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莫兰教授谈“现象学径路之导引:意向性”
2019年07月02日 17: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黄迪吉 王穗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6月24日下午,室外大雨滂沱,但中山大学哲学系锡昌堂103室座无虚席,挤满前来听讲座的师生。演讲者为国际著名现象学家、“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国际哲学院”院士、美国波士顿学院哲学系主任、“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FISP)前主席、北京2018年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的执行主席德莫特·莫兰(Dermot Moran)教授。他讲座题目是“现象学径路之导引:意向性”。受中山大学哲学系的延请,莫兰教授将作为“中大禾田哲学讲座”教授于6月24日至7月4日,在中山大学举行主题为“现象学的核心概念”系列讲座。当天下午的讲座,正是该系列讲座的首讲。

  在讲座正式开始之前,首先举行了简短的“中大禾田哲学讲座教授”的聘任仪式。中山大学哲学系主任张伟教授、中山大学哲学系党委书记陈险峰出席仪式。张伟教授代表哲学系致欢迎辞。张伟教授在致辞中简要地为大家介绍了禾田哲学讲座和莫兰教授的学术背景,并对莫兰教授在推动现象学的国际发展上所作的贡献深表敬意。他指出,莫兰教授以“现象学的核心概念”为主题,将以六次讲座细致分梳现象学最为基本、最为核心的概念,这些同时也是当代哲学最前沿的话题,或者也可以说是现象学能够贡献于当代哲学之处。最后,张伟教授感谢莫兰教授为此次禾田哲学讲座所做的精心准备以及方向红教授、罗志达副教授等整个中山大学现象学研究团队所做的细致筹划,并期待哲学系师生跟随莫兰教授走进现象学的核心,并由此而走向哲学之中心。聘任仪式由中山大学哲学系方向红教授主持。

  聘任仪式之后,本次禾田哲学讲座的第一讲正式开讲。莫兰教授从“什么是现象学”这一问题开始。他指出,现象学是20世纪欧洲哲学最伟大的运动,它要求向作为经验的生活的彻底回归。现象学的一个重要贡献是对“意识”的“发现”,而对意识的探究是现代哲学非常重要的工作。其实,不单是胡塞尔,意识在许多现代哲学家如柏格森、威廉·詹姆斯等人那里都占据着重要位置。冯特、布伦塔诺和詹姆斯都试图建立起新的经验心理学科学,弗洛伊德甚至挖掘出“无意识”领域。而在布伦塔诺看来,意识的本质是意向性。至此,莫兰教授引出这次讲座的核心主题:意向性。

  布伦塔诺认为意向性是心理现象的标识性特征,由此他将这个概念引入现代哲学的讨论语境。莫兰教授从词义的角度并引用其他哲学家的观点分析意向性的含义,然后简要勾勒意向性概念从亚里士多德到中世纪思想家再到布伦塔诺的发展史。他指出,布伦塔诺对意向性概念的重新引入复兴了意向性的讨论,但也引发了一些疑难问题。现象学和分析哲学都从布伦塔诺那里接过对意向性的讨论。在分析哲学方面,通过齐硕姆(Roderick Chisholm)对布伦塔诺的评论引入了对意向性的关注。而在现象学传统中,意向性更是构成中心议题。

  随后,莫兰教授详细梳理和展现了意向性在经典现象学家胡塞尔、海德格尔和梅洛·庞蒂思想语境中的发展脉络。虽然胡塞尔高度赞赏布伦塔诺对意向性的引入,但他对布伦塔诺关于意向性的理解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在胡塞尔看来,布伦塔诺对意向性的各种深层复杂的问题几乎没有涉足,从未看到在其中的“成就复合体(complex of performances)”,以至于“真正的意向性问题从未向他开显过”。而且,胡塞尔明确拒绝了布伦塔诺对“意向之内存在”的内在论理解,在他看来,意向对象不是体验的一个构成成分,体验在本质上是自身超越的,总是超出自身而朝向对象。

  胡塞尔大大拓展了意向性的维度,使之不再局限于心理行为与对象的关系——特别不是与一种“内在”对象的关系——,而是涵盖整个意识生活。胡塞尔尤其强调意向性的构造成就。莫兰教授指出,胡塞尔对意向性的一大贡献在于他对感知、回忆、想象、意愿行为、判断行为之具体意向特征的描述,他也关注到意向行为的结构,以及各种行为之中对象的特殊的“被给予模式”,甚至对空乏意向与充实意向以及它们之间的动态关系都进行了深入分析。不但如此,胡塞尔还发展了两种意向性:对象意向性和视域意向性。早期的胡塞尔主要是在对象意向性层面探究,成熟时期的胡塞尔扩充了他早年对意向对象之特定特征的分析,以便考虑视域、边缘域、乃至最终生活世界等非对象性的意向性——它们“总是已然在此”但却不能被对象化,由此发展出了视域意向性。莫兰教授特别指出视域意向性包含的丰富内容和它的重要性,认为它与对象意向性同等源初、同等重要。

  接着,莫兰教授讨论海德格尔关于意向性的看法。海德格尔对胡塞尔的意向性理论有较多批评,甚至在《存在与时间》中尽量避免提及这个术语。他认为意向性并不能把握此在的本质结构,从而提出用新的方式来将人类生存(此在)描述为“操心”、先行于自身以及超越性,而整个意向关联需要通过此在的在世结构进行重新思考。在德雷福斯(Hubert Dreyfus)等人看来,海德格尔是对胡塞尔的表征主义和认知主义的拒斥。但莫兰教授认为,在海德格尔的“操心”、“超越性”与胡塞尔意向性理论之间,仍存在着清晰的延续性,因为胡塞尔现象学实际上已经探索了一种非认知的、实践的维度。这点通过梅洛-庞蒂从胡塞尔著作中汲取资源来解释具身意向性、身体动觉性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由此可见,现象学不是狭隘地去理解意向性,仅仅将之视为心理行为与对象之间的关系,而且认为意向性表达了具身主体在与其他主体交往的过程中把握有意义的世界、积极地回应世界并产生出进一步意义承诺的根本方式。现象学家一般而言拒绝一种内在论的、表征主义的、因果性的以及自然主义的意向性解释。

  现象学对意向性的洞见在当代依然发挥着贡献,这不但体现在现象学具身性思想对当代认知科学家的启发,也体现在其他领域。在讲座的结尾,莫兰教授介绍了艾瑞斯·马里翁·杨(Iris Marion Young)受梅洛·庞蒂和胡塞尔启发从女性主义视角对意向性和性别关系进行思考而提出的女性的“受抑制的意向性”,这又为意向性增加了新的维度。

  讲座结束后,方向红教授对讲座进行了简要的评论。他认为莫兰教授的讲座十分精彩,其中有两点令他印象深刻并认为非常重要:其一,区分胡塞尔讨论的两种意向性:对象意向性和视域意向性;其二,指出梅洛·庞蒂的一个洞见:胡塞尔的意向性已经具有生存主义的维度。对于第一点,方教授认为,许多学者没有注意到视域意向性这个维度,从而导致对胡塞尔理解不当,比如马里翁对胡塞尔的批评就有这个嫌疑。而对于第二点,方教授则表示他非常赞同。

  在提问环节,莫兰教授就师生们提出的与自我意识相关联的意向性、胡塞尔从数学转向意识哲学的推动因素、现象学与分析哲学对意向性讨论的区别、现象学中关于性别与意向性的理论资源、胡塞尔与海德格尔思想的延续性、胡塞尔现象学的方法论、法国哲学的意向性研究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和热烈讨论。讨论环节由中山大学哲学系江璐副教授担任口译。

  据张伟教授介绍,禾田哲学讲座是中山大学禾田哲学发展基金捐资设立的荣誉性学术讲座,旨在延聘国内外在哲学领域做出重大学术贡献、具有重要学术影响的学者来校开办专题性讲座,以嘉惠中山大学的师生和各界哲学爱好者。每一期的“中大禾田哲学讲座”都将面向国际学术前沿,围绕一个明确的核心主题举办五至六场相关讲座。

  本次讲座之后,莫兰教授将在接下来的约两周时间内继续在中山大学围绕现象学的核心概念展开系列讲座的另外五讲,主题分别是:“意识的复杂本质:感知,想象与记忆”、“具身性与能动性”、“同感和对他人的觉知”、“交互主体性与文化的生成”、“生活世界和文化间的挑战”。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哲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黄迪吉 王穗实 工作单位:中山大学哲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