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逻辑学
刘靖贤:逻辑学的规范性
2018年08月31日 23:00 来源:《学术界》 作者:刘靖贤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Normativity of Logic

  作者简介:刘靖贤,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逻辑学与分析哲学研究,辽宁 沈阳 110136

  原发信息:《学术界》第20181期

  内容提要:逻辑学既被看作描述性学科也被看作规范性学科。但是,由于哈尔曼的挑战,逻辑规律根本不同于人们在实际思维活动中所遵守的规范。桥梁原则试图建立起逻辑学的规律性与规范性之间的联结。然而,受到逻辑学自身要求的限制,任何桥梁原则都不能完美地回避哈尔曼的反驳。这表明,逻辑学的规范性所容纳的适度灵活性与其规律性本身所具有的呆板性和僵滞性是对立冲突的。从认知角度出发,根据谦虚谨慎与温和怀疑的精神,有必要弱化逻辑学自身的要求,把经典的二值逻辑转变为非经典的多值逻辑或真值度逻辑,在认知的谦和性与宽容性的基础上建立逻辑学的规范性。

  关键词:逻辑学/规范性/桥梁原则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逻辑学重大前沿问题研究”(17ZDA024)的阶段性成果。

 

  一、弗雷格的两种逻辑观

  在现代逻辑学创始人弗雷格那里,逻辑学既被看作描述性和规律性的学科,又被看作规定性和规范性的学科。一方面,在“思想”一文中,他认为,“像‘真’这样的语词指引逻辑学的道路,正如‘美’指引美学的道路,‘善’指引伦理学的道路。所有科学都以真为其目标;但逻辑学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与真有关……发现真理是所有科学的任务;但逻辑学的任务是辨识真的规律”①,也就是说,逻辑学揭示真本身的规律。另一方面,在《算术基本规律》一书中,他认为,“逻辑规律应该是思想获得真理的指导原则……在一种意义上,规律断定是什么;在另一种意义上,规律规定应该是什么。只有在后一种意义上逻辑规律才被称为思想规律:就其规定人们应该如何思考的方式而言”②,也就是说,逻辑学是指导人们思维的规范。在弗雷格看来,上述两种逻辑观是相容的,逻辑学的描述性和规律性并不排斥其规定性和规范性。“从真的规律得出关于断定、思考、判断、推理的规定”③,也就是说,逻辑学的规定性建立在描述性的基础上,或者说,逻辑学的规范性派生于规律性。我们把上述观点称为派生性论题。

  事实不同于价值,“是什么”不同于“应该是什么”,这一区分阻断了规律性与规范性之间关联。逻辑规律涉及如何思考的事实问题,而逻辑规范涉及应该如何思考的价值问题。即使承认逻辑规律是保真的规律,这也并不意味着逻辑规律本身是思想的规范。相应地,规律与模态概念(必然和可能)有关,逻辑规律是一种必然规律,规范与道义概念(应该和允许)有关,逻辑规范是一种应该遵守的规范。但是,模态概念与道义概念是根本不同的,因为前者是客观的意向内容本身,后者是主观的赋予意向的行为。更为严重的是,在弗雷格那里,逻辑学的规范性是构成性的而非范导性的。范导性规范独立于人们的行为,例如,即使人们不遵守交通规则,他们的驾驶行为仍然是驾驶行为;而构成性规范定义了人们的行为,例如,如果人们不遵守下棋的规则,那么他们的行为不能被看作下棋的行为。把逻辑规范看作构成性规范,这意味着,逻辑规律定义了思想活动本身,不遵守逻辑规律就不构成思想活动。也就是说,思想活动不能还原为纯粹的心理学过程或神经学过程,必须把概念活动与其他类型的心灵活动严格区分开来。如果逻辑规范是构成性规范,那么如何为逻辑错误的产生保留足够大的解释空间?违反逻辑规律的思想活动就不再是思想活动了吗?陈波也提出类似问题:“关于‘人类应该如何思维’的规范是否需要从‘人类实际上如何思维’中去提取?逻辑学家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他们从哪里获得一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特殊的认识论地位?换句话说,逻辑学家是理性的立法者吗?如果是,他们从哪里获得这种立法权?他们能否随心所欲地为理性立法,然后像颁布律令一样颁布给大众,要求甚至强迫大众去遵守?在这样做的时候,逻辑学家有没有可能犯错?除了形式方面的限制条件之外,逻辑学家是否还必须遵循某些实质性的限制条件?”④

  二、哈尔曼的挑战

  在哈尔曼看来,逻辑学不是推想理论(theory of reasoning),推想理论也不是逻辑学。混淆二者的根源在于混淆了蕴涵(implication)与推理(inference)。实际上,逻辑学与蕴涵有关,研究命题之间的抽象关系;而推想理论与推理有关,研究信念变化的心理学过程。具体来说,推想理论是规范性的,它说明主体如何形成、修正以及保持信念,这种指引性原则规定了心灵在特定情况下如何进行判断和推理以及采取或放弃哪些信念,在这个意义上,推想理论是动态的心理学过程。然而,逻辑学所研究的蕴涵和论证是命题之间的静态关系,逻辑学的原则并不是信念修正的原则,并不与心灵的状态或活动有关,在这个意义上,逻辑学是非规范性的。在历史上,“逻辑学”这个术语是在蕴涵和推理两种意义上混淆使用的,因此,“逻辑学”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兼具描述性(规律性)和规定性(规范性)。但在哈尔曼看来,这是一种严重的错误,他建议把蕴涵意义上的“逻辑学”仍然称为逻辑学,但把推理意义上的“逻辑学”或推想理论称为方法论。⑤

  具体来说,针对逻辑蕴涵原则(logical implication principle),哈尔曼提出了四种反驳。⑥逻辑蕴涵原则是说,如果一个命题是主体信念的逻辑后承,那么主体应该相信这个命题。这个原则试图建立起逻辑学的规律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关联,也就是说,把必然的逻辑规律转变为应该遵守的逻辑规范。

  首先,哈尔曼提出信念修正反驳。假设主体相信p和q,r是p和q的逻辑后承。根据逻辑蕴涵原则,主体应该相信r。然而,事实上,主体并不一定相信r,因为他持有的证据或许与r冲突,也就是说,他相信r不成立。所以主体并不一定刻板盲目地甚或俯首帖耳地遵守逻辑蕴涵原则,他可以采取的策略是,或者放弃p的信念,或者放弃q的信念。因此,逻辑规律并不一定是人们在信念形成和保持的过程中所应该遵守的规范。

  其次,哈尔曼也提出避免杂乱反驳。逻辑蕴涵原则迫使人们形成许多毫无用处的信念。也就是说,从单个信念可以形成无穷多个信念,但是这些信念对于主体来说毫无意义。例如,根据逻辑蕴涵原则,如果主体相信“雪是白的”,那么他也应该相信如下一系列命题,“雪是白的或者草是黑的”“雪是白的或者天是绿的”“雪是白的或者海是紫的”等等。实际上,由于在认知资源、计算能力以及存储能力方面的限制,让主体持有这些信念是一件琐碎无聊的事情。

  再次,哈尔曼还提出过度要求反驳。主体的认知与行动能力是有限的,但是逻辑蕴涵原则对主体施加了过分的要求。例如,一方面,主体相信皮亚诺算术公理,另一方面,一个反直观的命题是皮亚诺算术公理的逻辑后承,并且这个命题对于主体来说是有意义的。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应该”蕴涵“能够”,逻辑蕴涵原则要求主体能够相信这个命题,但这个命题的证明过程非常复杂,他实际上不能完成这个证明,让他能够相信这个命题显然是过分要求。

  笼统地说,以上三个反驳都来源于逻辑全能问题。

  最后,序言悖论也对逻辑蕴涵原则造成挑战。序言悖论来自两个方面之间的矛盾:一方面,一位严肃认真的学者相信他在著作中所写的每个语句都是真的,因为如果它们不是真的,那么他不会把它们写进著作中;另一方面,他也会在著作的序言中写道“书中错误在所难免”,这意味着,他相信著作中至少有一个语句是假的。根据逻辑蕴涵原则,如果主体相信一系列命题,那么他应该相信这些命题的合取,但序言悖论揭示出,主体不应该相信这些命题的合取。

作者简介

姓名:刘靖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