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莫兰:现象学核心概念——具身性与能动性
2019年07月23日 09: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罗志达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6月28日,由德莫特·莫兰(Dermot Moran)教授主讲的“中大禾田哲学讲座”之“现象学核心概念”第三讲——“具身性与能动性”——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进行。会议室座无虚席,听众中甚至不乏学者从外地专门赶来、一同聆听国际著名现象学家莫兰教授的报告。本讲也是中山大学哲学系(珠海)所主办之“中大珠海哲学论坛”的第三十六讲。在讲座正式开始之前,珠海校区哲学系主任陈建洪教授简短介绍了莫兰教授,并对他莅临珠海校区表达了热烈的欢迎。

  在该讲座中,莫兰教授从一个宏观的历史视角,对现象学传统中主要哲学家(主要是胡塞尔和梅洛·庞蒂)对具身性(embodiment)问题的分析展开了深入分析,从现象学的视角阐明身体的不同存在样态(身体与躯体)、身体在触觉中的独特构造、以及身体与性别、想象、幻觉等经验之间的关系,从多个维度系统地阐述了现象学的身体理论。本讲座主要分为两个部分。

  一、现象学的身体理论

  讲座伊始,莫兰教授首先回顾了具身性问题在现象学传统中的核心位置,指出恰恰是因为胡塞尔与梅洛·庞蒂的研究,身体才在哲学史上第一次作为真正的核心议题而出现。并且,现象学对具身性的研究在现当代的哲学研究中依然凸显出显著的相关性与重要性,这不仅是因为它对分析哲学所忽略的身体问题提供了重要的补充,而且因为它对当代认知科学的研究范式转变提供了持续的思想来源。特别是近年出现的“4E认知”(Embodied, Embedded, Extended, Enactive)范式,更是受到梅洛·庞蒂身体哲学的直接影响。

  莫兰教授认为,现象学对具身性研究的一个巨大贡献在于,它细致地区分了身体在第一人称体验中所呈现出来的不同模态。这包括“身体”(Leib)与“躯体”(K?rper)。前者是作为从内在被经验到的身体,对具身意识的经验。就此而言,身体意味着一个有灵的、活生生的器官——也即以确定之主体性的、第一人称的方式被经验到的身体。而后者则是作为自然规律之对象的身体,是个作为“部分间相互外在”(partes extra partes)的身体。基于这个基本的区分,现象学还讨论了具身性的不同层面,比如“具身化”(Leiblichkeit)、“躯体化”(Verk?rperung),以及“人类化”(Vermenschlichung)。虽然这些问题都跟人作为具身存在者相关,但却表达了该问题的不同层面。而梅洛-·庞蒂受到胡塞尔《观念》II研究手稿的启发,讨论了一种更为基础的“肉身化”(incarnation),它表达了人类存在的历史处境、位置、以及时间性的、有限的乃至意向性的被构造本质。在这个意义上,现象学提供了一种对笛卡尔二元论传统的真正的克服方式,也即它首先表明了在何种意义上,身体与灵魂乃是一种统一体,而非两个相互外在存在物的聚合。

  其中,身体的一种重要功能在于,它“构造经验、介入到经验之中并规定着经验”。身体作为感知经验的“底层”,它不断地在规约着我们的世界经验,使之在身体所限定的范围内而被经验到。莫兰教授援引胡塞尔在《观念》II当中的一个例子:人们食用蛔蒿素,这时所有可见的对象“看起来”都像是黄色的。在这里,世界看起来是黄色的,但世界本身并非“是”黄色的,其颜色的显现乃是药物所致。莫兰教授提出,恰恰是身体之内的变化,使得主体对外在世界的经验也随之产生了变化。

  进而,莫兰教授指出身体之于主体性行为的不可或缺性。一方面,身体不可或分地(但不是必然可注意到地)存在于所有感知之中,但它也存在于梦境、空想、幻觉、白日梦、想象中的飞行、以及各种不同的时间移位之中。身体不仅统一了感觉模态,它还生活于一个连续的意识流之中,与幻觉、记忆、欲望、睡眠、梦境以及其它形式的“不在场”互为交织。就此而言,身体构成了感知行为的范导性基础。另一方面,身体是一种世界意义展开的通道,是世界意义本身的纹理。人类本质上乃是意义的编织者,它们以具身且意向的方式在一个活生生的、时间性的世界境域中筹划自身,而这个世界总是已经被赋予了意义。梅洛·庞蒂认为,身体就像艺术作品一样,乃是“活生生的意义关联”。

  接下来,莫兰教授继续谈及具身性的关键特征。首先,身体构造本身是极为复杂的,在这个过程中“触觉”在身体构造之中占据了某种本体论的优先性。相对于视觉模态,触觉模态展现了身体之存在样态更为深刻的维度。他援引胡塞尔,认为“如果主体的唯一感官是视觉的话,它根本上就不可能具有一个显现着的身体……身体本身可以源初地被构造,但只有在触觉之中”。就此而言,触觉模态在身体构造中具有一种本体论的优先地位,也即身体在触觉中而“成为身体、它在感觉”。在讲座中,莫兰教授引用了胡塞尔在《观念》II当中所写的一段极为著名的表述:

  “如果我们说物理物——‘左手’,那么我就从这些感觉中抽离出来了……如果我确实包含了它们,那么这并不是因为物理物现在更加丰富了,而是因为它成为了‘身体’、它在感觉。‘触觉’感觉隶属于被触摸那只手的每一个显现出来的客观空间位置,当它恰恰是在这些位置被触摸到。而进行触摸的那只手……在其身体的表面、在他触摸的地方(或者是被别人触摸的地方)同样也具有其触摸感觉”(Husserl, Ideas II,pp.152-153)。

  恰恰是在这种触觉模态中,梅洛·庞蒂才继而发现身体与自身所处的一种源初的“自反性”(reflexivity)关系;也恰恰是在这种与自身身体的触觉关系中,主体才将自身发现为一种“主体的对象”——也即主体发现自身为一个对象,同时又在自身之对象性的存在状态中发现其源初的主体性。

  然后,莫兰教授援引海德格尔的一个重要概念,认为具身性具有一个基本的特征,也即身体是“向来我属的”。这种“属我性”不应该被视为一种法律意义上的“所有权”——也即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相反,身体的属我性意味着它首先区划了一种身体性空间,而这种空间性从根本上是说“我的”,而非是“他人的”。

作者简介

姓名:罗志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