从价值维度分析方法的体现,还有许多问题都可以从这个维度进行阐释。

  此外还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创新与诠释学的结合。狄尔泰讲到:自然需要说明,而人需要理解。中国传统文化要在新时代焕发生命力就需要在理解基础上的创新、转化,从而形成新时代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一种“视域的融合”。由此体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展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持续进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构建,从而实现文化领域的时代化、民族化、现代化。

  最后,哲学方法与科学方法的深度结合。维特根斯坦谈到哲学的活动领域时,认为哲学要为自然科学中的有争论的领域划界,这是哲学无法回避而且属于哲学本性的活动。这也就是哲学的规范性进路与自然科学的前沿领域的深度结合。霍金曾说:哲学已死。《大设计》第一章:存在之谜 中霍金的确有一句话:“按照传统,这是些哲学要回答的问题,但哲学已死。”上文提出了一长串的问题,例如“宇宙如何运行”、“什么是实在的本性”。下文又提出“哲学赶不上科学。”哲学要参与到科学活动中,哲学要走出自己的过于封闭的象牙塔,参与到科学对话中去。哲学活动如何介入自然科学,比如如何界定意识?如何思考行为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大数据挖掘所获得的人类行为模式和我们通过意识分析获得的人类行为模式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传统价值、伦理的挑战,人性是否在面临重新塑造?等等。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哲学和各门具体科学的深度交叉和结合,需要二者在方法论上的相互补充和渗透。

  综上所述,哲学的生命在于正确地提出问题,合理地解决问题;哲学的力量在于充分地更新方法,规范地运用方法。

  (本文为2018年3月30日 在“哲学视野下的新时代新思想新征程研讨会”上的发言。)

作者简介

姓名:李红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