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汪堂家文集》出版座谈会举行
2019年07月02日 17: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敏达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日,《汪堂家文集》首批八种(共十三种)由上海三联书店、复旦大学出版社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6月21日下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举行《汪堂家文集》出版座谈会,来自上海三联书店、复旦大学出版社、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哲学系、四川大学哲学系、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黑龙江大学哲学系和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等单位的近三十位嘉宾参加了会议。座谈会由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院长王新生主持。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党委书记袁新代表学院对三家出版社、《文集》编纂组、资助单位和学界同仁为《文集》的出版所做出的努力表示感谢。他指出,《汪堂家文集》的出版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汪堂家老师有大智、有大爱。他留给我们的这些作品充分展现了他的学术和思想所达到的高度。

  上海三联书店总编辑黄韬介绍了《汪堂家文集》出版的整体情况,并作为汪老师的学生谈了自己编辑《文集》过程中的体会。他以《死与思》为例,认为汪老师的思想和他的人生感悟是内在统一的,他在思中平静而勇敢地面对死亡,并将他的哲学融汇在他的生命之中。

  复旦大学出版社人文编辑部主任陈军认为,汪老师首先是一个真诚的人,由于这种真诚,他把学术和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他的很多学术问题都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也正是由于如此,汪老师的著作既饱含情感,又有理性的深入研究,所以特别能打动读者。汪老师道德情操高尚,出版他的《文集》、传播他的学术和思想是对汪老师的最好纪念。

  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金光耀表示,亚洲研究中心很荣幸能为如此厚重的《汪堂家文集》提供部分出版资助。汪堂家老师以德里达研究专家名世,而《文集》则全方位完整地呈现了他的学术研究工作。汪老师在短短五十二年的生命中,为世人留下如此多的作品,被整理为十三本著作出版,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这套《文集》是汪老师虽短暂但非常有厚度的生命的思想结晶。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吴猛作为《汪堂家文集》编纂组代表介绍了《文集》的出版缘起和编纂过程。编纂和出版《汪堂家文集》一方面是为了纪念汪堂家老师和传播他的思想,另一方面也是实现汪老师关于完成生前未竟工作的遗愿。《文集》的编纂工作由汪堂家老师的十位学生集体承担,分工协作。由于汪老师的著作有一些是未刊手稿,在编纂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比预想的要大。《文集》其余五本正在加紧编纂,预计2020年能够全部出齐。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丁耘认为,汪堂家老师的逝世对我院外国哲学学科以及对整个哲学学院来讲是非常大的损失,这一点在汪老师逝世五年后的今天体现得更加清楚。汪老师做学问不仅功底扎实,而且视野非常开阔,他掌握多门外语,德文法文都是很好,甚至生前还有研究中国哲学的打算,可以说在汪老师身上我们既看到了专家治学,又看到了对于专家治学的超越,这一点从已整理出版的《汪堂家文集》八部作品中就能看出来。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刘放桐指出,《汪堂家文集》系首次为我院已故教师编纂文集,从延续思想和传承学术方面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汪堂家老师是我院的优秀教师,他在生前除了教学科研工作之外还承担了其他许多具体工作,如2004年《杜威全集》中文版编译工作启动时他主动请缨参加编委会,做了大量细致而繁琐的工作。他兢兢业业,为《杜威全集》中文版的顺利出版做出了重要贡献,这种踏实认真的精神值得传扬。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赵敦华认为,汪老师为复旦大学哲学学科的建设和教学科研做出了很大贡献,是国内少有的精通英、法、德三门外语的学者,知识面非常广,并且学术功底非常好,他关于德里达研究的著述以及他所翻译的德里达《论文字学》非常清晰。汪老师不仅学问做的好,而且师德好,同时这种师德又通过师门得以传承。汪老师的学生们精心编纂,通过《文集》的形式把汪老师的文字都展现出来。从这几个方面来说,汪堂家老师英年早逝是不幸的,但另一方面也是幸运的,因为他在有限的时间里就实现了“三不朽”,即“立功”“立德”和“立言”。

  四川大学哲学系教授余平回忆了与汪堂家老师一起读硕士时的同窗情谊和长期以来的交往历程,认为《汪堂家文集》不仅全面呈现了汪老师学术研究工作,更表明他已基本完成了曾为自己确立的思想抱负。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郁振华认为,汪老师事实上把哲学当做生命,而在他那里哲学也因此获得了生命。同时汪老师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也表明,哲学有助于我们跨过很多精神上的困惑。《汪堂家文集》的编纂和出版,为我们理解汪老师的学术思想留下了丰富的材料,而这件事同时也为我们更深地理解如何在高校中从事学科建设提供了一个案例,这一案例表明,学术传统的建设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就此而言,《汪堂家文集》的出版,是对于复旦大学哲学院的传统的重塑。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张庆熊回顾了汪堂家老师在担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主任期间以及在编辑《现代外国哲学》和《杜威全集》中文版过程中所做的大量工作。工作中,汪老师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踏实细致,一丝不苟。特别是在《杜威全集》中文版的编译过程中,为了保证稿子的质量,汪老师耗费了大量精力进行校改。汪老师默默地工作,淡泊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这种崇高的品德是我们的楷模。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邓安庆指出,《汪堂家文集》的出版,对于我们的学科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汪老师有着很强的对于时代的现实关怀,他思考时代的独特方式以及思考的理论深度在他的作品里有非常好的展现。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汪老师是为哲学而生的,哲学确实融入了他的生命中。他正直无私,不追逐名利,工作兢兢业业,这种精神充分体现在他的文字中,这是他留给我们的最丰厚的遗产。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王金林认为,在这个不断野蛮化的世界里,汪老师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这种野蛮化的批判。汪老师的儒雅不光是彬彬有礼,而是从内而外所呈现的、哲学融入生命的散发出来的气质。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徐洪兴认为,汪堂家老师不仅是思想深邃的哲学家,在其他领域如文学、史学、古典学等方面的才情也另人刮目,现在他的《文集》终于问世,这是值得祝贺的事。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王新生认为,汪堂家老师是一个完整的人,他对学问认真执着,不懈追求真理,这种精神具有榜样的力量。汪老师的思考有韧劲,善于追根溯源。正是基于对于学问的热爱,他在许多领域都做出了重要的理论贡献。他对自己的学术工作有长远的规划,可惜天不假年,《汪堂家文集》中的十三本书是他留给世人的宝贵财富。汪老师逝世时几位尚未毕业的学生在学院其他教师的指导下都已顺利毕业,这是我们以实际行动对汪老师的纪念。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林晖强调,汪老师的学术研究涉及非常广的领域,这套《汪堂家文集》能够涉及他的学术的各个面向,在其中充分地呈现了汪老师对于哲学相关领域的研究所达到的深度,同时也丰富地展现了他对于人生的思考,《文集》的出版对于学术界来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汪堂峰认为,汪堂家老师是一个非常敏锐的学者,他对时代和社会有非常深刻的认知和体悟,同时他对于我们的传统有一种执着的坚守。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朱晓红认为,汪堂家老师对这个世界有自己的独特理解,他通过自己明亮而富有灵性的内心世界观照这个给定的现实世界,不论现实世界中有怎样的苦难,他总是以柔软而坚强内心去抗衡、去坚守。汪老师仙风道骨,没有很多世俗的东西,他的存在就是一种力量,一种标杆。相信随着《汪堂家文集》的出版,会有更多人从他的文字中感受到这种柔软而坚强的心灵的力量。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刘平认为,汪堂家老师的最重要品质在于“相携于义”。在汪老师身上有一种从里到外的仁义,他非常重视正义,有一个公道之心、公平之心,在私人交往上仗义,在公事上重公义。汪老师学贯中西,学识渊博,在他去世五年后他的《文集》能够出版,这对学术界来讲是一件重要的事,这对延续复旦的学脉和培养严肃的学风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徐志宏认为,汪老师以一种温柔的情怀面对这个世界,我们在他身上看不到焦虑和匆忙。汪老师的生活是非常优雅的,他很懂生活,具有内在的精致,这跟他内心的细腻、情感的丰富是脱不开的。在这个时代里,汪老师与生俱来的敏锐、敏感和仁厚并没有遗失,而是借助哲学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汪堂家文集》的出版有助于把汪老师的精神传播开去,我们应该重新开始学习他的精神。

  汪老师的学生董山民、高来源等深情地回顾了自己受业于汪老师时的难忘片段,谈了自己师从汪老师的所得所感。《汪堂家文集》编纂组部分成员王卓娅、张奇峰、郝春鹏、石永泽介绍了《文集》编纂的部分工作,分享了自己参与这一工作的感触和思考。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敏达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