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逻辑学
曹剑波:金岳霖与罗素的归纳思想之比较
2018年01月23日 17:09 来源:《哈尔滨学院学报.社科版》 作者:曹剑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n Comparison Between the InductiveIdeaofJinYuelin'sand Russell's CAO Jian-bo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Xiamen University,Xiameng361005,China)

 

 

  内容提要:在归纳问题的解决方式上,金岳霖与罗素有师承关系。金岳霖对归纳问题的解决是对罗素归纳思想的深化。他们的共同之处主要表现在:都把对归纳问题的解决建立在归纳原则的合理性上。他们不同在于:前者对归纳原则的永真性进行了论证,而后者对归纳原则的合理性主要建立在信念上。

  Russell is Jin Yuelin's teacher in the method ofresolvingthe inductiveproblem andJinYuelindeepensRussell'sinductive idea.What they have incommon lies in;theresolution to the inductive problem is based on rationalityof inductive principle.The difference is that the former putsforward the proof of eternal validity of inductive principleand the later holds the rationality of inductive principlebeing set upon human belief.

  关键词:金岳霖/罗素/归纳问题/归纳原则/Jin Yuelin/Russell/inductive problem/inductive principle

 

  一、金岳霖与罗素在归纳问题的解决方式上的师承关系

  归纳问题又称休漠问题即归纳推理的有效性问题,是指如何证明由已经验到的事例推出其断定范围超过这些事例的结论为合理的问题。罗素关于归纳问题的最早系统论述的著作是1912年出版的《哲学问题》(The Problemes of Philosophy),在1914年出版的《哲学中之科学方法》(Scientific Method in Philosophy)和1940年出版的《意义与真理的探讨》(An lnquiry Into Meaning and Truth)等中对归纳问题有些探讨,在其最后的一本哲学著作即1948年出版的《人类的知识——其范围和限度》(Human Knowledge,Its Scope and Limits)中则对归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金岳霖关于归纳问题的最早论述是1940年用英文发表在The Journalof philosphy(《哲学杂志》)第37卷第7期上的The Principles ofInduction and Apriol(《归纳原则与先验性》)。在1940年出版的《论道》一书中对归纳问题也有较多的论述;在其完稿于1948年,出版于1983年的《知识论》中,对归纳问题进行了系统的、全面的研究。从金岳霖在其文章中多次提到过罗素的归纳思想这一事实,可以肯定地说,他的归纳思想,是受过罗素的《哲学问题》中归纳思想的影响的。由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金岳霖与罗素在归纳问题的解决方式上有师承关系。至于他在写作《知识论》时是否看过罗素的《人类的知识——其范围和限度》这本书,则无关紧要。因为罗素在《人类的知识——其范围和限度》一书中所阐述的归纳思想,只不过是对《哲学问题》中归纳思想的深化罢了。下面我们来谈谈二者在解决归纳问题上的相似之处。

  金岳霖和罗素在归纳问题的解决方式上的相似之处,主要表现在:

  1.都是用逻辑的方法,而不是从心理学、实用主义、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和实践论的角度去研究的。

  2.都偏离了归纳问题。归纳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如何担保将来会与过去类似?金岳霖则将这个问题做了变换,变成了“不管将来怎样,我们总可以运用归纳原则去接受它们”,从而去论证归纳原则的永真性。罗素则把这个问题变换为寻找归纳法原则。他说:“未来的未来是否和过去的未来相似呢?这个问题并非是单凭过去的未来可以解答的。因此,我们还得寻找某种原则(即归纳原则——引者注),使我们知道未来是和过去一样地在遵守同样的规律。”[1](P51-52)

  3.都对归纳法进行了弱化,都把归纳问题寻找过去如何保证未来的必然性弱化为寻找未来的或然性。金岳霖把归纳原则表述为“两(或多数)类不同的东西或事体,如果在多数例证中有某关联,或情形,则大概它们‘老有’‘那样’的关联或情形。”[2](P424)即把归纳原则变成了“如果——则(大概)”[2](P425)以及“部分真,则全体虽不必真,然而可以真。”[2](P445)

  罗素则把必然性变成了或然性,他在归纳法原则的第一种表述中,把归纳原则表述为“(甲)如果发现某一种事物甲和另一种事物乙是相联系在一起的,而且从未发现它们分离开过,那么甲和乙相联系的事例次数越多,则在新事例中(已知其中有一项存在时)它们相联系的或然性也便越大。(乙)在同样情况下,相联系的事例其数目如果足够多,便会使一项新联系的或然性几乎接近必然性,而且会使它无止境地接近于必然性。”[1](P53)

  4.都认为归纳原则是先验的。说归纳原则是先验的,就是说它既不能为经验所证明,又不能为逻辑证明。金岳霖认为“归纳原则为先验原则”[2](P451)。“先验的永真的原则,只要经验继续,归纳原则总是真的。”[2](P424)

  罗素认为归纳法原则的正当性既不能为经验所能证明,也不能为经验所能否证。他说:“它必是一个不基于经验的独立原理,或由这种独立原理推出来的原理……他(休谟——引者注)的议论所证明的是——我以为这证明无法辩驳——归纳是一个独立的逻辑原理,是从经验或其他逻辑原理都推论不出来的,没有这个原理,便不会有科学。”[3](P212)

  5.都对归纳原则的真理性抱有信心。金岳霖是通过论证归纳原则的永真性而对归纳原则充满信心的。罗素对归纳法的信心是建立在科学理论和日常生活需要上的。“归纳是一个独立的逻辑原理,……没有这个原理,便不会有科学。”[3](P212)“归纳法原则倘使真是不健全的,我们便没有理由可以预期太阳明天还会出来,或者预料面包比石头更有营养,或者可以预料我们从屋顶跳下来就会摔到地上。”[1](P55)而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不可能的,由此他得出归纳法则是我们一切行为的基础,他说:“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以过去确实有效的那些联想作基础的,因此我们才认为它们很可能在未来还有效;这种可能性就是靠了归纳法原则才有效的。”[1](P55)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