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社科专访】姚新中:自我、存在的反思与美好生活建立
2021年12月20日 11: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2021年12月20日 11: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关键词:哲学;现代社会;自我认知

内容摘要:面对信息技术与当前的生存境遇,面对时代巨变,人的自我与存在也面临着迷失、挑战,如何认知自我?

关键词:哲学;现代社会;自我认知

作者简介:

  姚新中,男,河南驻马店人,1978年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师从罗国杰教授获哲学学士、伦理学硕士和博士,1985年留校。1990年去英国肯特大学做比较伦理学博士后,后在威尔士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和伦敦国王学院从事比较哲学、宗教学的研究和教学。长江学者,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教授,主要教学与研究领域为伦理学、中西比较哲学等,出版有中英文论著20余种。

 

   面对信息技术与当前的生存境遇,面对时代巨变,人的自我与存在也面临着迷失、挑战,如何认知自我?如何更好地存在,以建立美好的生活?这些问题值得深思和确认,因此,关于自我认知和自我观的思想资源和实践智慧也尤为重要,为此,中国社会科学网对中国人民大学姚新中教授进行了专访。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现代化过程中,可以说人是一个内涵其中的关键要素,也是社会发展的驱动力,您怎么理解现代性? 在现代社会,您认为应该如何面对和反思存在的问题?

  姚新中:作为世界性的思潮,反思现代性贯穿于20世纪的西方和中国的学术界,至今依然有很多人在反思现代性,但在面向和深度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第一,在空间维度上比较关注某些哲学家对于现代性的反思,而在时间维度上对现代性的发展及其问题关注不够。从西方现代性所引发的困难入手,提出跨越甚至超越现代性,这在一定意义上是必要的,但现代性不仅在空间(文化形态)上表现出差异,而且在其发展过程之中也呈现出阶段性的差异。对于一个前现代、现代、后现代并存的社会,反思现代性必须注意所使用的内容、探讨的问题和以求达到的目的。如果不从自身所处的阶段出发,人云亦云,有把反思抽象化、理性化、绝对化的危险。

  第二,较多关注于对现代性尤其是西方现代性的批判,而较少考虑如何在批判的基础上重构或重建现代性的问题,就是说,对现代性的“破”与“立”之间还没有真正架起来一个桥梁。西方现代性所产生的问题显而易见,因此一些思想家比较注重突破现代性牢笼、破除现代性迷思,但较少思考破除之后我们要以什么样的社会秩序、文化秩序和价值秩序代之。

  那么如何在批判现代性基础上“立”起现代性?很多思想家、哲学家在反思、重建现代性的问题上做了有益的探索,从伦理学的角度看,有三位尤其值得重视:哈贝马斯、阿拉斯代尔·麦金泰尔、查尔斯·泰勒。泰勒在反思现代性中提出的几个大转向值得注意:一是哲学人类学的转向,在哲学方法论上,他反对自然主义、实证主义式的研究人和道德,转而关注人的能动性和人的自我同一性;二是社群主义的转向,他反对原子式的个人主义,建构出社群主义的理论;三是生活的转向,论证现代的内在转向不是转向主观主义,也不是转向虚无主义,而是转向对普通人生活的肯定;四是伦理的转向,认为现代的主体性、统一性必须根植于人类之善及其对善追求的理念和探索;五是全球化的转向,提出了区域与全球的辩证法——a dialect between the local and the global,肯定了区域性的全球的意义以及全球化和传统的辩证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中您的主题是“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为什么选择谈“自我”这一主题?这一主题的背景是什么?

  姚新中:选择“自我”作为讲座的主题,出于两个层面的思考:一是如何去研究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能够回答“时代之问”的话题,分享一些自己在为学上的经验;另一方面是讲自己在中西方自我观研究中的一些思考,从学理上和大家交流。

  我1978年入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本科论文是“科技发展与伦理进步”主题,硕士论文做现代西方元伦理学特别是情感主义方面的研究,但是在博士论文问题上,则选择了从马克思主义伦理学原理来研究道德活动,这涉及人的自我观、道德的主体性与规范性统一等观念。后来我发现自己所做的研究和思考与当时世界上反思现代性的思潮是一致的,与各个领域对现代性道德、伦理学的反思相关。也正是在研究现代性反思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泰勒这位思想家,读到他的《自我的根源》这部巨著。

  我觉得我们对泰勒的思想成就关注不够。前几年,泰勒获得了博古睿的哲学年度大奖(有人称之为“哲学领域的诺贝尔奖”),足以体现其影响力。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西方有一股回归传统的潮流,有人走向极端,认为反思现代性就是要推翻现代性的秩序。作为对这一思潮的回应,泰勒给出了对现代秩序的不容置疑的辩护,和对现代秩序批评者的尖锐反驳。泰勒提出,元伦理学的分析基本上是结构的分析、词语的分析和意义的分析,这些工作虽然有一定的意义,但因为原理没有和人的道德实践挂接起来,因此是一种“坏的元伦理学”(bad meta-ethics)。他认为伦理学应该从道德直觉所把握到的道德困境出发来建构,他1989年出版的《自我的根源——现代认同的形成》一书,得到许多著名哲学家的高度评价,比如伯纳德·威廉斯称它为一部现代思想史的巨著,因为它包含着对人性的深刻同情和对思想的宽容。

  从伦理学的角度来说,泰勒从自我入手对于现代性的反思是非常有价值的,这也是当代所必须关注的问题。他开始于现代自我所面临的身份危机或认同危机(Identity crisis),以“现代性的冲突”为结束,检视人类对“最高精神”的追求和“引向毁灭”的现实困境。对这一困境,泰勒认为:“破碎的二难境地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最大的精神挑战,而不是严酷的宿命”。(《自我的根源——现代认同的形成》,韩震、王成兵等译,译林出版社,2008年,第757页。)这些观点在3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警醒的意义,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中国社会科学网:目前,学界普遍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偏重集体主义,对个体或自我的探讨相对缺乏,您如何看待中国古典文献中关于“自我”问题的探讨?中国社会的伦理基础是什么?

  姚新中:实际上这种观点值得商榷。我个人看来,中国古典文献中有着对自我问题探讨的丰富思想资源。当然,中国传统文化对自我的定义与西方伦理学中的“自我”有重要的区别。儒家的自我并非某种实体性的、作为“being”的自我,而是一种关系性、生成性(becoming)的自我。中国伦理传统的思想基础正是来自于生成观念。培养自我(修身养性)是中国社会的伦理基础也是中国文化的道德基因。这样的思想在过去、今天社会中如何应用,这就涉及政治与伦理、制度与生活、威权与民主、规律与自由的多重关系,需要从不同的领域加以探讨。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方的“自我”概念如何理解?西方伦理学自我观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重要的、有影响的理论成果有哪些?

  姚新中:中西方思想史中同时存在着两种自我观。从现代的意义上看,这两种自我观可以这样划分:一是认定自我是实体,从而形成了“实体自我论”,其研究方法大多来自形而上学、认识论、心理学,强调本质自我、理性自我、经验自我和情感自我。另一种是可称为“生成自我论”,自我不是一个固定的或者是恒定不变的实体,而是一个不断生成的、成长的、完善的过程。

  比较而言,西方思想中实体自我论的地位更为突出。自我是意识的主体,能够思考经验,并采取有意识的行动。形而上学家思考自我的性质时,常常追问自我是一个什么“东西”。在形而上学上,他们把自我看做“the spiritual substance to which one belongs”,即自我本身就是一个精神实体,其代表人物是柏拉图;第二种是把自我看做“ego”,即“我思”的主体,“我思故我在”这是笛卡尔的思想;第三种是把自我看做“内在意识的集合”,代表人物之一是休谟。自我实体论把自我定义为实体(substance、entity);由于这个实体的存在,个体的人才能获得自我统一性。因而,实体自我论就是要把自我和外在世界区别开来,“我”相对于世界是截然可分的,我在自己内部则又是不可分割的。由此可见,实体自我论的自我有几个重要的属性:分离性,即自我和其他存在可以而且必须分离出来;完整性,即自我是所有内在外在本质之和;真实性,自我之所以是自我是因为“自我”是真实的存在;稳定性,即自我不随时间、境遇的改变而改变。

  再说生成自我论。古代西方也有着丰富的生成自我论传统。亚里士多德虽然在某种意义上从未使用“自我”这个概念,但是他在人的“能—实现”意义上使用“人的自身”概念。“一个人的自身”,不是现代哲学意义上的与“他者”对照的普遍的“自我”,其最本质的意义是,一个人是他的选择、行动、品性(习性)、爱好(嗜好)等的本原或最终原因。一个好人就是通过好的实践而形成了好的品性的人。一个坏人以及一个不自制的人则通过不好的实现而形成恶性,或形成行动与选择分裂的品性。

  在近代西方早期,洛克提出了生成自我的论证,但是现代心理学成果更多,如皮亚杰和科尔伯格等对于道德观念、道德认知发展的研究,证明了儿童在成长和形成自我认识的过程中,存在着不同的阶段,这些阶段事实上是道德自我的养成。在当代西方哲学、心理学、社会学中,生成论的思想更加丰富,比如,安东尼·吉登斯提出“自我认同并不仅仅是被给定的,即作为个体动作系统的连续性的结果;而是在个体的反思活动中,被不断地创造和维系的某种东西”(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与自我认同——现代晚期的自我与社会》,赵旭东、方文译,三联,1998年,第58页)。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的区别是什么?

  姚新中:有些人把中西方自我观对立起来,认为西方伦理学是实体自我论,中国的是生成自我论。这样说是很不严谨的。我认为,古代伦理学比较注重自我的生成性,包括古希腊哲学、中国哲学、印度思想;而现代伦理学,主要是西方近代伦理学,则更多强调自我的统一性和实体性。这是古与今的比较。中国传统伦理学更注重自我的生成性,通过心身合一、己人合一、知行合一,把自我看作可实现、可改变、可培养的道德主体与客体的统一。西方尤其是近现代西方伦理学更为强调自我的实体性,把自我等同于具有独立独特性、统一性与主体性的个人同一性(the personal identity)这样一个概念。这既是空间的比较但也包含着时间阶段的比较。

  当然如果把中国古代伦理学与西方现代伦理学进行比较,我们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实体自我论和生成自我论的区别。第一,实体自我注重的是本质,而生成自我更注重过程。第二,实体自我强调自我的个体性,常常有向个人主义生活方式、价值观演化的倾向;生成自我强调自我的关系性,因此更有可能走向家族主义、集体主义或社群主义。第三,实体自我是实在的存在,而生成自我是建构的存在;实体自我是自我同一性,侧重于自我的现实性和稳定性;自我生成是自我的一致性,侧重于自我的理想性和超越性。

  中国社会科学网:现代社会的剧变难免给每个人带来冲击,曾获年度金曲奖的一首歌曲《存在》中的追问“我该如何存在?” 触动无数人的心灵,也表达出了一种冲破窒碍的生命力和渴望。人最大的困惑莫过于不能认识自我,如果人不能认识自我,何以实现最基本、最正常的存在?自我的根源是什么?“自我”的认知如何确立?它对于个人的存在有何意义?

  姚新中:针对这一问题,我要再次推荐查尔斯·泰勒的《自我的根源》。泰勒的理论出发点是“现代人最典型的道德困境”,他认为这是一种“认同危机”(crisis of identity),即道德空间中的“严重无方向感”,也即意义感的丧失、生活没有意义、没有确定性。他认为要摆脱这种危机,我们必须要承认、寻求或认同于某种更高的东西,在自我内部、自我与世界的秩序中寻找自己的位置,这种更高的、我们认同因此对自我具有某种权力的东西,他称之为道德的根源。

  在自我问题上,他反对原子的、实体的、不变的、恒定的自我。他认为“我们是自我,只在于某些问题对我们来说是紧要的。我作为我或自我认同,是以这样的方式规定的,即这些事情对我而言是意义重大的”(《自我的根源》,第48页)。自我具有时间的维度,所以我们要知道什么是我们的自我,就必须意识到我们是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自我也具有道德空间的维度:“我们只有在进入某种问题空间内,如我们寻找和发现向善的方向感的范围内,我们才是自我”(《自我的根源》,第49页)。自我是关系的自我:“一个人只有在其它自我中才是自我。在不参照他周围的那些人的情况下,自我是无法得到描述的”(《自我的根源》,第50页),因此他特别强调对话的重要性。这些思想对于理解现代的自我、跳出自我困境,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我个人认为,伦理的自我观有四个维度需要强调。

  第一是实践的维度,成长的自我是在道德实践中成就的。道德实践的范围很宽,层次也很多,受到社会的、文化的、生活方式的要素制约,由此而导致外在生成与内在生成两种途径,我们每天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们是要成为外在规定的自我还是自己要成为的自我?

  第二是他者的维度,在这个维度中,自我与他者无法分离,他者为自我的建构提出条件、要求、期望,成为对我的规定,我在规定里慢慢成长为符合他者规定的自我。但这带来一个问题是,我们内心对内在自我的认识,和他者对我们的要求很可能不一致,这会导致内心的挫败,现实生活中的“躺平”、“内卷”原因之一就在于此。

  第三个是关系的维度。在他者的维度中,内在自我和外在自我既一致又矛盾,只有通过关系中的活动才能消除矛盾,形成自我。道德是一种多样性的活动,自我既要坚持内在自我不丢失,也要抛弃自我为中心的观点。自我的生成既要有“内德”,又要与他人友善友爱,形成关系中的自我。

  第四个是精神的维度。道德是有限向往无限的活动,道德促使我们去向往无限,追求无限。这样的主动过程如何展开?自我的本源是有限的,因此必须着力培养;从另一个角度看,“性相近习相远”,完美的人格并非遥不可及、每个自我是能够与圣人为一的,这是儒家的坚定信念,是两千多年鼓励中国知识分子在艰难困苦中依然坚韧不拔的重要精神。我们谈论中国优秀传统思想的时候,一定要注重这种精神,把它树立起来、培养起来。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现代信息化社会中,强调多元,也强调人的个性和独立,人也有原子化倾向,而人是家庭的产物,家庭又是作为最基本的社会细胞,因此,如何解决“自我”的认知的健康和真实?健康真实的“自我”,对于我们建立起美好的生活和美好社会有何意义?

  姚新中:我想你的这个问题是我们建构起的自我应该是个什么过程,如何才能达到最终的“健康自我”这个目的。我提出四点,以供参考:第一,是自我觉悟。一个人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也就是有自觉性。自觉是自我的最根本属性,如果不能形成自觉,那么这个自我就是一个很可悲的存在,还不能够成为真正的伦理自我。第二,是自我认知。自我认知也是自我生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形式,光意识到自我,不行,还必须理解、深刻地认识自己。第三,是自我评价。中国古代对于如何评价自我有丰富的回答,如曾子说的“三省吾身”,还有些宋明理学家每天用红豆黑豆来分别善事恶事。第四,是自我改变。自我改变也可以叫自我培养,就是我们规范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自我,每天为自己的成长作出一点贡献,这方面儒释道思想传统中都有大量的资源可资借用。我们的自我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成长,最后达到以自律而他律,有他律而自律,两者能够互相的结合,那么这就是真正的道德自我。当然,道德自我需要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深厚的道德宽容,因此,自我的提高也必然要求关系的改善、社会的进步,从而达到自我与他者的良性互动。

  健康真实的“自我”,对于我们建立起美好的生活和美好社会,其意义和价值是不言而喻的。自我是构成社群和社会的最基本单元,只有所有或大部分自我是健康、真实的,其组成的家庭、组织、团体、社会才能是健康的、真实的。这里所说的健康不仅是指身体的健康,而且是心身合一的健康,因为在“自我生成观”中,自我的心与身、精神与肉体、意识与行动、理想与现实是不可分的。真实自我既是对自己的真实更是对人之为人本质的真实。对此中西方思想史上都有丰富的思想论述,例如,柏拉图《理想国》中真实自我(the true self)的观念,是指要做“自己的主人”,也就是说要在自我之中,实现“较坏的部分受天性较好的部分控制”,与“自我的奴隶”相对立。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从美德和美德形成的视角谈真实的自我,强调“自足”、“自制”的价值,批评“自我放纵”“不自制”“自夸”“自贬”等等。在中国,孔子的“克己、为己、修己”、孟子的“养心、养性、养气”,《中庸》把“成己”等同与“仁”,《大学》提出“修身为本”,这些都是从自我生成的立场谈论如何才能够达成真实的、健康的自我。这些传统观念对于今天建构健康、真实的自我观仍具有积极的意义,是我们建设美好生活、美好社会的宝贵思想资源,健康真实的“自我”,也是人建立起美好的生活和美好社会得以建构的根本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网:未来人类理想的社会结构应该是什么样的?从现实角度出发,个人德性、社会道德伦理建构等崇高理想如何实现?

  姚新中:这个问题很大,我想仅就自我观所涉及的谈一点自己的想法。对于具体的个人来说,建立起一种理想的能保证自我良性生成的社会结构、社会制度是很难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坐等其成,要不放弃努力。一方面,我们可以建构起一种指向超越性的自我伦理学。这种自我伦理学的“自我”应该有如下几个特点:

  1.自我伦理学中的自我是一个主体的自我。自我能够成为一个主体,能够修身养性、修己自治,不断使自我得到改善和提高。2.自我伦理学的自我应该是一个关系的自我。极端个人中心不是道德自我,离开社会关系不成其为自我,但极端集体中心也无法造就道德自我,因为否定自我价值的道德在根本上说是不道德的。我们讲智商、情商,还要再讲个道德商,如果道德有缺陷,智商情商再高,也不能形成健康的自我。3.自我伦理学中的自我是一个现代的自我。传统中守规矩的自我,是一种他律的自我。现代性要求对规则的内化要求、人为自己立法、强调自由意志,现代自我要把他律和自律融合起来。中庸里面有一句话说“性之德也,合外内之道也”,就是说只有把外与内结合起来,才是一种真正的德性自我。4.自我伦理学中的自我根本上应该是一个伦理的自我。自我是独立自明的,具有主体性、行为能动性、自我统一性、自我同一性,是选择、行动、判断、评价等活动主体,只有这样的主体才是一种真正的伦理自我。

  人类理想的社会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前提和条件”,“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全人类共同价值得到保障和完全实现的社会。但在现实中,每一个人的经历千差万别,所处的生活境遇也各不相同,因此,我们无法保证所有人的自我都会走向很好的生成。但是重要的是信心和期望。如果没有这样一种自信,没有对于人性向上的信心,那么道德是不可能的、道德自我也是不可能的。随着人类的不断进步,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可能来培养伦理自我、培养道德人性,但我们也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挫折和困境,没有人能够给出统一的结论,我们甚至无法保证在我们有生之年能够摆脱这些困境,但是,我们可以尽最大努力来使个人自我向善、社会群体向善的方向去发展,而不是向恶的方向去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采访/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