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贺麟讲座第11讲预告]傅永军:在理解的迷雾中突围
2020年10月07日 10: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字号
2020年10月07日 10: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讲座主题:在理解的迷雾中突围——伽达默尔与诠释学的使命

  主讲人:傅永军(山东大学中国诠释学研究中心暨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讲座时间:2020年10月09日19:00——21:30

  讲座方式:在线视频(讲座与报名详情请关注“外国哲学研究”公众号)

  讲座提要:

  在海德格尔之前,诠释学作为一门帮助人们理解艰涩文本或深奥思想的“技艺性”辅助学科,并未在哲学领域赢得独立存在的资格。狄尔泰从生命哲学展开有关历史的哲学之问肇始了诠释学从理解艺术向着生存论哲学的转变,这种转变在海德格尔那里获得突破性进展并以“实际性的诠释学”之名大气磅礴地进入哲学殿堂,成为对“此在”展开生存论分析的本体论哲学。伽达默尔在海德格尔开辟的诠释学哲学道路上继续前行,以深具“理解可能性”的历史性范畴突出了理解者与理解对象之间“原初的先行隶属关系”的优先性,并据此展开有关诠释学的现象学存在论思考,最终使得诠释学真正成为一门独立且重要的哲学学科,登上了现代诠释学发展至今所能达到的最高峰。哲学诠释学重新阐释了诠释学经验之于精神科学(人文学)的重要性,并致力回答这样的问题:理解何以可能?或者说,在我们的理解活动中,什么东西超越我们的愿望和行动与我们一起发生?这是现代诠释学继提出“何为理解的普遍艺术”(理解问题的第一问,技艺诠释学的任务)和“理解何为”(理解问题的第二问,诠释哲学的任务)之后,关于理解问题所提出的第三问,也是真正具有基础意义的哲学之问。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在现代诠释学中占据上尊之位的问题,对它的不同回答引导着现代诠释学向着不同方向发展,哲学诠释学由此出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主讲人介绍:

  庞昕

  2018年10月,我与傅永军老师在武汉的诠释学年会上结识。自此,每年回国,傅老师总会热情邀我前往山东大学讲述当今欧洲的诠释学现状。傅老师对青年学者的重视令人敬佩。与傅老师交谈,除了同为山东人的亲切,也可从他的敏锐与豁达中感受到诠释学的基本“精神”,即自由。

  从2002年至今,傅老师作为“山东大学中国诠释学研究中心”最初的创立者,不仅让山大成为诠释学研究的重镇,而且在实质上推动了国内诠释学的发展。诠释学具有深厚的古典哲学与浪漫主义的传统,并经谢林与黑格尔的唯心论争执而逐渐过渡为现代哲学的思想形态。德国的伽达默尔与意大利的帕莱松(Luigi Pareyson,1918-1991)分别继承这条“过渡”的道路而各自形成不同形态的诠释学:哲学诠释学与作为自由存在论的生存诠释学。如果伽达默尔深受黑格尔的影响,那么帕莱松便把谢林引入诠释学的历史。以此,当“理解与解释”(Verstehen und Auslegen)成为问题,“诠释”(Interpretation)自身的“冲突”同时也显示出怀疑与批判的可能,亦即利科与哈贝马斯所揭示的诠释学维度。傅老师的哲学思考从康德开始,经哈贝马斯走向诠释学,所沿循的正是诠释自身的“批判”。诠释学在根本上是实践哲学。然而,人们通常关注诠释学的生活实践,却往往忽视其社会批判的意义。傅老师的诠释学研究补全了“批判诠释学”的领域。这本身也是从古典哲学向现代哲学的过渡形态。

  在傅老师的办公室中挂有两幅哲学家的肖像:康德与哈贝马斯。两幅肖像所显示的是古典和现代的区分与过渡,其最终呈现的是诠释学的道路。当诠释学经历方法论的时代,经历狄尔泰与海德格尔在哲学上的推动以及现代诠释学的各种可能,诠释自身作为理解与解释始终是首要的问题。与理性不同,诠释学所要面对的并非对象性的认知与说明,而是遮蔽着的“理解”的迷雾。人们只能在此迷雾的突围中有所“解释”。但如何突围?我们且听傅老师对诠释学使命的讲述。此外,傅老师也密切关注“中国诠释学”的建构。这是中国学者从事诠释学研究的任务和使命。谁若对此有所“诠释学的实施”,也必定从“诠释”的突围开始。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