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逻辑学
抽象论辩系统的动态性分析
2019年12月10日 18:14 来源:《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作者:徐康/廖备水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徐康(1985-),女,河北灵寿人,浙江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逻辑与论辩,杭州 310028;廖备水(1971-),福建古田人,浙江大学语言与认知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研究方向:逻辑与人工智能,杭州 310028

  原发信息:《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第20178期

  内容提要:抽象论辩系统是一种非单调推理系统,它随底层的知识或信息的变化而变化,这就是抽象论辩系统的动态性。如何刻画这种动态性是论辩理论研究领域的一个关键问题。抽象论辩系统的动态变化包括语法变化和语义变化,抽象论辩系统动态性研究着重研究这二者之间的影响关系。文章总结了目前抽象论辩系统动态性研究的方向,包括动态语义求解的方法以及抽象论辩系统的修正;分析了抽象理论动态性研究的价值和意义;探讨了抽象论辩系统动态性研究的基本原理和研究方法。

  Argumentation system is a non-monotonic system.It can change along with the change of the knowledge base,which is regarded as the dynamic nature of abstract argumentation system.One of the key problems of abstract argumentation system is characterizing the dynamic aspect of it.The dynamic nature of abstract argumentation system can be depicted from the change of the syntax and semantics.The main research on it is to figure out how the semantics changes with the change of the syntax,and vice versa.In this paper,we summarize the research directions of dynamics of abstract argumentation system,including the computation of semantics and the revision of argumentation system.We also analyze the value and the meaning of this research as well as the principles and research methods.

  关键词:抽象论辩系统动态性/动态论辩语义求解/抽象论辩系统修正  dynamic nature of abstract argumentation system/dynamiccomputation of semantics/revision of abstract argumentation system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应用逻辑与逻辑应用研究”(14ZDB014)

 

  论辩(argumentation)的概念最早起源于亚里士多德的《论题篇》和《辩谬篇》,意指实践的、应用的逻辑[1]。现在对于论辩的普遍理解是一种展开于主体之间,通过单个命题或命题组合来证明自身观点、反驳对方观点,以消除争议、谋求共识的理性行为[2]。论辩涉及哲学、语言学、计算机科学等多学科的交叉研究领域,20世纪90年代以前一直是非形式逻辑的主要研究内容。近20年来,形式化论辩得到了快速发展。形式化论辩是一种非单调推理形式体系,能够支持主体的推理决策和多主体间的有效交互。其基本思想是把推理进行分层,其底层处理知识的表示、论证的构造、论证之间攻击关系的识别等,这一部分归属于结构化论辩的研究内容[3];其上层负责论证之间冲突关系的处理,确定可接受的论证集合,这一部分的内容属于抽象论辩系统的研究范围,最终获得理性主体可接受的结论。

  依据不同的抽象级别,可以粗略地把论证分为3种:第一种具有详细的结构,包含由特定语言表示的知识和推导关系;第二种表示为一个“前提-结论”对,隐去了推导过程;第三种最为抽象,其内部结构完全未指定,将论证抽象为论辩框架中的点[1]。本文仅讨论以此种论证及其之间的攻击关系为结构的抽象论辩系统的动态性。

  例1 考虑《列子·汤问》中《两小儿辩日》的例子: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也。两小儿笑曰:“熟为汝多知乎?”

  根据特定的可废止理论,可以得到如下4个论证:

  a.太阳刚升起时离人近,因为它看上去大得像车盖。

  b.太阳到中午时离人远,因为它看上去小得像一个盘盂。

  c.太严刚升起时离人远,因为它让人感觉清凉。

  d.太阳到中午时离人近,因为它让人感觉像把手伸进热水一样。

  这4个论证中,a和c相互攻击,b和d相互攻击。

  抽象论辩系统[4]只考虑抽象为原子概念的论证(在例1中就是仅以a、b、c和d代表4个论证)及其攻击关系,用抽象论辩框架(abstracted argumentation framework)(由一组抽象论证和它们之间的攻击关系组成)来刻画论证以及论证之间的冲突关系。给定一个论辩框架,依据特定的评价标准,将得到n(n≥0)个集体可接受的论证集合,称为该论辩框架的论辩语义。

  由于主体的资源和环境等不断变化,主体的推理知识和观察信息也相应地不断变化,随之而来的是论证及其攻击关系的动态变化。现在再看例1,任何一个论证都是被否认的,因为现代天文学已经证实无论是中午还是清晨,太阳离地球的距离是一样的,这可以形成一个新的论证加入原有论辩框架中,论证之间关系和论证状态将重新判定。当实例化的论辩框架所依赖的观察信息发生变化时,论证集合及其攻击关系也会相应地发生变化;当主体的推理知识发生变化或者说论辩系统收到新的解释时(主要体现在推理规则方面),会引起论证集合及其攻击关系发生变化;如果基于论辩的协商主体以不完全、不确定和不一致的信息进行推理,那么每个主体的理论(作为一个论辩框架)可以在一个协商对话的过程中演化(一个主体收到来自另一个主体的论证,并将之加入自己的理论中,产生新的理论),从而造成论辩框架的变化;对于多主体交互,当来自不同主体的一组论辩框架合并时(在各论辩框架进行一系列扩张以后),最终的论证集合和攻击关系也将发生变化。论辩框架改变后,其语义也随之演化,最终得到新的结论,这就是抽象论辩系统的动态性。相对于动态性,论辩语义及其求解、计算复杂性等是静态抽象论辩系统研究的内容。图1是对抽象论辩系统的形成、推理过程以及动态性的刻画,虚线方框中的内容是抽象论辩系统处理的部分,其中沿箭头自下而上表示抽象论辩框架的构成和论辩推理过程,虚线箭头从左至右表示抽象论辩系统的动态变化。

  

  图1 论辩系统的推理过程和动态性

  本文的主要目的是整理目前有关抽象论辩系统动态性的研究内容,对抽象论辩框架的变化、抽象论辩语义的变化,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以下的讨论中,在不引起歧义的情况下,将省略“抽象”二字。

  二、抽象论辩系统概述

  抽象论辩系统包括语法和语义,语法即为抽象论辩框架:一个抽象论辩框架由一组抽象论证和它们之间的攻击关系组成[4],通常可以表示为二元组(A,R),其中A是论证集合,一般设定A是有限的;R是集合A上的二元关系,用来表示A中论证之间的攻击关系。如果a和b是A中两个论证,(a,b)∈R则表示a攻击b。

  抽象论辩系统的语义是依据一定的评价标准来确定各个论证的状态,选出集体可接受的论证子集。语义评价标准通常包括无冲突的、可防御的、怀疑的、轻信的等等[1]。例如在例1中,对于理性的主体来讲,a的结论(“太阳升起时离人近”)和c的结论(“太阳刚升起时离人远”)不能同时成立,b的结论(“太阳到中午时离人近”)和d的结论(“太阳到中午时离人远”)不能同时成立,因此它们不能都是可接受的。对于一个怀疑的主体来说,这两个论证都是不可接受的;而对于一个轻信的主体来说,他可能会从a或者c中选择一个。

  一组集体可接受的论证子集被称为该论辩框架的外延,在一定评价标准下得到的一组外延集合被称为该论辩框架的论辩语义。相应地,可以产生可相容外延(语义)、完全外延(语义)、优先外延(语义)(满足轻信的评价标准)、基外延(语义)(满足怀疑的评价标准),以及理想外延(语义)等。在有些语义下,一个论辩框架只有一个唯一的可接受论证集合,称此类语义为唯一状态指派语义,而那些确定多个可接受论证集合的语义被称为多状态指派语义。唯一状态指派语义对应一个确定的结论,多状态指派语义对应一组结论。

  各语义背后有其形成因素,可用论辩语义的性质来表达。首先,各论辩语义具有一项基本的性质——独立性(language independence property)[5],独立性指明了抽象论辩系统的语义与论证的内容无关,只与论辩框架的拓扑结构有关,因此在计算论辩语义时,仅需考虑各论证之间的攻击关系。根据论证之间的关系,目前已得到的语义性质有可相容性(admissibility property)、可恢复性(reinstatement property)和拒绝性(rejection property)等;根据论证子集之间的关系,已得到集合极大性(I-maximality)和允许弃权性(allowing abstention)等,这两类性质可以用来评估论辩语义的内容,亦可以用来对比各论辩语义。除此以外,还有与拓扑结构有关的性质,包括方向性(directionality)和强连通分量可归纳性(SCC-recursiveness),这些性质与语义高效求解关系密切。

作者简介

姓名:徐康/廖备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