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世界哲学大会专访】哲学连接你我 ——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执行秘书长刘哲专访
2018年09月21日 16: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记者 李秀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执行秘书长 刘哲

  刘哲简介:北京大学哲学系长聘副教授,哲学系副主任、副书记,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中国组委会执行秘书长。

  采 访 人:中国社会科学网哲学频道编辑 李秀伟

  相关资料: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推动下,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简称 FISP )于1948年阿姆斯特丹的第10届国际哲学大会上成立。FISP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哲学组织,是联合国教科文下属非政府组织“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简称CIPSH)的独特成员。自从成立以来,组织世界哲学大会就成为FISP的主要任务之一。

 

  中国社会科学网:刚刚结束的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很多学者对这一大会的传统和组织模式还不是十分了解,请您谈谈世界哲学大会的特征是什么,它是什么样的组织形式和运转模式?

  刘哲:这次大会的主办机构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和北京大学两个机构。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的组织形式简单的说是这样的,它是联合国教科文推动组建的一个专业学术组织。他们叫它非官方组织,其实严格说它是协会的协会,并不是以个人作为它的成员,而是以各个国家的协会作为它的成员单位,或者国际性的协会为它的成员单位。其中国家性哲学协会约占2/3,国际性哲学协会和一些其他机构约占1/3,这是FISP目前的构成。

  联合国下设UNESCO (就是我们所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即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一个政府组织,它拥有各国政府派驻的代表。在宽泛的意义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根据政治标准进行决策。联合国成立CIPSH和FISP这类机构的初衷是要对称地设立非政府类型的组织,来为联合国教科文这个政府组织建言献策,提供很多专业领域方面的咨询。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是联合国“国际哲学与人文科学理事会”的一个下设机构。这个理事会下面设有16家国际机构组织。从该理事会的名称上看,哲学独立于其他人文科学,这也凸显了哲学在全球文化领域的独特地位。代表世界哲学学科的专业国际机构称为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

  世界哲学大会比这个机构的成立要早,世界哲学大会1900年在法国巴黎第一次召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由于一战的原因曾经中断过,后来由于二战的原因也中断过。但是至少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前它叫国际哲学大会,叫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hilosophy。战前,国际哲学大会的组织是每四年召开一次会议。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也就是1948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那届大会上,同时成立了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大会的会期改成每五年一届,还订立了现行的大会章程。从这之后,世界哲学大会的组织就由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全权负责,这个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也是我们这届世界哲学大会组织机构之一。

  世界哲学大会的组织模式,有点类似奥运会的形式,它有一个国际的“组委会”,负责制订大会的学术框架和组织规则,确定大会人选等。比如有一些学者问为什么收这么多会费,为什么你们设这个论题,不设那个论题,大会的主题为什么是Learning to Be Human(“学以成人”)等等,这些都是由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负责确定的。在每一届大会上,FISP会通过选举成立一个指导委员会(类似一个常务委员会,大概有来自几十个国家的代表)。在大会主办国确定以后,FISP指导委员会要遴选出一个国际项目委员会,选出的国际项目委员会在大会协议签订后的最初三年,每年开一次工作会议。我们这届的情况也同样如此,从2014年开始,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召开三次工作会议。这个国际项目委员会共包括13位国际和国内的学者。项目委员会要具体提议大会的主题,大会的学术框架,组织规则,大会全会报告和主持人人选,每一个分会场次的主持人(chair persons)等。提议的最终结果必须要经过次年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指导委员会会议的审核同意才生效。

  本届世界哲学大会的组织和大会规则制订,一方面来自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设立的大会组织机构,另一方面是我们跟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签署的《协议备忘录》。这是2014年3月北京大学和FISP签署的。大会中有些人质疑“民哲”的出席,为什么让这些非专业人士进入大会。关于参会权利这个问题,协议备忘录第三条款明确规定不能因为任何种族、国家、性别、宗教以及其他类似原因限制参与、进入和言论表达。世界哲学大会始终保持一个开放和多元的传统。

  第三次国际项目委员会结束以后,大会的国际组织机构会顺利移交给遴选出来的国际执行委员会。13名国际项目委员会委员推举出5名执行委员会委员,其中3名是国际的,2名是中国的委员。国际执行委员会负责大会筹备期最后两年的工作。这涉及会议具体组织实施和临时性政策调整的工作。这个国际执行委员会在2017和2018年共召开了两次正式会议和一次临时会议。国际项目委员会和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所有工作为世界哲学大会的成功举办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学术框架和组织结构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网:世界哲学大会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本届哲学大会第一次在中国举办,它的历史意义是什么?

  刘哲:其实刚才已经涉及到一部分了。从学术框架来说,我们第一次把中国文化的问题,中国传统中的哲学论题作为大会的主题。这并不是我们要独断性地让别的文化共同体接受中国文化,而是我们以设问的方式欢迎大家能够来参与讨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实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跨越,就是把原来中国地方性的、地域性的文化传统转变成能够在国际平台上,和其他不同的文化,多元文明传统寻求共识的这样一种努力。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你如果仅仅是地域性的,别人为什么要接受你?我们以目前这样的方式能够让我们的文化融入到国际大家庭。

  联合会的主席在另外一个采访,应该是人民日报视频采访时说,中国人和中国文化传统上是喜欢往内看的,因为中国文化自身也是非常多元的。然而,中国文化很少往外看。这个大会就带来了一个改变,向中国的学术界同时展示整个国际的哲学团体形象,因为学者们来自这么多大洲和国家,我们也第一次听到这么多不同的语言争论哲学问题。实际上,大会为促进我们理解什么叫做国际,什么叫探寻普遍性的、人类共识这样一种思想努力,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以前我们总是讲国际化,但是国际在我们大多数人心目当中就是欧美,最多加上东亚的日本和韩国。但是这次大会后,我相信大家对国际化应该有另外的思考了。

  所以,大会带来的交流是双向的。一方面是我们的地域文化能够融入到国际的讨论当中,寻求国际共识的努力。另外一方面也是国际的声音,多元的声音进入中国文化世界,能够让我们真正地开眼看世界的一种努力。

  第二,就是让我们能够真正理解什么叫做多元。以往我们说多元,其实就是东-西,东方和西方。我们在最初设计大会图标的时候,这也是插播小故事了,一开始我们设计的是红和蓝两条丝带这么飘着的,后来拿到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指导委员会讨论的时候,就有拉美和非洲的国家提出来说:这就是一东一西,我们不属于这两块,我们是南方。所以,我们既需要东西对话,还需要南北对话,还有南南对话。这些当然是空间方位,但其实展示的是世界文明传统、文化传统、哲学传统、思想传统真正的多元化。这会打破了我们以往对于多元比较狭隘的理解。大会让大家对于多元有了一个很实质的感触。

  第三,这次有近千名青年学生参加这次世界哲学大会,参加这次世界哲学大会对于年轻人的思想,包括学术生涯能够起到震撼性的作用。这是真正让他们感觉到国际是什么。什么叫做有国际视野的年轻人?只有当你听到这些不同的声音,知道他者和我们之间的差异,各个民族、各个大洲思想传统的多元性的时候,才能够有真正的国际视野。近年来,北京大学提出要培养引领未来的青年人,靠什么引领?如果你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你引领谁?所以,这个会就是一个绝佳的契机,让这些青年学生从非常早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一种开阔的视野。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有开放的心灵,心灵不开放,不可能有开放的视野,这方面对于青年人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是哲学和公众的对话。这既涉及到“民哲”,民间哲学爱好者,其实也涉及通过咱们媒体的平台,我们的报刊,专业的期刊,专业的网站,能够把世界哲学大会这样一种开放、宽容、多元、理解、寻求共识的努力,把大会这样的文化气质传递出去。这个对于改变公众心目中的哲学形象,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以往大家要么觉得哲学是在象牙塔里面的,束之高阁;要么就是侃侃而谈,玄谈。但是,今天我们会发现,其实哲学跟我们公众的生活,跟所遭遇全球性各种各样的挑战越来越紧密联系在一起。哲学深刻介入到每一个个体的生活,不论是个人的选择,职业的选择,家庭的生活,也深入到社区和社会的生活,深入到国家的政治理念。以往,这些内容其实对于公众来说是陌生的,通过世界哲学大会,通过我们这样的媒体,我们共同努力,把这个声音传递出去了。

  这届世界哲学大会,一方面,通过在学术领域重新塑造哲学的观念和形象,另一方面,通过这样一个新的形象和平台,重新塑造哲学在公众生活,在青年人教育当中的地位和作用。这些影响不会是一天、两天的,一定是持久和深远的。

  中国社会科学网:重新塑造哲学的观念和形象,重新塑造哲学在公众生活、教育当中的地位和作用,这方面对中国的价值和意义特别重大。

  刘哲:对。最后,我想说的是,刚才提到很多国际学者是第一次来中国。这是国际社会第一次自主的、自觉的、发自内心的想要了解中国的一次绝佳机会。这个对于我们中国今天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成就的传播,应该说是无法替代的。以往这些工作是我们自己去推销自己,而这次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他们有热情,他们积极参与,对中国进行深度了解。

  中国社会科学网:我们对外介绍中国,跟他们亲自体验、来看是不一样的吧?

  刘哲:你推销出去,跟亲自体验、来看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他们很多人第一次来,又在自己的论文和报告当中要用中国的例子来进行展示,他们友好的态度,友好的声音,对于我们未来中国民间与政府和其他国家的民间与政府之间的沟通,应该说已经无形中缔结了一个非常好的纽带和桥梁。这些工作,对于未来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关系,国家与地区之间的关系形成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而且,来自像非洲国家、拉美国家的很多学者,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或曾经是政府官员。

  中国社会科学网:有些应该是国家智囊人物。

  刘哲:对,都是重要的政治人物。他们的影响是无法想象的。今天我们推动中非论坛,实际上在我们这次大会中就已经有中非的哲学思想合作,这些平台对于我们今天的国家战略来说,它的意义和帮助是不言而喻的。

  中国社会科学网:推动中非论坛,你靠的可能还是这些人。而且如果单是一些机构的人员,可能还没有这些人推动的效果好。

  刘哲:对。而且他们这次自发地了解中国,他们亲自了解真实的中国,这是跟媒体的宣传,政府的宣传效果不一样的。当政府做宣传的时候,他们总认为政府背后有利益之间的博弈。但是当他们自主去了解,亲身体验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的社会、生活、经济面貌的时候,他们所获得的内容,他们回国传递出的内容,它的说服力是比我们自己去说服更有效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工作具有这个大会远远无法想到的深远影响和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网:借助文化交流平台让更多的国家了解中国,其意义和影响应该是不可估量的?

  刘哲:对。所以以前我们的国际交流集中在发达国家,今天我们对非洲、拉美也开放了。实际上大会为和这些地区的哲学文化交流已经播下了宝贵的第一颗种子。所以,这每一项对我们中国来说都是绝佳的契机。

  中国社会科学网:其实也可以借着这次会议的东风再做一些后续的工作。比如随后的一些相关的合作,学术交流等。

  刘哲:是。后续我们很多都已经规划了,因为北大还组织一个北京论坛,在大会框架下面会有一些人参与到明年的北京论坛当中。而且,也已经有很多不同的地区都在联系我们,要合作。

  中国社会科学网:想想看,这个价值真的是无法估量。一个国家的强大,文化是很重要的一个层面,你们也可以借着世界哲学大会的契机,更好地使国家的关注点,转移到关注人的生存和文化生活上。如果光说GDP,国家是不是会出现问题?

  刘哲:是的。在这次大会中,我们在谈论今天的全球性挑战的时候,不仅仅是有政治经济方面的,也有自然环境,包括人文传统、社会道德、价值等方方面面的,不仅仅是中国,各个国家都在遭遇。而这些全球性的挑战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知识经济体能够单独面对的。我们希望有全球的共识,我们希望能够汇聚全球不同的大洲和文化文明的传统来共同应对。这个大会就是一个最大规模的汇聚,而且汇聚的代表性是历史之最,它搭建这样一个平台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想把这些声音发出,我们后期要做的工作,是准备出大会的一些精选论文的专辑,分类的。这个出版工作,还将会给那些没有亲自到会的公众带来很多启迪。

  中国社会科学网:现在人们都处在一种很焦虑的状态,或者是身心的迷失状态。通过这一大会,希望推动我们中国的文化、文明层面的提升,切实地关注人的存在状态。

  刘哲:是。哲学对于公众生活的作用,它的地位也是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调整。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李秀伟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