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人类、非人类、后人类 ——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第八场专题会议综述
2018年08月31日 16: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本届世界哲学大会的第八场专题会议与2018年8月19日上午在大会报告厅举行,会议的主题是“人类、非人类、后人类”,由北京大学丰子义教授主持。做主题发言的有梨花女子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Sangkyu Shin,伯根大学哲学系哲学教授Lars Fr.H.Svendsen和冰岛大学哲学教授Sigridur Thorgeirsdottir。他们围绕主题分别做了精彩演讲。

  Sangkyu Shin教授讨论了“超人类主义与人类增强的生物政治学”问题。Shin首先对人类增强给出基本界定和介绍。人类增强指的是“使用科学技术来完善或增强人类的智力、情感、身体和心理方面的能力,包括延长健康寿命和消除老化。”他指出,超人类主义支持这种人类增强。现在已经出现了各种增强技术,如整形手术、假肢、情绪改善药物以及生殖遗传干预。预计未来的增强技术将比现在强大得多,而人类改造的程度也将更大。人类的剧烈变化可能导致后人类这种新物种的出现,它们将与现存的生物意义上的人类物种区别开来。然而,对人类各种能力的增强未必意味着人类的改善,因此,人类增强成为了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Shin指出,当前争论的焦点是人类增强是否应该被允许。这一争论发生在支持人类增强的超人类主义者和反对人类增强的生物保守主义者之间。Shin教授认为,人类的改善意味着人们比现在过更为道德(或更为有理论)的生活。我们并没有足够的理由反对人类增强技术。相比之下,更加有意义的争论应该是:我们应该如何调节和控制人类增强技术的发展和应用。这一争论的核心问题是:人类增强技术能够也应该完全被市场所调节(自由意志主义的超人类主义者),还是说需要国家和政府的干预(技术进步主义者)?通过考察自主和平等的关系,Shin教授认为,人类增强可能造成的社会公正和不平等问题正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目前关于人类增强更重要的问题不是允许还是禁止它,而是如何调节和控制人类增强技术的发展和应用。通过对不平等问题、自主概念的再思考、自主的真实性、增强技术和民主治理等问题的探讨,Shin教授认为,增强技术本身并不确保更好的生活或社会,也不会造成人类的改善。而我们仍然追求增强的理由是我们必须使用人类增强技术来提升有益于人类生活的价值和人类共同体的幸福。如果能通过努力减少天生所造成的不平等,那么我们应该认真探讨如何实施。社会不平等的问题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理由去支持政府或以社会民主方式管理、监管和控制人类增强技术。

  要将人类与非人类以及后人类区分开来,我们首先需要思考的是“什么是人”?Lars Fr.H.Svendsen教授在演讲发言中讨论了这一问题。通常回答这一问题的方式是找出一个能够将人类与动物区分开来的特性,例如语言、自我意识、概念能力、制造工具、认识自己有死性、道德性等等。然而,这些尝试困难重重。即使某些动物具有了这些特性,我们似乎也不会认为它们因此就是人类。即使有些人缺少这些特性,我们似乎也不会认为他们因此就不是人类。在后人类与人类的区分上也面临着类似的困难。“后人类”一词有不同的用法,是指不同的人类概念还是指人类的继承者?我们可以对人类和其他动物的属性进行比较,但我们不知道后人类的属性是什么,因为它们不存在。而用“后人类”这个词意指什么?作者对此进行了探讨,后人类如果要与人类区分开来,那他们可能就不得不离人性如此之远,以至于他们无法理解人是什么样子。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似乎也没有理由将这种新物种称作“后人类”。最后,Svendsen认为,“对于成为人而言,既无必要的也无充分的标准可被建立。‘人类’应被视为一种功能范畴,不是通过任何所有人共享的单一属性,而是通过松散的、可受改变的一组属性而加以应用的。也许对‘成为人’的最好理解不是通过某些固有的属性去理解,而是通过归属和认可去理解。是人,就是被认可为人,有一定的人际关系。”他指出,成为人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开放的问题,因为人类永远是未完成的,这也是为什么后人类的概念常常令人困惑的。而关于成为人意味着什么的问题,是一个我们自己理解的问题,可以说,成为人意味着一种自我定义是动物,但是有些人从不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唯一能弄清楚自己的生物,唯一可以成为自己的谜的生物,但这也并不适于所有人类。Svendsen要给出的结论就是,我们无法非常精确地确定成为人意味着什么。其结果是,我们也必须接受,在非人类与人类、人类与后人类之间的界限将是模糊的。

  Sigridur Thorgeirsdottir教授则提出了一种不同的后人类主义的概念,具身化理解的后人类主义。Thorgeirsdottir所说的后人类主义首先不同于之前Shin教授所说的超人类主义,即是通过科技手段对人类能力的增强;也不同于Svendsen教授所提及的作为人类的后代、由人类所进化而来的后人类。Thorgeirsdottir所说的后人类主义来自于对西方哲学传统中的“人”的概念的挑战。在西方哲学的传统中,人被视作理性的、自主的,没有关系的、没有情境的以及非具身化的主体。后人类主义反对这种对人的男权式理解,并强调一种对人的更加整体的理解:人作为一个具身化的存在总是处在一定的关系中、情境中。后人类主义也反对在理性和情感、心灵和身体、自然与文化之间的严格二分。这种对人的具身化理解在认识论中要求一种转向经验与感受的具身化思考。

  此外,Thorgeirsdottir强调自己作为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性别委员会的主席在此演讲。她想要指出,哲学作为一门学院中的学科,其中女性教授和女性学生的比例极其低。此外,女性哲学家的贡献在哲学史中也被习惯性的忽略。为此,性别委员会已经出版了一部书来展示过往女哲学家对哲学的贡献。借此机会,Thorgeirsdottir希望能够让大家注意到女性哲学家。根据Thorgeirsdottir所展示的后人类的概念,这些被忽视的女性哲学家在某种意义上正是哲学中的“后人类”(Posthuman, Post-Man)。

丰子义主持会议。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秘书处供图

Sangkyu Shin做主题发言。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秘书处供图

Lars Fr.H.Svendsen做主题发言。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秘书处供图

Sigridur Thorgeirsdottir做主题发言。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秘书处供图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