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张学智:牟宗三“良知坎陷说”新论
2022年01月06日 1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晓庄 字号
2022年01月06日 1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阮晓庄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2021年12月16日晚,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十二讲顺利举行。本场讲座由北京大学哲学系张学智教授主讲,主题是“牟宗三‘良知坎陷说’新论”。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刘增光副教授主持讲座。讲座开始,刘增光介绍了主讲人张学智教授的研究领域和主要成果。张学智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国学研究院教授,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副主编。张学智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哲学史、儒家哲学、宋明理学、中国现代哲学,代表著作有《明代哲学史》、《中国儒学史明代卷》、《心学论集》、《贺麟思想研究》、《儒学的精神与演进》、《缁门警训译注》等,译著有《莱布尼兹和儒学》。

  讲座中,张学智以牟宗三的“良知坎陷说”为核心话题,主要从两方面进行深入探讨,一方面是从王阳明“大良知”的启示谈牟宗三“良知坎陷说”的阳明学根源,另一方面是从纵横两个维度论牟宗三思想的历史理性与价值意识。

  首先,张学智提出了王阳明“大良知”的概念。依前人多见,王阳明“良知”的基本定义为天赋的道德意识,根据的是其基本内容“见父自然知孝,见兄自然知悌,见孺子入井自然知恻隐”。但是,张学智指出,王阳明之良知是“从百死千难中得来,不是容易到此”,王阳明屡屡说良知就是明德,其明德是只有遮隔与否,无量的增加。因此,王阳明的良知,是在天赋道德意识之上对精神各种含蕴的增加。因此王阳明的良知是“大良知”。它是在天赋道德意识基础上精神活动的种种构成因素的协调、整合,即所谓“大良知”。大良知是“精神”或“心体”的代名词,它由道德意识、理性、意志、情感、直觉等精神活动的因素构成。在此基础上,王阳明的致良知是双向的,即由内而外和由外而内。由内到外是将自已本有的良知付诸于具体行为,使良知具有的道德理性规正做事的动机,具体意念皆在良知的范导之下,就是王阳明说的“所谓致知格物者,致吾心良知于事事物物也。”由外到内是在实践行为中,精神活动诸因素被逼出来,互相激发、协调、辅助,这些精神活动的因素都收摄于良知之内,在实际行为中互相影响,共同实现一浑全的精神活动的目的。因此,王阳明的哲学就是以道德理性为统领,知识理性为辅翼,既有方向性的、指导的因素,又有实际认知层面的辅从的、被范导的因素的全副理论。

  其次,张学智指出王阳明哲学是牟宗三“良知坎陷说”的重要来源。牟宗三对良知的德与知的关系自觉甚早,他在《王阳明致良知教》中点出:“每一致良知行为自身有一双重性,一是天心天理所决定断制之行为系统,一是天心自己决定坎陷其自己所转化之了别心所成之知识系统。此二者在每一致良知之行为中是凝一的。”所谓“天心天理”就是良知本体,正如王阳明所说,“良知是天理之昭明灵觉处”,良知就是天理在心中活生生的展现,此展现既包括天理天心的道德系统,也包括道德系统转化之后所成的知识系统,这两者在每一个致良知行为中都是凝一的,也就是说一个行为可以收到双重的结果。此凝一性和双重性可用“不离日用常行内,直造先天未画前”来概括。“不离日用常行内”就是不离开日常所做的工作,“直造先天未画前”就是在日常工作中就可以得道,这同时也是对孔子“下学而上达”的遵从。从辨析德与知的关系出发,牟宗三在《政道与治道》中进一步论述道德理性与知识理性的关系。牟宗三认为中国的学问系统是即体即用、即道德即知识的,知识的东西在中国的学问系统里面是被德性的东西本身所要求的,既要求此行为,若落下来真的去做此行为,那么从‘主体活动之能’方面说,天心会自然的转化为观解理性(理论理性),即由动态的成德之道德理性转为静态的成知识之观解理性。这一步转,就是道德理性之自我坎陷(自我否定)。

  再次,张学智具体阐述了牟宗三的“良知坎陷说”。“坎陷”一词出自《易经》中的坎卦,意含“从高处跌落下来”,而所谓“良知坎陷”是指在王阳明的良知中,道德理性是根本的、基础的、占上位的精神要素;其余精神因素则是辅从的,是在道德理性统领下对它的填充、丰富,所以坎陷不是平列的两种要素的转换,而是良知从高位上落下来,退让一步,让本已包含的知识理性开显出来。从王阳明的经典论述可以看明白:第一,良知坎陷是决定方向的、浑全的、直贯的、动态的道德理性,转为具体创设的、分立的、横摄的、静态的知识理性。一方面如同《中庸》的“大德敦化”,它给人以创造力的启示和万物互相联系、互相作用的动的流行之感。一方面又有人天生具备的理性认知能力,而可以形成《中庸》之“小德川流”。 第二,所谓良知坎陷,是良知本身的要求,是同时具备的两种认知方式、两种心灵内涵的转换。此正如康德对纯粹理性、实践理性、审美判断力的批导,精神本体是同一、本原、自然的,但其表现是多样的,人们对其研究后起的、人为的。第三,以上两点逻辑地决定,精神在某一特定时刻的指向是单一的、不并行的。比如当理论理性正在施行时,不能同时实践理性也在施行。因此,坎陷是一定会发生的,而坎陷的动力就出自天心自身。第四,就王阳明来说,良知内蕴的各种精神要素不是同时呈现的,但是可以转换的。所谓转换,不是此一变为另一,而是此一让开一步,让不能同时而在的另一走向前台。张学智指出,牟宗三的“良知坎陷说”实际上来源于康德的实践理性优于理论理性的思想和王阳明的道德性高于知识性的思想。有高下才有所谓坎陷。坎陷是一种从高位向下位的有意识的跌落,由跌落而开显,没有跌落就不能开显,所以这个跌落是必然的。牟宗三的良知坎陷,即占优先、基础、本质地位的道德理性否定自己,从高处跌落下来,退让一步,让本已包含的知识理性开显出来。

  最后,张学智以对“良知坎陷说”的析释为基础,阐释了牟宗三的历史理性和价值意识。牟宗三有着纵横两方面的宽广眼界和深厚学养,横的方面,他用缜密的逻辑分析、架构能力提出了自己的理论系统;纵的方面,他以深切的历史文化意识把握中国哲学突出的主体精神(即中国哲学的特质)和由历史文化沉积而成的价值内容。牟宗三既看到了中国哲学中的内圣之学和“道德的形而上学”体系的发展,又承认西方文化中逻辑学和知识论的优长之处,因此,在牟宗三看来,良知坎陷说也可运用到中国文化自身的发展上。他认为中国历史文化所具有的积淀与厚重感正是坎陷的基础,而中国文化中缺乏理性的架构表现。“良知坎陷说”是基于纵的历史文化沉积而作的一个理论创设,它是立体的、纵贯的,不是分析哲学的纯逻辑推理,不是结构主义的外在结构分析,不是科学主义的非价值的一元判断与论证,因此它不合某些只知“现代性”的直线式思维的唯科学论的人的脾胃。张学智说到,牟宗三作为一位具有时代悲情和深切关怀的哲学家,始终以学术救国为己之担当与使命,主张道德理性贯通观解理性,试图做制度设计上的全面考量,去除泛道德主义和泛政治主义之误名,他的坎陷说是西方文化在各个方面全面占据优势地位的境况下,对传统与现实关系所做的有洞见的思想主张,对今天的文化建设仍有深刻的启发意义。

  在随后的提问答疑环节,现场同学和线上观众纷纷踊跃提问,如王阳明良知学与黑格尔绝对精神的对举、中国哲学与人工智能领域、现代新儒家的争议等等问题,张学智都一一做了深刻而具有启发性的回答。

  张学智的讲座主题鲜明、引人深思,现场同学和线上观众都积极互动、反响热烈,大家收获颇丰。此次讲座以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展开,线上通过腾讯会议、B站同步直播。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阮晓庄/供稿)

 

  

  

作者简介

姓名:阮晓庄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