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贺麟讲座第9讲预告]靳希平: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迷? ——海德格尔与《黑皮本》
2020年09月07日 11: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中国社科院哲学所 字号
2020年09月07日 11: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中国社科院哲学所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主讲人靳希平 北京大学教授 

  讲座时间:2020年9月10日19:00——21:30

  讲座方式:在线视频(讲座与报名详情请关注“外国哲学研究”公众号)

  讲座提要: 

  “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迷?”是对海德格尔思想的精当概况,海德格尔始终怀着一颗“质朴”的农民之心,这种“农民”的浪漫主义情调,就是《黑皮本》思想政治言论的理论基础、理论指导。也是海德格尔在私人日常政治生活中面对各种事物时,这种哲学思想的一种私下的个人的直接的使用。这几年被热炒的“海德格尔反犹问题”,与其说关注的是他的“所思甚大”,不如说是我们热衷于他的“所行亦迷”,两者间究竟是何种关系,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讲座将从海德格尔本人的哲学与生活背景出发,来介绍《黑皮本》的几个方面,包括:文本性质和基本内容,对当时高校生活的批判,对于纳粹党的思考与顾虑,对于自己校长工作的反思,对纳粹主义运动的看法,对“行星主义”的批判等等。

 

 

  

  靳希平

  靳希平简介:生于西安。1964-1968 北京外国语学校学习英语;1968-1972 陕西延安插队务农;1972—1975 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工农兵学员;1975--1981 北京大学哲学系任助教;1981.3--1984.10 德国 Tuebingen Universtiy 学习。

  1.专著:《海德格尔早期思想研究》,《亚里士多德传》(思想传记),《洛克》思想传记。《19世纪德国非主流哲学----现象学的史前史札记》

  2.译著:《另类胡塞尔:先验现象学的视野 》,《海德格尔传--来自德国的大师》,柏拉图 《<理想国>,精选》,《反思性分析——现象学导论》,《时间现象学的基本概念》,《海德格尔年鉴》第一卷《海德格尔与其思想的开端》(中文版)。   

  我的靳老师

  同济大学 高松

  靳老师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中每两个就有一个学问比我好,每一个都比我更熟悉他,因此,他的介绍本轮不到我来写。但看他公布的几个评论人非但不是他的弟子,有的甚至可以算是“论敌”,我本已激动的心情就慢慢平静……且复杂起来。

  靳老师下乡插过队,当过工农兵学员,出国留过洋,入了西哲这一行,执过北大外哲所的牛耳,做过现象学学会的秘书。要了解靳老师,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官方简历,而我更喜欢听他身边的人传八卦,真是超级精彩。然而本着现象学的精神,在这篇介绍中我还是想从一些切身的经历来说,或许不够冷静客观,但都是热乎乎的实事本身。

  第一次和靳老师见面是在2011年北大现象学年会上。那是我第一次作为学者经历这么大的场面,有点激动,认真准备了一篇文章,没想到被靳老师狠批了一番。心情跌落谷底。下台之后,我的好友,靳门弟子郑辟瑞幸灾乐祸地安慰我说:“别往心里去,靳老师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这么一个人,看来你的报告的确不咋地”。后来我和靳门的弟子们都混成了朋友,他们也时而向我抱怨靳老师在学问上对他们的各种严苛,我每次也都是幸灾乐祸地安慰着。

  在日后的接触中,我们渐渐熟络起来。靳老师特别强调数学背景对胡塞尔思想的影响。他在多种场合表示,不懂胡塞尔的数学背景,就不能真正理解其现象学。每次他这样说时,我都点头如捣蒜,表现得尤为出众。不是我善于溜须,而是的确深以为然:胡塞尔的数学思想及其对现象学的影响正是我的研究兴趣所在。由于国内在这方面关注度不够,靳老师得知我是为数不多的同道之后,迅速将我引为知己,对我多有错爱。有次开会,他夸我文章写得好,最后却突然加上一句:“但你上次在北大现象学年会上那篇真的有问题”。于是我就知道他还记得。那篇文章的确有问题,以至于我改了又改,至今仍未敢发表,但是写完这个介绍,我还是想最后再认真改一次,找个地方发了,就当是纪念靳老师对我的不打不相识吧。

  靳老师在各方面都对我有栽培之恩。有一次从其他老师那里得知他曾为我的事情忙碌奔波,心中十分感动。但是我从未当面向他表达过这份感动,因为我天生不善于表达感动,估计他也不善于接受,为了避免气氛尴尬,见面喝酒聊天,大家还是笑成一团的好。但那份感动始终在心中,借此机会也让他知道。

  熟了之后,我发现靳老师私下里是一个特别风趣的人,开起玩笑来百无禁忌。我有个说话没大没小的毛病,因此并不擅长与长辈相处,但很幸运,我所遇到的学界前辈都大肚能容,以至于这个毛病至今也没改掉。但是只有和靳老师在一起时,我才自我感觉这是一种天真,而不是需要被包容和克服的毛病。靳老师在各种场合的发言和报告也非常有趣。他绝不会流于晦涩的术语,而总是用最直白、最切身的体验来举例,所以极为生动,充满各种欢乐的段子。用常青的生活来充实灰色的概念,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现象学。因此,即便他每次发言都会超时,大家讨厌的也都只是会议的时限制度。

  大概是因为我们慢慢熟识之时正值他渐渐退休之际,我所认识的靳老师越来越没有老师的架子了。靳老师是我见过的学者中最不耻下问的。他不仅长的像苏格拉底,而且精神气质也活脱脱地像。我们私下里常说,靳老师简直就是苏格拉底附体啊!他从来不会不懂装懂,甚至我猜他有时候是懂也装不懂,只是想听听别人怎么说。他将会场,微信群当成了雅典的广场,不失时机地向任何人请教,请教的对象大多数是我们这些晚辈,包括他昔日的弟子们。算起来,我请教他的次数,还没他请教我的多,想想真是既愧又亏。我有时候甚至揣测,他当年在学术上那么严厉地要求学生,心里盘算的大概是,“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以后拿什么教我啊?”靳老师大概是有学术反哺之“私心”的。

  私心是玩笑。在靳老师的严格要求下,靳门的弟子们个个能打,都成了中国现象学界的中流砥柱。他们中几乎所有人都是我熟识和要好的朋友。此时,靳门的兄弟姐妹们一定有人在为开头那句话纠结,想着自己到底是两个人中比我学问好的还是不如我的。其实我并无挑拨离间之意,只是想以生硬的字面意思表达靳老师也肯定会赞同的一句话:“三人行,必有我师!”只有从老师的架子上走下来,才能真正成为老师!靳老师的讲座安排在教师节,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靳老师常说自己高中只读过一年半,本科没有受到什么哲学教育,所以一辈子都在补课之中。终身学习,这大概就是学者的真正涵义吧。最后,用靳老师下乡插队时一位“插友”的话来结束全文:“学习强国!”

  

作者简介

姓名:中国社科院哲学所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