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文萃】反思批判:论福柯的现代性启蒙哲学
2020年02月27日 09: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汤明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批判和启蒙可以算是康德的关键词,但似乎不能算是康德哲学的核心概念。正如知识和权力似乎是福柯的关键词,却不是其哲学的核心概念。关键词是常常被提到但未必贯穿哲学家主旨的能指所在,核心概念往往是隐而不现却会击中哲学家要旨的所指所在。福柯70年代末以来哲学研究的核心概念是康德的启蒙(Aufklärung),但这是什么意义上的“启蒙”?这与康德的批判哲学以及福柯的历史-哲学批判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最终要说福柯的研究是作为启蒙的现代哲学呢?

  一、启蒙与两种现代性

  我们通常认为康德批判哲学中的哥白尼革命是哲学史上解决对象与认知差异问题的重大创举,但福柯称“康德批判标志着我们现代性(modernité)的开端”,即康德的批判哲学正是使人文科学进入“人类学沉睡”的奠基,是我们“现代性”的肇始和典型代表。同年,福柯在评论恩斯特·卡西尔的《启蒙哲学》时说:“两百年来,康德疑难(l’énigme kantienne)让西方思想呆若木鸡,使之对自身的现代性(modernité)置若罔闻。”这里又出现了“现代性”一词,但意义显然与前者不同。  这里的“现代性”看似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我们发现其实在福柯这里有两种现代性:第一种“现代性”是指与特定历史时期相关的存在方式。在《词与物》中,这个“现代”与历史时期相关,但不限于历史时期,因为这个“现代性”以康德批判哲学为标志和基础,它不随时代的前进而终结。第二种“现代性”取的是“现代”这个概念的本义,即当下的、现在的存在方式。在这个意义上,任何历史时期的人在谈论他们自己的时代时,就是在谈论他们自己的现代性。

  这两种“现代性”概念的区分,将福柯对康德的解读和态度分为两极:一极是对康德批判哲学的人类学解读,针对的是康德所代表的“人类中心主义”,福柯要解除的是人类认知主体在整个知识体系中的奠基作用。另一极是对康德《何谓启蒙?》一文涉及“当下”(présent)问题的赞赏,福柯认为康德这篇文章是哲学史上第一次考察现实、当下、今日,思考思想直接依靠的时代,这是哲学家第一次意识到哲学思想的对象不再仅仅是定义跨历史的真理,而是还有对当下、此刻的诊断,这“不是分析事物、行为及其生成,而是分析影响到一系列元素或一系列行为的关系;它在事物的现实平衡中研究事物的总和,更甚于研究事物在历史中的进程”。

  二、治理与两种批判

  区分福柯的两种现代性,可以帮助我们更具体地探究康德与福柯批判工作究竟有何不同,继而理解二者分别代表的所谓现代哲学与后现代哲学工作各自的要旨和意义,尤其是二者的继承关系。

  1978年,福柯在法国哲学学会关于《何谓批判?[批判与启蒙]》的报告强调了治理术(gouvernementalité)与批判态度在历史上的部分重叠,由此,福柯从治理与批判的关系角度对康德《何谓启蒙?》中的批判问题进行了拓展和重构。

  批判与治理术的这种既是搭档又是对手的关系表明,对治理术的批判不是来自权力外部,而是以抵抗的形式进行的治理术的内部争论,这种批判并不是要与治理术的一切形式背道而驰,而是最终要成为治理术发展的一个促进工具。例如,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第一版前言里的一个脚注中称:“我们这个时代是一切一切都必须受批判的真正的批判时代。”可即使在启蒙运动高唱理性凯歌的范围内,康德真的可能对“一切一切”都进行批判吗?福柯在《安全、领土、人口》中的研究发现了基督教牧师治理中权力技术和自我技术相汇合的微妙设置,这一点所显示的康德批判的缺口,恐怕正是18世纪激进启蒙派实际期许的:这个期许绝不是也不可能是对“一切一切”的批判。基督教的牧师治理(gouvernementalité pastorale)是一种全面的服从关系,它包含对三重“真理”的服从:1.作为教条的真理;2.作为对个人的特定和个体化认知的真理;3.经过反思的技术,包含一般规则、特定认知、训诫、考察方法、供认、对话等。宗教权力通过要求对这三重“真理”的服从构成了两种类型的主体:经由控制与依赖服从他者的主体,经由意识或自我认知从属于自身身份(identité)的主体。那么,康德是否以及如何展开对这两种类型主体的批判呢?

  (1)康德在《何谓启蒙?》中的确对“经由控制与依赖服从他者的主体”进行了批判,他对“不成熟状态”的定义就是证明。但康德认为脱离这种不成熟状态的条件是区分“服从”和“自由使用理性”。康德为后者找到的哲学道路(辩护)就是区分理性的公共使用和私人使用,但这个哲学道路的现实条件是开明专制与自由理性的协议:只要需要服从的政治原则本身符合普遍理性,自主理性的自由公共使用就是服从的最佳保障。

  不过,我们要强调的是康德在《何谓启蒙?》中的批判并没有也不能像《纯粹理性批判》中的批判宣称的那样将“一切一切”置于理性的公开审判之下。虽然有人可以辩护说理性在私人领域的使用就是服从,因为这个服从是对本身符合(且不论理论和现实的差距)普遍理性的政治原则或建制的服从,因而这种服从并非奴役,而是经过(普遍理性)反思的同意。但这个辩护忽略了非奴役之服从的自愿原则,普遍理性的合法性在于它并非外在于主体自身的力量,它让无论是私人领域的政治原则还是公共领域的学者反思免于批判的合法性效力在于它是一种“非强制的公共合法性”。理性在私人领域的服从依据入职的自愿和政治原则(预设)符合普遍理性,这实际上将自愿原则与普遍理性原则在程序上从而在现实中分裂开来,因而无法在同一层面同时保证二者。

  (2)服从的另一个类型“经由意识或自我认知从属于自身身份”,不仅不是康德批判的对象,相反,在某种程度上,这正是康德通过理性批判所要建构的。在基督教时代,这个自身身份是通过基督教牧师治理中涉及的三重真理中的后两点“作为对个人的特定和个体化认知的真理”和“经过反思的技术”建构起来的。康德通过理性批判为建立纯粹理性的治理系统提供预备工作,而由诸如理性的来源、边界和标准构成的形而上学原则正是一种经过反思的技术,这种技术本身为得到普遍化的正当性,必须排除感知、经验和传统,这即是康德所谓的纯粹批判。康德并没有批判基督教牧师治理的这种个体技术,只是将之去宗教化(世俗化)和形而上学化。

  我们由此可以理解康德批判哲学所谓批判“一切一切”是何意味,这个批判已经不是《何谓启蒙?》中“不被治理”“不被如此治理”的反抗。康德承认并有意划定理性批判与启蒙批判的这个界限:对纯粹理性的批判不能像启蒙批判中对教会和国家的批判那样,因为纯粹理性已经不能再检验自身了。理性批判与治理术的关系不再是对抗性的、促其改进的建构,而是直接的先验性上层建构。但这种先验建构最终还是会用于发现和纠正个人的特定和个体化认知,从而在现实中制造出普遍化的个体真理:纯粹理性。康德批判哲学中的批判是理性自我训练、自我服从的一种方式,正如康德启蒙概念中的批判是治理术自我革新、自我进步的一种方式。

  三、作为启蒙的现代哲学

  “如果治理术就是在社会实践的现实中通过声称真理的权力机制而让个体服从的运动,那么,批判就是主体给予自身追问真理之权力效果以及权力之真理话语的运动;批判,就是意愿不服从的艺术,就是有反思地不顺从的艺术。批判本质上的功能就是在所谓真理政治的游戏中去奴役化……这个定义与康德给出定义相差不远:不是康德批判的定义,而是康德启蒙的定义。”这是福柯对康德所代表的两种现代性的分界点,在启蒙意味着“意愿不服从”“有反思地不顺从”时,福柯才是康德启蒙的继承者。福柯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反复重新解读康德的《何谓启蒙?》,不是要考察启蒙理性是什么,而是要考察将理性置于成熟地位的历史时期意味着什么,福柯要描述的是哲学(或者理性)与历史相互包裹的结构,历史已经不再是哲学的反思对象,而是哲学的存在方式。

  不过,这里有必要区分福柯与法兰克福学派。法兰克福学派的工作是辨别什么是启蒙产生的理性主义,而这种理性主义又何以能够使统治的一般进程得以发生。这并不是福柯的工作思路,“我们要去分析这个似乎属于我们现代文化本身的理性主义吗?这是某些法兰克福学派的路径。”“我完全没有以任何方式去批判理性主义。”在此意义上,福柯反对的是“唯一真理”,探索的是“真理诸游戏”的历史:我们要知道的不是真假、有无根据、真实或虚幻、科学或意识形态、合法或滥用(这些工作不是不重要,只是不是福柯研究所处理的内容),而是强制机制与认知要素的关联、退回和支撑的游戏,什么让这样的认知因素能够获得那样的权力效应,什么让这个强制过程获得理性、计算和技术效率的形式和正当性,什么让这样的认知因素能够获得那样的权力效应,什么让这个强制过程获得理性、计算和技术效率的形式和正当性,“知识,权力,只不过是一个分析框架。”对福柯来说,《词与物》就是用结构的严格对抗“内心”的温热,是寻找理性统一逻辑之外的其他可选项,而不是内心的热情流露。

  作为现代启蒙者,福柯寻找理性统一逻辑之外其他选项的工作是通过历史-哲学实践完成的,而这必须思考理性、思想、知识和真理的历史,对于启蒙理性也不例外。福柯的工作是把启蒙运动所推崇的理性与历史内在地联系起来,将历史学家通常的历史对象转移到历史学家不处理的主体问题和真理问题上,将哲学工作、思考和分析引向启蒙所涉及的历史性当下经验内容中。福柯这样做的目的很明确:“通过诉诸历史内容将哲学问题去主体化,通过考问真理(历史内容假定揭示的这个真理同时影响历史内容)的权力效应解放历史内容。”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启蒙”(Aufklärung):诊断当下、有反思地不服从。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哲学研究》2019年第9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汤明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