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谢地坤:从否定神学到否定哲学
2021年12月06日 16: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何启文 字号
2021年12月06日 16: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何启文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1月18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八讲顺利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杰出人文教授谢地坤教授以主题为“从否定神学到否定哲学”主讲。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聂敏里教授主持讲座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聂敏里教授主持讲座,他对谢地坤教授作了简要介绍。谢地坤教授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杰出人文教授,中宣部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评审专家,国家社科基金评审专家,全国科技名词审定委员会委员,哲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主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学术期刊审核专家,《东西方哲学年鉴》(中、英文版)中方主编,大百科全书哲学卷第三版常务副主编。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哲学研究》、《哲学动态》、《中国哲学年鉴》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华外哲史学会会长,国际哲学联合会执行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欧洲大陆哲学,代表性成果有《费希特的宗教哲学》、《走向精神科学之路》、《求真·至善·唯美》、《西方哲学史》(第六、七卷)等。

  

  2021年11月18日,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杰出人文教授谢地坤教授作题为“从否定神学到否定哲学”讲座

  谢地坤分三个部分对“从否定神学到否定哲学”展开论述,第一部分是阐述“否定神学”的提出和发展。约公元六世纪,亚略古巴的狄奥尼修斯(Dionysius the Areopagite)提出了“否定神学”的思想,狄奥尼修斯想要强调的是,人的有限的理性不能证明上帝的存在,用理性去论证上帝存在的做法反而是降低了神的性质。对神最好的表达是否定式的方表达,这就是不对上帝做出任何规定,承认我们对上帝的一无所知,这恰恰是有学识的表现。我们的知识不够,以及对上帝的无知就说明我们的有知,在这个意义上讲否定神学比肯定神学更真实、更有意义。库萨的尼古拉(Nicholas of Cusa)发展了狄奥尼修斯的这种否定神学的思想,他认为俗世间的学问与关乎上帝的学问毫无可比性,即使自然知识渊博精深的人(如亚里士多德)也不能认识到上帝,可见凭借人的有限理性去认识和论证上帝的存在实属徒劳。尼古拉认为,我们对自然万物的认识都是概念化的知识,它们终归说来只是我们抽象出来的知识,是基于我们的有限理性而做出的“猜想”,人们对这些知识的认识是对某个或某类事物的相对认识,理性思维和知识逻辑并不可能通过类比的方法去理解“物质事物中相互结合的精确度”,也不可能说是达到了真正的完满性。尼古拉的神学思想虽然遮蔽了他的思辨的光辉,但他关于有限和无限的讨论无疑是恢复了希腊哲学的思辨色彩。尼古拉将原本关于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转化为人能否认识上帝的问题,进而为近代哲学对人的认识能力的考察开辟了道路。追溯关于哲学中的否定思维这一视角,尼古拉的否定神学思想可以被视为康德否定哲学的先声。

 

 

 2021年11月18日,“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八讲举行现场

  第二部分主要阐释从“否定神学”发展到“否定哲学”。康德是“否定哲学”讨论的开启者。一是,康德在讨论现象与本体的关系时,突出了“本体”这个概念的否定意义。康德认为,本体不能在肯定的意义上被认识和把握,也就无法对本体之存在做出肯定的判断,而只能对本体概念加以限制,“本体”这个概念因而也就有否定的含义。二是,关于上帝存在的三个主要证明(即本体论的证明、宇宙论的证明和自然神学的证明),实际上都是把概念当作现实,把主观假定当作实在原因,把因果关系的臆想当作现实。康德一方面通过对观念论的否定,进入到对宗教神学的否定;另一方面,他也通过对知识的限定而给信仰留下了地盘。因此,否定在这里不涉及道德信仰,康德看到在科学进步之下原有的道德准则和传统面临挑战,因而强调实践理性的优先性。最后,康德指出,人类知识在涉及超验领域时缺少具有客观性的充足论证,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四组二律背反构成的矛盾命题。这四组命题相互否定,相互排斥。理性在力图把世界作为整体来把握,并力图揭示其本质的时候,就必然会遇到矛盾。这是因为在提出某个论点之后,立即能看到它的界限及其制约作用,就需要超越它们,于是也就产生相反的否定论点,产生独特的反题。没有这反题,正题便不充分、不明白,便会发生错误。总之,康德将否定思维确立为哲学的基调,他的批判哲学实际上就是否定哲学。

  康德哲学的否定思想直接影响了费希特,费希特在康德二律背反的正反题之后提出了合题,这就给黑格尔的辩证法思想奠定了基础。在黑格尔的眼中,一方面,人类精神的发展也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历史,表现为精神现象、意识形态。在人类精神的发展过程中,由于内在的矛盾而造成了后者对前者的否定,因而迈向真理的道路漫长。在这历程中,前一种意识形态也就是作为向后一种意识形态的过渡,后一种意识形态是对前一种意识形态的否定。另一方面,意识建立起来的否定有一项基本要求,“它保存并且保持住那被扬弃者,因而后者也可以经得住它的扬弃而能够活下去。”只有经过这个否定的中介过程或陶冶的行动,意识的个别性或纯粹自为存在的意识在劳动中外在化自己,进入到持久的状态,自我意识的确定性最终获得了相互承认,每个人的自我意识才获得了保证。显然,黑格尔的否定思想最后落在了“否定之否定的扬弃”。

  第三部分论述关于阿多诺的“否定哲学”。到20世纪中叶,以霍克海默和阿多诺为代表的法兰克福学派继承了否定哲学的传统。他们在《启蒙辩证法》中证实了黑格尔的天才预见,而且通过建构否定辩证法,将否定哲学推向新的高度,从而对现代工业社会展开了深刻而尖锐的批判。阿多诺认为,在经历过二战的西方,形而上学已经失去了基础,哲学必须通过自我否定才能找到出路。柏拉图时代的辩证法是通过否定去创造肯定的东西,但这并不是简单的“否定之否定”,而黑格尔的哲学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其辩证法仍然是基于同一性原则。阿多诺的否定哲学则直面差异和矛盾本身,承认它们为值得思维尊重的对象。另外,他指出,同一性不再被当作最终的东西,思想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概念,“事实的对象”只能在思想的关联中被理解,但这个对象本身并不是思想。阿多诺直面矛盾与胡塞尔直面生活世界的思想有一定联系。

  最后,谢地坤在总结时指出:第一,在西方哲学发展的两千多年中,否定性思维是推动哲学不断前行、不断丰富自身的理论自觉,没有否定,就没有肯定。从积极意义上讲,否定不是一味地摧毁,而是不断追求真理、探索真理、发现真理的过程,是为哲学范式的转换、哲学自身的建构和发展创造条件。第二,将这种以否定性思维为核心的哲学理论推向人类活动的实践领域,是哲学作为时代精神的显现,它为人类解放思想、打破一切陈规陋习的束缚奠定理论基础,更为人类社会进步指明方向。第三,哲学的本质是“爱智求真”,它的体现不是在于把握真理,而是在于不断追求真理、探索真理、发现真理的过程,这也是哲学,虽然面临危机而能不断前行的生命力之所在!他强调,哲学家不能自诩为真理的把握者,而是要努力实现由否定到探索,由探索到建构的历史使命!

  

“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八讲顺利举行,讲座现场学生提问

  在提问环节,线上和线下的同学提出了一些问题:如“否定哲学”的“否定”与黑格尔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有何差别?为什么说康德的“本体”有否定的意义?否定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超越?阿多诺认为概念总是无法完全把握到物,阿多诺的这种建立在唯物主义基础上的否定辩证法是否站得住脚?谢地坤对此一一作了回应。

  本次讲座采取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线下地点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教学一楼1302教室,线上通过腾讯会议、B站同步直播。来自不同专业的老师、学生以及一些哲学爱好者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聆听了讲座,场内外反响热烈。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何启文/供稿 )

作者简介

姓名:何启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