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传统:传承过去与面向无限的未来 ——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第五次全体大会综述
2018年08月21日 16: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8月18日上午9时,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第五次的全体大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本次会议以“传统(Traditions)”为主题,共有五位教授作大会演讲,他们从不同的、多元的视角出发,在充满多样性、对话性的思考中兼容自身民族、国家的本位意识分析,演讲引人入胜。

  在经历了如此之长的文明进程以及对人的数世纪哲学反思之后,我们是否仍在学以成人?人类最近的历史和眼下正在发生的事件,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们这一学习还远未完成!实际上,只要我们不想随时随地跌入粗暴和野蛮之中,这一学习就必须不断重新开始。第一位演讲者是Anne Cheng教授,她围绕“我们是否仍在学以成人?——传统与传承之间的连续性”这一主题作了发言。Anne Cheng教授认为,儒家教育的核心可以总结为一个词是:“学”。而已有1500年历史今天仍在持续的儒家传统,人们实际上在谈论的问题是:如何学以成为更加人性的人?即“我们如何能够学以成人”这一儒家传统的核心问题,而今天依然被追问和反思。Anne Cheng教授的独特质询在于——儒家传统对这一问题的回应及其所反映的世界观具有何种程度的普遍性?追根溯源,这一问题的核心被她归结为中国古代礼教的起源的“宇宙人类学”(这个概念也叫做著名的“天人合一”)的哲学基础;她由此进一步指出,人类世界与那个超越了它并包含着它的东西(自然的和宇宙的世界,也就是由超越人世之力量所构成的那个超自然的、不可见的世界)处在一种连续性的关系中。这种连续性之根基是在于一种把生者的世界与被感知已成为人类共同体一部分的祖先的世界联系起来的东西,他们自身没有被神化,但同时他们有着想神灵求情的力量。祖先崇拜也是中国文明史中最古老和普遍存在的,尤其以丧礼和尽孝的特殊形式存在,这种连续性的充分表达就是“孝”的礼教。对此,Anne Cheng教授认为,宇宙人类学和古代中国礼教视野中的连续性特征恰恰是去追问中国对普遍性之要求的核心所在。这种连续性便有可能将“天—地—人”纳入一个整体中。这样它不仅是一种普遍主义,而且是确保了时间的连续性。“孝”被认为是儒家所宣称的普遍性中的主要因素。通过对《孝经》的爬疏,Anne Cheng试图论证——“孝”通过成为与“天—地”活动具有同源关系的人类活动的推动者本身,并且通过在所谓“自然”事物的秩序中奠定政治秩序,而为整个儒家世界观塑造出“宇宙—政治”维度。从孔子的《礼记·礼运》说“故圣人耐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者”,到王阳明在《大学问》中的箴言“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再到近代蔡元培“中国为一人,天下为一家”的呼吁,这一思路的连贯性体现了“宇宙—政治”图式从古代到现代的持久性,这种图式处在“中国”和“天下”的类比并列之中,从而将中国所同时要求的“中央之国”的中心性和“普天之下”的普遍性联合了起来。由此,儒家世界观的普遍性特征就在这个语境下得到了证成。

  第二位演讲者是Paulin J. HOUNTONDJI教授,他的演讲题目是《上帝道德化? 回到人类,世界和平之境况》。Paulin J. HOUNTONDJI教授开宗明义,他认为宗教极端主义是当下世界和平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以上帝的名义去做很坏的事情成为极严肃的问题,因此他提出,“上帝道德化”——即对我们“利用”上帝的行为进行道德化——就成为紧迫之事。对神的使用道德化,是人进行自我认识,重新认识、发现人的过程,也是人怎样学习做人的事情。我们人的一个悲剧是缺乏看到别人和倾听别人的能力,这样的人是既聋又瞎的。Paulin J. HOUNTONDJI教授提出的问题,并非本体形上层面对“上帝是否存在”的质询,他强调没有人能够斥责人们信仰上帝或者他们各自的神明。他是关注人的道德行为层面的问题:“如果您信仰上帝,借助这样的信仰,您要如何行事?这样的信仰对您的行为举止,对您与他人和社会的关系又有何作用?”他认为,对此其决定作用的甚至不是某人是否信仰,而是其行动是否有良知,是否合道德,宗教身份或者宗教语言不能抹除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之中可能存在的任何应受斥责的那部分,上帝也绝不能被当作行恶的借口,他因此提出“有节制地使用上帝这一概念”。

  最后,Paulin J. HOUNTONDJI借助胡塞尔的名言“回到事件本身”,呼吁“回到人类!”。他相信,在我们所希望的普世的对话中,从中能够找到真正意义上世俗的语言,能够找到无需他人对我们的信仰和宗教信条的赞同为前提的概念与术语。在个别的宗教之外,在那些宗教所及的礼仪和信仰之外,我们必须听到“良知的声音”,必须在这一基础上建立起所有人都能够接受的规范与价值——例如同全世界人们都会同意的世俗十诫。我们已经意识到“公共生活道德化”的必要,伦理道德对我们的裨益是颇多的,因此也许将关于上帝的观念与基本都道德要求进行比照,某种意义上要达成“上帝的道德化”。Paulin J. HOUNTONDJI认为,如果上帝非但不会使我们陷入狂热主义,或限制在短视的本位主义,而是另我们向世界敞开,帮助我们理解他人,我们的上帝才是真正的上帝。

  第三位演讲者是来自北京大学的赵敦华教授,他的演讲题目是《从“学以成人”到“学以通达”》。赵敦华教授主要探讨的是关于传统起源、传统流传以及传统对于当下生活之意义的哲学思考。他从《论语》出发,通过对《论语·学而》开篇的诠释,指出该书的宗旨和缘由。他认为,《论语·尧曰》中“尊五美,屏四恶”和柏拉图《理想国》的政治主张相媲美。接着,赵敦华教授通过对“五美”与“美好城邦”所需德性的类比,试图说明在传统起源的意义上,“一个传统起源于经典的诞生,而经典是教师和弟子们的共同创造,不独儒家传统如此,其他传统全是如此。”而从传统的起源到传统的流传,赵敦华教授从《周易》之《系辞》出发认为,如果把《系辞》的哲理当作传统之变的形式,并将其与当今学者表述传统的历史、经验和变革等内容结合起来,对我们今天理解古今中外传统的特征和趋势将会有所启发,从中我们可以通晓的经验是:传统之变不等于历史流变,传统的原意是遗产,遗产既是继承也是排斥,还是积蓄;任何一个有活力的传统,都要把适应生存和发展需要的经验教训保存下来,传递下去。同时,赵敦华教授也对当今世界传统的变革之剧烈表达了自己的困惑与反思,这似乎也说明,继承传统、学已成人仍是未竟的、生成的问题。最后,赵敦华教授以一段期望作为其演讲的结束:本届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而“人”不是一成不变的,人随着传统的改变而改变。我们不但要学习如何改造传统世界,而且要学习改变自身;不但要学习自己的传统,更重要的是学习他者,包括其他传统、其他文化、其他专业,用以改变我们自身。我们作为爱智慧的人相互学习,立己达人,岂不更加幸福吗?

  第四位演讲者是Mercedes de la Garza教授,她演讲的题目是《玛雅文明中关于人、世界和时间的思考》。Mercedes de la Garza教授带来了玛雅的独特文明传统,她向人们说明,要想了解玛雅文化,我们不能脱离孕育它的神奇的自然环境,因为玛雅文明的宗教和艺术创造中,随处可见被象征化的动植物形象;此外大自然的力量、谷地和山川都激发了玛雅人去思考宇宙的起源和世界的运作,思考如何在城市中心构建神圣的空间,并将这些空间当作微型宇宙。她首先介绍了古玛雅人的创世神话《波波尔·乌》,以及《波波尔·乌》里神神秘秘的的、关于人类的概念构成典礼仪式的基础。而至今玛雅部落里仍保留着的仪式,展现着人们相信在那不可见的空间里住着某些神圣的力量。如果说创世神话保留了一个民族集体的深层记忆,那么它反映的就是玛雅人“将植物和动物纳入自己的生命,使得人与自然共通”的观念,以及它们对于自身有限生命的反思和对于自身同时作为神的侍者和宇宙的原动力的身份的尊重。另外,Mercedes de la Garza教授也说明了对于玛雅人有重要意义的时间观念,对生命意义和人性的思考也是前西班牙时期玛雅人时间观的一部分。他强调了玛雅人通过宇宙时间、神化时间、其他世界里的时间与周期性的时间联系起来,引导宇宙一步步“生成”,对抗有限性、混乱和死亡问题。Mercedes de la Garza教授通过着重介绍玛雅人对于日常现实时间的测量和对神圣时间的象征崇拜,展现了玛雅人非凡的观察力,以及所具有的感知和解决宇宙“生成”问题的能力,同时,她也介绍了玛雅人在人与自然生灵互动过程中产生的“人与动物的兄弟之情谊与共通共存的关系”,说明了玛雅人有的“人—自然”的整体意识,并将其扩大到宇宙的主题意识,这一直以来都是玛雅人的文化精髓。最后,她以一段萨满祭司的祈祷词作结束,说明了玛雅人对自然的特殊感情以及如今印第安原住民的困顿。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