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陈少明教授谈“庄子观梦:物我与生死”
2022年01月07日 11: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辜天平 字号
2022年01月07日 11: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辜天平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2021年12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十三讲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教学一楼1302教室顺利举行。本场讲座主题是“庄子观梦:物我与生死”,特邀中山大学哲学系陈少明教授主讲。

2021年12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十三讲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曹峰教授主持讲座。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曹峰教授主持讲座。曹峰教授对陈少明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与学术成就作了简要介绍。陈少明为教育部长江学者、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现在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做访问教授。长期从事中国哲学的教学与研究,出版有《〈齐物论〉及其影响》《经典世界中的人、事、物》《做中国哲学》《仁义之间》《梦觉之间——〈庄子〉思辨录》等著作。

  陈少明本次讲座围绕“物我”与“生死”两大主题,以“庄子观梦”为线索,缕析“庄周梦蝶”“梦会髑髅”及其背后的哲学。

特邀中山大学哲学系陈少明教授主讲“庄子观梦:物我与生死”。

  “庄周梦蝶”的寓言,借物化而质疑主体的意义。陈少明认为,严格来说,它不是梦蝶,而是梦为蝴蝶。但是,谁是梦者,谁又是被梦的对象,谁有办法区分呢?因此,神奇的不是梦境,而是问题。由此,陈少明将笛卡儿在《第一哲学沉思录》中所提到的梦境与蝴蝶梦作对比:笛卡儿与庄周之梦的差别不在结构上,而在叙述者所提的问题上。笛卡儿意在表明,我们不能确证我们在所谓觉醒状态中的知觉经验同睡梦中的经验有本质的不同。他所指的梦与觉的经验者,是同一个人。而蝴蝶梦的问题,虽然也区分梦与醒,但却怀疑梦与醒可以颠倒过来,把做梦者变成两个可能的主体,即庄周与蝴蝶互为梦的主客体。但是,“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困难不在知道周、蝶有分,而在确定谁是梦的主体。其实,无论庄子还是笛卡儿,都是怀疑主义者。但两者怀疑的程度与目标不一样:笛卡儿怀疑经验及其派生的知识的可靠性,目标是通向一种主体性的哲学;庄子则是怀疑人自我把握的可能,意图在于解构任何主体的观念,颇有“后现代”的味道。前者是认识论,后者是生存论。此外,陈少明指出,“庄周梦蝶”的寓言正是对齐物我(“此谓之物化”)的一种图解,即人与物本身没有或不应如世俗认为的那样存在严格的界限,本来就不知道“我是谁”。

  “梦会髑髅”的寓言,在于托鬼魅而开启对死亡的另一种想象。陈少明认为此则寓言非内篇作品,为后学附骥之作。此梦的精巧在于有人物(庄子与髑髅),有动作(“撽以马捶”,“援髑髅,枕而卧”),有对白(庄子白天自言自语,梦中与髑髅对话)。是一半清醒,一半做梦;清醒提问,梦中获得答案。在庄子揶揄髑髅而连发的五个问题中,除了寿命之限属于常情外,其它关于死亡的原因包括获刑、亡国、自尽及饿毙,几乎都是“死于非命”。文本中只见头颅,不及尸骨,留下身首分离的线索,隐喻着人生没有好下场。梦中让死者现身,是合乎经验的理解,死者不能出现在活人清醒的经验现场,但此梦境中髑髅的反讽“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精准反击了庄子的挑衅。髑髅那种洋洋得意的说词,却让庄子“无话可说”。这种结果,一方面是庄子没有可反驳的证据,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庄子默认死者的说法。这种破除对死亡恐惧的态度,同《至乐》篇“庄子妻死”寓言相连,是要让生存通过对生死关系的重新理解回到自己的自然状态,可以说构成了庄子人生批判的出发点,是对所有现世价值的颠覆。

  庄子说梦,既非迷信的占梦,也非自然的究梦,更非道德的思梦,也非假象的“喻梦”,而是哲学的观梦。陈少明认为,蝴蝶梦的寓言可以看作是对《齐物论》“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这一说法的情景化展示。而髑髅梦的主题,亦为下述说法作注脚:“予恶乎知说生之非惑邪!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予恶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蕲生乎!”怀疑自我与怀疑生死,几乎是同样重要且联系密切的问题。“梦蝶”是人生常态,“梦鬼”让死亡变成另一场梦,是非与物我、生死一样,是一种常态,不必过于牵挂,庄子意在颠覆日常价值,过“至乐”的生活。

“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十三讲讲座现场

  陈少明谈到,要理解庄子的梦,需要把它置于前诸子时代深厚的梦文化背景来考察,并对占梦、究梦、思梦、观梦等说梦现象进行区别:如果说,占梦说是通过占想沟通神人,究梦说循自然,思梦说讲道德,那庄子的说梦就是观人生。无论是蝴蝶梦还是髑髅梦,都没有道德含义,儒家人士心目中的正邪之分,根本就不是庄子关心的问题。此观为以道观物之观。以道观物,所观之结果依然是道。用今日的话来说,就是做哲学的思想实验。人生如梦,这是庄子在传统上留下的最具影响的思想意象之一。说梦其实是庄子运用这种特殊意识经验,论证其人生观点的独特方式。

  讲座后,曹峰对本次讲座作了总结。他指出“梦为胡蝶”关乎齐物我,“梦会髑髅”关乎一死生,体现出庄子“万物一体”的思想,庄子把梦做成了一种哲学,一种思想实验。他认为陈少明在学问方法上,是将传统与现代、古今与中西融会贯通。

讲座答疑环节,线上线下的听众踊跃提问。图为听众提问

讲座答疑环节,线上线下的听众踊跃提问。图为听众提问

  本次讲座进入答疑环节,线上线下的听众踊跃提问。陈少明分别对“何为‘必有分也’”“何为‘生命意识的根本是死亡意识’”“庄子为何梦为胡蝶,而不梦为马、鱼或鸟”“何为‘物化’”“如何建立起人生的意义”“真实与虚幻是否等同”“所观之主客体是否分离”“《庄子》一书的预设读者”“庄子生死观对当下的意义”“庄子与后现代”等问题,逐一作出富有启发性的解答。整场讲座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陈少明为大家深刻剖析了庄子梦的哲学,线上线下反响热烈。此次讲座采取线下线上结合的方式,线上通过腾讯会议、B站同步直播。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辜天平/供稿)

  

讲座答疑环节,线上线下的听众踊跃提问。图为听众提问

作者简介

姓名:辜天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