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聂锦芳:如何理解“马克思只有一个……” ——“贡院哲学”论坛第一期开讲
2019年04月09日 16: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韩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图为聂锦芳教授在作报告。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李秀伟 通讯员韩蒙)2019年4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研究室举办的“贡院哲学”论坛第一期在哲学所931会议室举行,北京大学哲学系聂锦芳教授应邀作题为《“马克思只有一个……”——参加“德国马克思年”活动暨考察欧洲的见闻与思考》的学术报告。论坛由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研究室主任毕芙蓉研究员主持。本次论坛上,聂锦芳教授首先介绍德国2018“马克思年”活动概览;接着,他着重介绍了在特里尔举办的四个大型展览的主题和内容。他还介绍了作为“马克思年”活动重要内容之一的中国政府赠送马克思铜像揭幕的事宜,以及他在欧洲寻访马克思生命历程中的七个“驿站”及相关研究机构的经历,最后提出了他由此所生发出的关于“马克思研究如何面对历史和当代”的思考。

  聂锦芳教授一行作为参观者和交流中,不仅看到了四个展览体现了马克思时代的全面性,而且对资本和社会主义的理解也与他们达成了一些共识:对资本的看法是,马克思不仅指出“资本滴着肮脏的血”,而且也指出资本具有巨大的变革力量,资本给我们带来全球的眼光;社会主义是人类文明不断超越资本异化的进程中产生的,是一个文明进程。在特里尔举办的这四个大型展览以各具特色的内容和形式呈现了马克思所处时代及其生命历程、思想的复杂状态。

  莱茵州立博物馆和西蒙斯蒂福特市立博物馆举办的是“卡尔·马克思,1818-1883年生平、著作和时代”的展览,具象地呈现了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犹太-基督传统、近代启蒙运动和科学技术进步等因素构成的近代欧洲的社会图景,展示了在这一复杂的时代氛围中马克思的生命历程及其探索和思考的轨迹。教会博物馆举办的是“劳动的生活价值”展览,这一展览以同样出生在特里尔市、在当代西方宗教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奥斯瓦尔德·冯·内尔·布劳宁(Oswald von Nell-Breuning)和马克思的对话为视角,展示了这两位“特里尔之子”面对“劳动与资本”在理论和实践上思路的异同,用艺术化的手法再现了劳动的多种形式、场景及其所凸显的对“人的价值和尊严”的不同境遇的关注及其深切意味。对这一展览,聂锦芳谈到,奥斯瓦尔德·冯·内尔·布劳宁是20世纪西方思想史上绕不开的神学家、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他也是梵蒂冈十一世教皇的顾问,他的教育背景、知识体系和生活方式与马克思一致,他们都一生关注社会问题和社会科学研究,又对自然科学有深厚兴趣。布劳宁主要是从天主教的视角对资本世界进行批判,试图在劳动与资本之外寻找出路解决劳动和资本的对立问题,提出了很多经济和社会措施的方案,以期在劳动过程中体现人的价值和尊严,最后获得了很高的经济学和社会学声誉。但马克思是站在劳动的立场试图解决劳动与资本的关系。聂教授指出,20世纪的宗教也一直在寻求现代化与世俗化过程中。布劳宁和马克思的世界观、宗教立场虽然不同,但他们毕生思考的议题是一样的,都在讨论“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关系”,都想构建新的社会秩序。资本仍然是我们时代塑造世界的重要力量之一,对资本的看法也构建了布劳宁和马克思之间对话的可能性。马克思故居博物馆的展览是“从特里尔到世界:卡尔·马克思,他的思想及其持续至今的影响”,这次展览与2005年版本相比形式变化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多少具有“后现代”意味的布展,涂鸦式的不规则字体、人物照片和漫画掺杂,除后人赠送的马克思去世时的座椅和一块怀表外没有实物的展出,在内容上不再按照时间顺序平铺直叙,而是利用多种形式(包括多媒体)、以浓缩的方式集中展现,特别突出马克思的事业、思想及其影响。聂锦芳教授认为,这些展览体现了举办者在马克思本人及其思想的理解和评价上尽力避免以其身后所产生的复杂影响和不同效应来“逆推”其原貌的做法,有助于我们更加接近真实而客观的马克思。

 

  图为论坛现场。 

  

  其次,聂锦芳教授谈到寻访马克思生命历程中的“驿站”、考察其生活和工作的环境,有助于进一步理解和领悟他的思想与西方文化传统的复杂关系。

  聂锦芳在欧逗留80余天,除了出席“马克思年”活动,还主要凭吊、考察了马克思一生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也就是迄今为止留存下来的故居、遗址及周遭环境,这其中包括:马克思的故乡特里尔;马克思读过书的波恩和柏林;马克思参与编辑《莱茵报》和《新莱茵报》的科隆;马克思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的巴黎;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写作《共产党宣言》等著述的布鲁塞尔;马克思居住长达30多年、深入研究资本社会的伦敦。此外,他还考察了保存着马克思大部分原始手稿的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史研究所、曼彻斯特的塔姆图书馆和伍伯塔尔的恩格斯故居,等等。一百多年逝去,物是人非,但马克思的精魂和文脉犹在,他认为,这种实地考察对于他理解马克思重要著述写作的动机和过程以及文中大量出现的隐喻的现实出处、思考当时的社会状况与当代之间的复杂关联等,都有很大的帮助。

  关于研究马克思如何面对历史和当代的问题,聂锦芳认为,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要解决态度和方法问题。时至今日,马克思研究不需要只有一种风格,多元化的研究更有助于马克思及其当代影响的发挥,而不是相反。马克思只有一个,马克思从没有站在任何一个国家角度讨论社会未来的走向,我们必须摒弃极端化思维,不能说东方是一个马克思西方是一个马克思,要面对真实的马克思,这既关乎马克思的思想史地位,也关乎其理论未来的实践。

  最后,聂锦芳特别解释了为什么这次讲座要以《“马克思只有一个……”》为题,他不惮于在后现代话语霸权下被视为知识陈旧和观念落伍,也无意挑战“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莎士比亚”的解释原则,而是基于他对马克思当代境遇的真实观察和深切体会。他认为,回首20世纪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发展中的经验和教训,必须克服马克思研究中的非理性态度、意识形态偏见、狭隘的历史算计和过分功利的现实考量;要珍视马克思宝贵的思想遗产,加强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学术训练和专业化水准。在处理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时,与其单纯从现实去选择和裁剪历史和理论,让历史和理论作为工具来为现实服务,不如在寻根究底的基础上把理论升华为实践,从历史走向当代、创造未来。面对全球化态势,寻求“现实的个人”自由幸福的途径,这不仅是马克思的终极理想,也是我们在当代理解马克思、发展马克思的诉求。由此,对马克思及其思想的理解的理性化显得极为重要。关于怎样接续这次讲座的题目中省略号后面的话,聂锦芳的回应是:既可以说 “马克思只有一个,对马克思的解释和评价却可以不同”,也可以说“马克思只有一个,我们对其思想和学术的理解应该大体一致和相通,在一致的基础上深化他的理论和实践”;还有一点是必须面对全球化。

  整个论坛气氛活跃而热烈,聂锦芳教授基于自己亲身经历的讲解,生动有趣、视角新颖。论坛在与会者的热情交流中圆满结束。

图为论坛现场。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韩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