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漂浮的能指:拉康与当代法国哲学的冒险时刻
2020年03月27日 21: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郭婵丽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通常,每谈及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描述大致有二:其一,“当代法国最著名的精神分析家”,其二,“法国的弗洛伊德”。这两个头衔的光环如此之夺目,以至于我们往往不假思索地将拉康放置在精神分析范围内评价之。但通过阅读黄作教授的《漂浮的能指》(人民出版社,2019年)一书,我们将发现,通过拉康视角与一些熟悉的思想运动及思想家们照面:结构主义及后结构主义运动的起起伏伏,结构语言学之父索绪尔和法国结构主义之父列维-斯特劳斯之于拉康,犹如象征父亲“大他者”之于说话主体一般,拉康如同由此切入能指游戏中的说话主体一样,成为结构主义运动的承上启下者。

  与结构主义运动跌宕起伏的发展相对,一场致力于终结主体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运动则贯穿始终。参与这场运动的哲学家们均旗帜鲜明地将批判的火力集中于传统的我思主体,他们以冒险的姿态与传统诀别,试图以新的语言重新描述主体问题。事实上,我们的确在这一问题上见证了法国哲学家们丰富而深刻的洞见:或是在处境之中承担着与他人冲突之风险的主体;或是与世界之肉交织着的身体主体;或者完全给出自身,听从他人呼唤的伦理主体;抑或,直接取消主体问题的有效性,让人似海边沙地上的一张面孔般被抹去,甚至最终消散在无尽延异的能指游戏中。在这场运动中,拉康是萨特、梅洛-庞蒂、福柯、德里达、巴尔特等人的同路人,他以同样冒险变革的姿态置身其中。当他谈论主体时,主体连同其确定性以及主体性等传统概念都经历了根本性的更迭:在拉康揭示的能指系统中,是说话主体,而非思之主体;是无意识主体,而非意识主体。无意识主体的主体性描述的只是说话者的能指在能指系统中流转这一活动,说话者既没有主宰能指游戏的自主性,也没有控制能指流转的确定性。唯有能指系统的流转不定是确定的。无意识主体理论置换了传统我思主体对确定性之含义:我思主体之确定性来自思之自明性,而无意识主体之确定性则来自能指结构的必然性。毫无疑问,拉康对于主体的解释完全呼应了同时期法国哲学反主体形而上学的潮流。

  因此,阅读此书时,对于熟悉法国哲学的读者而言,可跟随作者沿着一条可能相对陌生的精神分析路径重新切入,最终,在一种人物与场景稍显错置的陌异感中,同时获得对拉康与法国哲学的新认识。

  首先,如何不囿于精神分析的单一领域而在法国思想史的广阔场域之中评价拉康及其思想?作者从为法国哲学界所公认的由柏格森和布伦茨威格所开启的生命与概念之两大思潮的分裂和辩证出发,借用巴迪乌把当代法国哲学看作“围绕着主体问题的概念之战”的说法,将就主体问题提出了独特见解的拉康自然而然地放置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上。接下来,围绕拉康关于主体问题的关键表述“主体只不过是一个能指”,该书分两大部分进行了论述。

  第一部分中详细地为我们展现了这一论断的理论渊源,即拉康对索绪尔的结构语言学、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人类学,以及雅各布逊的结构音位学等思想的吸收及超越。拉康能指理论的重要原则是能指至上性,用公式表现为S/s:(能指在所指之上)。从形式上来看,拉康只是对索绪尔语言符号的公式进行了简单的倒置,后者的公式为s(所指)/s(能指),即所指在能指之上。也就是说,拉康变索绪尔的所指优先性为能指优先性。这一看似简单的倒置实则经历了复杂而丰富的理论演变。本书细致入微地为我们展现这一演变历程。首先,列维-斯特劳斯 “能指先于且决定所指”的重要观点带给拉康启发与鼓舞。由此,拉康得以摒弃索绪尔将能指与所指相结合的语言符号看作语言系统的基本观点,而只保留其将语言看作纯粹形式系统的深刻洞见,以及“能指”概念,彻底贯彻能指至上性的原则,通过能指来使语言形式系统彻底化,真正实现索绪尔语言之纯粹形式的论点。此外,他还受到列维-斯特劳斯解读美国人类学之父弗朗茨?博厄斯(Franz Boas)之观点“语言的规律在无意识层面上发挥作用”的影响,创造性地以能指系统来描述无意识,被其表述为“无意识像语言一样构成”。

  总的来说,无论是索绪尔还是列维-斯特劳斯,都未能实现以纯粹的形式系统来囊括语言现象或者文化现象的理想。拉康则通过能指至上原则和能指游戏理论彻底贯彻了他们的形式系统理论。由此,论证了拉康的能指理论何以使其成为法国结构主义以及后结构主义的领军人物。

 

  在第二部分,我们看到以能指理论来描述主体的个体历史可以说是拉康双重身份的绝佳体现。结构主义者拉康为精神分析师拉康讲述主体的个体历史提供了新的话语体系。在主体发生的历史进程中,拉康派精神分析对母婴关系的重视表现为将母亲揭示为最初的象征符号、第一个大他者。母亲是婴儿需求的满足者,母亲的在场带来需求的满足,母亲的缺场令婴儿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婴儿的嚎啕大哭标记了其受挫的经验。在母亲在场与缺场的反复转换之中,在反复的受挫经验之中,婴儿最终在下一次母亲的到来中补偿性地接受了上一次母亲的离开。拉康揭示出这一接受的重要意义,即婴儿将母亲象征化了。而拉康通过对弗洛伊德文本中“Fort! ...Da!”游戏(弗洛伊德观察到小孩玩线轴时,当线轴滚到床下看不见时,他会发出“Fort!...”的声音,而当他把线轴拉出来时,又会发出“Da! …”的声音,弗洛伊德分析小孩玩这个线轴在场和缺场的游戏意味着他已经接受了母亲的在场与缺场)的分析,更进一步说明,儿童不仅将母亲象征化,而且开始用言语来表达这一象征化的母亲,意味着个体已经作为一个说话主体进入了象征秩序中。除了以上拉康关于说话主体之发生的论述,本书还向我们呈现了拉康在其不同年份的讨论班中关于人称代词“我”的分析、法语中关系从句的结构分析等等,整理并分析了大量文本以勾勒出拉康在主体问题上的独特见解。

  拉康的说话主体理论讲主体的发生,讲个体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如何进入象征秩序,是一种非常具有精神分析特色的主体理论。能指系统对无意识的构成从深层次上决定了拉康式主体的本质,主体是说话主体、无意识主体,而非思之主体。这一极富创造性的言说方式切入了法国哲学的核心论题,不思而说的说话主体理论既呼应了20世纪法国哲学反传统思之主体的潮流又于其中独树一帜。拉康否定传统哲学的实体性主体,而将主体看作功能性的,无论是说话主体还是无意识主体,根本上来说都是功能性主体,而无论是说话还是无意识,在拉康看来都是能指系统。我之为我的主体性并不来自“我”思,而来自“我”说。“我”说不是意识说,而是无意识说,但我们通过作者对拉康与福柯、德里达等人的分析将看到他们对主体概念的不同姿态。拉康跟福柯相近,主张保留主体的概念但彻底地置换了其本质。德里达则主张抛弃这一概念。

  最后,由于本书源源不断地为你展现多位哲学家的文本、观点及其相关论证,同时还就众哲学思想与拉康思想之关联进行了大量严密扎实的分析,以至于让人极有可能在自己的大脑里为拉康虚构出一副扎于书堆伏案奋力书写的哲学家形象。为避免此“误读”,建议阅读此书时,时常提醒自己,拉康同时且首先是一位精神分析师。精神分析自弗洛伊德创立以来对语言问题的关注和创见,使得拉康能够敏锐地捕捉到与之相关的外部研究;而拉康与当代法国哲学的互动,则可看作是后者对话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这一传统的延续。

  (作者系浙江大学国际教育学院讲师)

 

作者简介

姓名:郭婵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