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群星思想(一):学会尊重人 ——“李秋零:如何学会尊重人——康德与卢梭的思想关系考察”讲座荟萃
2020年06月27日 19: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卢梭如是说:

  01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

  02在有思想的人的面前,所有一切社会地位的差别都不存在。

  康德如是说:

  01在目的王国中,一切东西要么有一种价格,要么有一种尊严。有一种价格的东西,某种别的东西可以作为等价物取而代之;与此相反,超越一切价格、从而不容有等价物的东西,则具有一种尊严。

  02一个理性存在者除了服从他自己立的法之外,不服从任何法则。

 

  “李秋零:如何学会尊重人——康德与卢梭的思想关系考察”讲座:

  2020年6月6日,深受学界瞩目的“德国哲学群星在线系列讲座”拉开帷幕。“德国哲学群星在线系列讲座”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贺麟讲座”下设的第一个系列讲座。讲座首讲的主讲人为中国人民大学杰出人文学者特聘教授、《康德著作全集》主编和主译李秋零先生。讲座的题目为:如何学会尊重人——康德与卢梭的思想关系考察。

  李秋零教授分别从康德与卢梭的接触史、卢梭如何尊重人、康德如何从卢梭学会尊重人、康德思想与卢梭思想的差异几个方面深入阐发了康德与卢梭的思想关系,通过卢梭,康德走出了知识论的迷梦,转向具有人格的实践主体,肯定理性的人具有立法能力,每个人格性的人就是立法主体。

  李秋零以康德的自述作为他演讲的开篇:“我坦率地承认:正是大卫·休谟的提醒,在多年以前首先打破了我的独断论迷梦,并且给予我在思辨哲学领域的研究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我远未达到赞同他的结论的地步;他的结论之所以产生,只不过是由于他未在整体上来设想自己的问题,而是仅仅着眼于它的一个部分,而如果不考虑整体,一个部分是不能说明任何东西的。”这句话一定程度上也适用于康德与卢梭的思想关系。

  李秋零指出,卢梭是对康德产生最大影响的三位思想家之一,康德把卢梭与牛顿的贡献相提并论,坦言自己最初认为惟有知识才能造就人类的尊严,而卢梭让他学会尊重人,他要给予所有其他人一种价值,以确立起人类的权利。卢梭认为人性体现于自爱与自怜,在自然状态下,人生而平等,但生理方面的不平等导致了能力、分配方面的不平等,它们战胜了自然法意义上的平等,并最终导致了私有制。私有制的发展造成了分工,促进了科学和艺术,后者又反过来造成了更大的不平等。最后,是出现了国家等制度来保障私有制和不平等。

  卢梭认为,回到自然状态不可行,人们已经忘却返回的道路;暴力革命不可取,它无法建设新权力;惟一可行的道路是建立新的、合法的社会契约。由此,卢梭要寻求在社会中达成新的平等和自由的途径。他提出社会契约论,作为立法者的全体人民转让自己的权力给整个集体,所立的法表现公意。

  卢梭的思想首先打破了康德的知识论迷梦,并且给予康德在哲学领域的研究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康德由知识论转向道德论。康德对卢梭给予很高的评价,但远未达到赞成卢梭的结论的地步。基于对人性的分析,他们得出结论是不同的。康德指出,转让人格的立法权,人将得不到保障,转让了立法权,极易被强权压制。社会契约不是康德的理想,他走向了一条哲学的先验之路。卢梭的提醒则使康德转向了实践主体先天具有的立法能力的研究,其结果是肯定了人的自由和自律。

  康德将人的本性分为三种,一是动物性的机械性自爱,二是人性的比较性自爱,三是人格性的对道德法则的敬重。康德不再寄希望于人性自爱的立法,而是寄希望于人格性的立法。人格性是“对整个自然的机械作用的自由和独立”。“这样一种独立性在最严格的,亦即先验的意义上就叫作自由”。所谓人格性,就是一种立法的能力,而且是无条件地、不被其他东西所规定地自己为自己立法的能力,也就是自律的能力。人格性使得人不需要一个主人从外部为自己立法,人格性的立法本身是一种普遍的立法。

  由此,康德的立法主体不再是卢梭那里抽象的人民,而是每一个具体的人格。立法普遍性不再依赖抽象的公意,而是依赖每一个立法人格的“愿意”。康德对人的尊重最终落实在对道德人格的尊重之上。

  同行评议 

  清华大学教授黄裕生: 

  实际上涉及毎个人如何成为人自身的问题,也即成为理性成熟而能无差别地承认他人之人格,并尊重所有他人这种与自己无差别之人格的人。 

  由于先天与后天的原因,人们总是生活在千差万别的等级社会里,以致人们在习惯于以功能等级的差序视野去看待、理解人类社会的不同职业阶层的地位,进而据此去看待个人的价值,而看不到或者遗忘了人与人之间具有超越职业功能、职业等级的普遍身份与绝对尊严,这就是作为具有自由意志的人格及其目的性存在,以及相应的普遍权利。知识分子、权势阶层及整个精英社会最容易患上这种“狗眼看人低”的毛病。因为他们总以为自己比芸芸众生更有知识、更有教养或者更有权力、更有财富而可以看低大多数人。在这些自高的人眼里,芸芸众生或者是需要教育的群盲,或者是需要管制的愚民。 

   “狗眼看人低”,不是看人的正确方式,不是对待人的正确态度。因此,需要彻底克服这样看人,以便学会以人看人。 

  伟大如康德,都曾犯过“狗眼看人低”,何况你我?幸好有卢梭,康德觉悟了,使其哲学成为探究与关切人的普遍性、绝对性与神圣性的哲学。 

  李老师的讲座是一个精深的专业讲座,同时也是一个觉悟人自身之绝对性、独立性的机会。在这个意义上,这也是一个找到真正的自己与他人的机会。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朱会晖: 

  人的生命为何有价值?我们为何要做道德的人?何为法的基础?这些都是非常基本和重要的哲学问题。李秋零教授在演讲中就卢梭与康德——西方最伟大思想家当中的两位——展开讨论,以哲学发展史的眼光,对两人思想的延续性和差异做了深入评断,透彻揭示了(超越现象的)人格性之尊严和先天普遍立法的关键意义,有力澄清了卢梭的贡献、缺陷和康德的重大理论推进,阐明了两人如何共同参与了现代社会秩序的理论奠基,体现了广阔的视阈、深厚的学养和对思想内核的洞见,也让诸多学者和哲学爱好者对哲学史的关键问题获得更深入的领会。 

  确实,如秋零教授所说,经验性的人性难以真正地建立人的价值与权利。在理论上,我们无法真正证明自由意志;但在实践中,我们不得不把人设想为能够超越自然的决定的、有行为负责能力的行为主体。道德不是基于居高临下的同情,而是基于,每个有独立自由意志和自律能力的人格都应得到尊重。基于每个人的人格和尊严,才有每个人平等的基本权利。康德哲学为现代秩序奠定了重要的基石,他的实践哲学甚至集中体现在德国基本法的第一条——人格尊严条款。 

  学界对卢梭与康德的思想比较研究尚且不够充分,李教授讲演高屋建瓴,视野宏大,基于坚实的哲学功力,在哲学史的考察中揭示了经典理论的重要得失,也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典范。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