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后苏联时期的民族哲学”国际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8年08月22日 21: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项江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项江涛)现在距离苏联解体已经过去了近30年。表面看来,在这30年里,世界之变化可谓日新月异。但如果探究这些新近出现民族国家之精神要义,便可看出,它们的精神诉求与思考范畴并未发生根本性转变,仍纠结于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全球、普遍与特殊的观念框架之内,延续着自启蒙时代以来的传统话题。

  “民族哲学”概念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知识群体中被重新阐释就表明:第一,这些知识群体在追求自主性的民族精神,并为其寻找合法性的基础;第二,寻找自主性民族精神的合法性基础与民族自我身份的确立密切相关;第三,民族自我身份的确立又将在民族国家建构的过程中发挥意识形态的作用。因此,围绕这个概念所进行的讨论将为我们观察这些民族国家的身份建构、精神诉求乃至现代性转型提供了一个可靠的视角。就此,8月19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俄罗斯哲学专业委员会承办的 “后苏联时期的民族哲学”国际研讨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与会学者围绕相关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的主研究员、俄罗斯哲学学会第一副主席A.H.丘马科夫在发言中提出,哲学与文化直接相关,反映了文化的主要特征,哲学总是带有各个民族特征的印记。即哲学总是具有民族色彩,并且必然带有相应时代的印记。他认为,哲学思想和理论总是反映客观或主观的现实,所以越有价值哲学思想和理论越是更多依靠现代科学成就和已检验的知识内容,同时,越能考虑民族文化的特征。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徐凤林认为,对俄罗斯哲学可以有两个不同的观察角度或思维向度,即文化学维度和一般哲学维度。这两个研究维度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研究领域,具有不同的研究对象、研究宗旨、研究方法和研究问题。在这两种不同的视域下,俄罗斯哲学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思想形态和精神面貌。

  白俄罗斯国家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学者A.A.拉扎列耶夫认为,在所有形式的社会意识中,能成为基础的只有哲学,它成功地结合了民族精神特征和全球普遍价值的特征。在全球化的当今时代,恰恰是哲学可以让人们集中表达民族世界观的文化精髓,创造先决条件和良好环境来保护各国人民及其民族文化认同。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李河认为,“民族哲学”的含义可以有多种,但最流行的是把它理解为以民族国家为本位的哲学。这样的民族哲学是高度政治化的,它面对外部世界时通常坚持人类学意义的多元主义,要求哲学是复数性的;对内则多是诉诸政治学意义的一元主义,要求哲学是单数性的。这样的民族哲学理解包含着逻辑上的内在矛盾。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舍夫琴科·弗拉基米尔·尼古拉耶维奇认为,当前民族哲学发展趋势问题日趋急迫,这首先与全球化发展新阶段有密切联系。在许多国家的哲学文献中针对是否存在统一的世界哲学这一问题一直存在争论。有人认为,存在统一哲学,一些具体的民族哲学充当其各种表现形式。也有人认为,统一的通用哲学只能通过与民族哲学合作才能发展,更何况它们之间的联系变得越来越多样化,关系进一步深入。在俄罗斯媒体最新一期出版物中,针对“是否存在世界哲学?”这一问题给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回答:不存在世界哲学,原则上来看不可能存在,只存在民族哲学。我们只能将世界哲学说成是在整个哲学存在期间所积累的用于解决世界观问题的各种方案的总和。只有依靠一定的民族文化和民族传统,哲学家才能对这一总和作出自己的“贡献”。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张百春认为,俄罗斯哲学中有独创性的哲学思想与东正教有关。至于哲学家们的宗教情感离正统的东正教有多远,这些哲学学说在多大程度上符合正统的东正教教义,或者一般地说,俄罗斯哲学与东正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否可以说俄罗斯哲学是东正教的哲学?是否存在着俄罗斯的东正教哲学?这些问题自身就是永恒的问题,是具有俄罗斯特色的哲学问题。以宗教哲学为主体的传统的俄罗斯哲学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这些问题的回应,同样,今天和未来的俄罗斯哲学也无法回避这些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项江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