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黄裕生:为什么需要权利形而上学?(上)
2019年07月24日 18: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黄裕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提 要:对权利的论证是近代哲学的一个核心工作。随着对人性自身的认识的深入,这个论证工作的路径也发生了变化:从根据自然法与自然状态论证人的自然权利到从自由意志出发论证人的先验权利的转换。后一论证路径的确立一方面是为了克服前一路径留下的困难,另一方面则是基于对自由意志的形而上学论证。基于这种形而上学论证,权利不仅是普遍的,而且是先验的。权利作为一条规范性原则据此才得到真正的确立。由此表明,对政治世界的研究不可缺失形而上学维度,否则这个领域的研究将被消解为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等经验研究而失去方向。

  一

  人因其自由而向来是且永远是一种敞开的存在,一种未完成的存在。因人类的生活世界据此从来都不是一个封闭而固定不变的世界,人类的世代生活也从来不是代代重复的生活。人类总是通过提高、深化对世界和自身的认识来实现不断的自我突破、自我解放,实现摆脱一个时代而迈向另一个时代。

  如果我们对人类历史做一个大时代的划分,那么它可被分为古代社会与现代社会。但是,不管是古代社会还是现代社会,都与人类的自我认识、自我反思及其确立起来的原则密切相关。人类社会的真正改变不是由生活内容的改变标识出来的,而是由构成一个社会的秩序基础的那些原则发生了改变标示出来的。而社会秩序奠定其上的所有那些原则都是通过人类的伟大思想确立起来的。在这个意义上,人类社会的真正改变是由思想的改变引导的,并且是由思想确立的原则塑造的。

  从根本上说,古代社会之为古代社会,就在于它是奠定在由古代思想确立的五大原则之上:(1)目的论原则——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是目的的,而那个最高目的就是最高的善。(2)善高于一切的原则。由于作为最后的目的,最高的善就是所有目的的目的,所以理应是所有人的行为与生活的最高原则。(3)服从优先的原则。既然世界有最高之善作为高目的,那么,世界就有一个连接着最终目的的目的链。于是,我们生活的正当性以及我们生活的意义,就在于遵循这样一个目的链而服从于最终目的;而这进一步意味着,每个人都应当服从于被视为或自我声称认识了目的链及其最后目的的人。(4)统治的合法性来自人之外的超越者的原则。不管是最高的善,还是能认识最高的善的人选,都不是人自己所能左右的,而是由人之外的超越者决定的。(5)集体优先于个人的原则。如果说世界(宇宙)有最高之善,那么,这个最高之善显然应是一个整体之善,它包含着一切个体存在者的善却又高于所有个体存在者的善。这些原则最后都是通过兑换成责任原则而得到贯彻与落实。所以,古代社会首先是以责任原则去规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借此构建人间秩序。

  如果说人类通过近代自然科学的全面刷新为自己构建出了一个全新的“宇宙图景”,那么我们可以说,人类正是通过近代的“启蒙思想”对人类自身的全新认识而确立起了一个时代的新原则。通过对人类自由的深度自觉与系统论证,“启蒙思想”发现了人类个体存在的绝对性,从而确立起了从人类个体出发理解和建构人间关系的合法性,颠覆了古代思想(如苏格拉底-柏拉图哲学)以国家或集体作为理解与规定人间关系的出发点的正当性,由此开启了一个全新国家观与全新政治实践运动的时代,也即通过追求与维护人类个体成员的权利来改善或重建人类共同体的时代。人类从此开启了告别古代社会,踏上通往新社会的历程。这样的新时代被称为“权利的时代”,这种新社会被称为“现代性社会”。

  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近代哲学在实践领域确立起来的核心原则就是权利原则,对权利原则的论证构成了近代哲学在实践领域里的一个核心工作。不过,这个论证工作经历了两个历史阶段,一个是从自然状态与自然法出发论证人类成员个体的普遍自由权,一个是从自由法,也即从基于自由意志的道德法出发论证这种普遍自由权。这两个历史阶段实际上代表着两种不同的论证路径。如果说前者是一种经验的证论方法,那么后者则是一种超验的论证方法。

作者简介

姓名:黄裕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