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遗忘存在,还是遗忘善? ——海德格尔与列维纳斯对西方哲学危机的不同诊断与应对
2022年06月28日 17: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2022年06月28日 17: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关键词:海德格尔;列维纳斯;西方哲学危机;生活与世界;哲学;存在

内容摘要:2022年6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欧洲文化高等研究院、边界哲学社主办的“生活与世界”系列讲座以线上方式举行。本次讲座特邀中山大学哲学系朱刚教授担任主讲,讲座主题为“遗忘存在,还是遗忘善?——海德格尔与列维纳斯对西方哲学危机的不同诊断与应对”。巴黎索邦大学哲学系尚静担任评议人,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蔡文菁主持讲座。

关键词:海德格尔;列维纳斯;西方哲学危机;生活与世界;哲学;存在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李秀伟) 2022年6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欧洲文化高等研究院、边界哲学社主办的“生活与世界”系列讲座以线上方式举行。本次讲座特邀中山大学哲学系朱刚教授担任主讲,讲座主题为“遗忘存在,还是遗忘善?——海德格尔与列维纳斯对西方哲学危机的不同诊断与应对”。巴黎索邦大学哲学系尚静担任评议人,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蔡文菁主持讲座。

 

中山大学哲学系朱刚教授担任主讲,讲座主题为“遗忘存在,还是遗忘善?——海德格尔与列维纳斯对西方哲学危机的不同诊断与应对”

 

  遗忘存在,还是遗忘善——何以会成为一个问题?进而会成为西方哲学的危机?在讲座伊始,朱刚首先介绍了这一问题提出的背景。他指出,这一问题提出的预设前提是要追问:对于哲学来说,究竟存在是首要的、根本的,还是善才是首要的、根本的?即构成哲学之基本问题的,是存在的问题,还是善的问题?而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取决于怎样理解我们自己——人,哲学的危机是表面的,问题的实质是如何理解人自身,这关涉的是人自身的危机,即我们是否已经遗忘了该如何理解我们人自身?对西方哲学危机的诊断,海德格尔认为是存在的遗忘,列维纳斯则认为是善的遗忘。

 

中山大学哲学系朱刚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蔡文菁主持讲座

 

  在第一部分,朱刚论述了存在与哲学的关系,以及存在的遗忘与西方哲学之危机问题。他指出,在海德格尔看来,“存在”与“哲学”本质相关。从希腊传统看,存在(存在者)成为哲学的首要问题,哲学所要探求的就是面向存在问题。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说,“存在是什么,换言之,实体是什么……都是一个不断追寻总得不到答案的问题。”由此,存在成为形而上学问题。

  而海德格尔认为:哲学是就存在者之存在去探索存在者是什么。在海德格尔那里,存在之所以重要,在于哲学或形而上学是着眼于它——从它出发、根据于它——来思考存在者整体(世界、人类和上帝)。因此,在海德格尔看来,决定着人之为人或人之本质的,是存在,是人与存在的本质关联。存在是作为人之根据:人何以成为此在,根据存在,人才成其为本质。他说“作为根据,存在把存在者带入其当下在场。”因此,存在的遗忘是西方哲学的危机。朱刚强调,严格地说,“遗忘”的不是“存在”,而是存在的“本原意义”,即所谓存在之遗忘是指人们不再从存在的本原意义理解存在。

  存在的遗忘何以成为哲学之危机,朱刚对此做了若干线索和原因的分析,他指出,不同时代对存在的理解造成对存在的遗忘状态,而海德格尔认为存在之遗忘是通过存在之理解而自行掩盖起来的。而存在之遗忘成为哲学之危机后又带来三重危机:世界之危机、人之危机和上帝之危机。世界的危机就是世界被对象化、图像化、被摆置等,人的危机就是人脱离存在、本有之源,脱离与存在的本质关联,不再作为此在,而成为“理性的动物”,成为无家可归的主体,科学主体、技术主体……那么,如何克服存在的遗忘及其所造成的哲学危机?海德格尔的答案是:保持住存在论差异,区分存在与存在者。存在不是存在者,要回到哲学的“初心”,从存在出发,着眼于存在,理解存在者之为存在者。

 

会议合影

 

  在第二部分内容中,朱刚对善的遗忘与西方哲学之危机进行了详细阐述。他指出,在列维纳斯那里第一哲学不再是存在论,而是伦理学。列维纳斯在《伦理学作为第一哲学》中针对海德格尔的答案提出了质疑,他说:“存在还是不存在——这就是那个问题吗?那个最初的和最后的问题吗?人的存在真的就在于去努力存在吗?” 在列维纳斯看来,人的本质在于善,善与哲学具有本质关联。列维纳斯认为,形而上学是对不可见者、绝对他者的欲望,而为不可见者承担责任,就是形而上学。因此,哲学的首要问题不再是存在问题,而是善的问题。哲学之根本危机,不在于遗忘存在,而在于遗忘善:遗忘了善,人将非人。同时,列维纳斯强调对他者的责任。人性就在于逆存在的法则,将自己奉献于他人。善失去了属人性,就丧失了与作为绝对他者的他人的关联。那么,善如何被遗忘?朱刚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分析,一是,在列维纳斯那里,从存在出发理解善,善被还原为存在(如人的德性的实现、存在的完善、最大化的功利、普遍的道德法则等);二是人成为普遍无人性的理性,就丧失了与他人的关联;三是“所说”对“说”的遮蔽,或者是让非人的东西统治人。那么如何克服对善的遗忘与及其危机?朱刚认为列维纳斯主要从两个维度给予回答。一是,从存在论差异返回到伦理学差异。海德格尔认为不能把存在者理解为存在,而列维纳斯认为只有记住双方的差异,我们才不会遗忘善。我们要知道自己多吃一口,多占一个地方就是对他人的伤害。与他人为善不是口号,而是你自己面对你面前的每一个人,以善对待这个人和每一个人。二是,从所说还原到说。作为对他人的示意和致意的说,要不断地打破所说对说的凝固。

  在讲座临近尾声处,朱刚回到了“存在与善,何者优先?”的问题。学者们一般认为,海德格尔以存在为根据、以存在论为第一哲学的思想可追溯至亚里士多德,而列维纳斯以善为首要、以伦理学为第一哲学的思想可追溯至柏拉图的观点,但在朱刚看来,列维纳斯对善之实质的理解别有来源,它并非来自希腊传统,而是来自希伯来传统。关于存在优先还是善优先,这似乎是一个在希腊和希伯来之间的选择问题。最后,朱刚提出问题与大家共勉,今天的我们,是遗忘了存在,还是遗忘了善?我们的危机究竟何在?

 

评议人 巴黎索邦大学哲学系尚静

 

  尚静对讲座内容给予了专业、深入的评议。同时,她提出了列维纳斯对自身和他者对待问题和东方哲学中的修身工夫对于人的重要性。

  在讲座互动问答环节,朱刚对与会者提出的问题给予了认真的回应。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