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W.H.威尔克迈斯特:现代价值理论的开端
2017年10月19日 09:20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作者:W.H.威尔克迈斯特/文罗松涛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威尔克迈斯特(WHWerkmeister)教授所著的《价值理论的历史谱系》一书,系统地梳理了西方现代价值理论的发展进程,内容详实,新见迭出,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对深入理解西方价值理论有一定的参考作用。为此,本刊特组织翻译该书前两章,以飨读者。今后,将陆续刊发该书其他章节的译文,敬请关注。

  该文是W.H.威尔克迈斯特(WHWerkmeister)所著的《价值理论的历史谱系》(Historical Spectrum of Value Theories)一书的第1章(Nebraska: Johnsen Publishing Company,1970,pp126)。

 

|  【摘要】 对边沁、尼采和洛采在价值理论方面的成就进行讨论是对价值理论现代方法进行介绍前的必要工作,从这些观点里可以看到一些涉及价值理论的问题。边沁在寻找一个包含一切人类活动的价值理论,他利用“功利原则”和“快乐运算”将最大多数人的最大的幸福作为道德和法律的基础。面对传统价值和传统价值标准崩溃的尼采则努力提供一个评价的新基础,要求“新的哲学家们”发起对价值的重新评估。尼采的“超人”设想和关于价值的评估引起了同时代人的注意,并为此后的哲学家提出了新任务。洛采在承认某些价值主要属于经验主体的需要和特性的同时又尝试去寻找一个能要求客观的、普遍有效性的价值标准,从而开启了后来的哲学家们在这一问题上的讨论。

  【关键词】 价值理论;功利原则;价值重估;价值标准

  【作者/译者简介】W.H.威尔克迈斯特,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哲学系教授;罗松涛,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杨迪之,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研究生

  【来源】《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

 

  价值问题有许多方面,它们是形而上学的、道德的、经济的、美学的及其他,同时,所有这一切应该用一个无所不包的价值理论来考虑。“价值”这一术语是否能被定义为人们在做计划和决定时各个方面的基础呢?同时,是否能找到一个整合多种多样的领域和思想,从而给我们一个统一的解释原则?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认为这一点可以通过完成并发展他的功利主义来证明。然而,最终他失败了。尼采(Nietzsche)研究了他那个年代的虚无主义,确信不存在基于传统根据的切实可行的价值理论。因此,他要求对所有价值进行一种“重新评估”。最终,赫尔曼·洛采(Hermann Lotze)认为有一个解决整个问题的新方法,在这种情况下,他在现代价值理论的发展中迈出了第一步。考虑到上述实际情况,我认为一个关于边沁、尼采和赫尔曼·洛采工作的简短讨论会更好地服务于对价值理论现代方法的介绍,因为这样的讨论将会体现部分补充观点。

  接下来,首先让我们来考虑边沁的成就。

  一

  杰里米·边沁(1748—1832)将他主要的著作命名为《道德和立法原则》(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Works,I)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从而也同时表明,他并非仅仅处理道德问题,而是至少处理两个相关领域的问题。边沁的主题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的幸福是道德和法律的基础”(Works,X,p561)。显而易见的是,这样的主题很容易被扩展到艺术领域。这一主题也是经济学的基础,即使边沁自己证实他还没有彻底地发展自己的想法。因此,边沁的理论实际上大致是一个包含一切人类活动的价值理论。

  WH威尔克迈斯特现代价值理论的开端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2017年第1期(总第7期)基于这个理论支撑的预设假定在那个常被引用的段落中得到了很好的表述:“大自然将人类放在了两个君主的统治之下:痛苦和快乐。它仅为它们指出了我们应该做什么以及我们应该决定我们必须做什么”。以免出现任何误解,边沁补充道:“一方面是正确和错误的标准,另一方面是因果链条,这两方面紧紧地与他们的王座联系起来。”(Works,I,p1)

  边沁补充了最初的观点,然后断言“快乐本身就是一件好事,不但如此,甚至是唯一的好事;痛苦本身就是罪恶,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异议的唯一的罪恶;否则的话,善和恶这两个词就没有意义了。”(同上,p48)在坚持快乐是唯一的好事,因此也是唯一的行动积极动机的情况下,边沁很乐意走向一种极端:“(我们)让一个人的动机是恶意的,甚至可以称为怨恨、嫉妒、残酷,但它仍然是一种快乐,这是他的动机:想到他看到或希望看到他的对手经历的痛苦带给他的快乐。现在,甚至这种源自本身的卑鄙的快乐也是好的:它可能是微弱的、短暂的;无论如何它一定是不纯洁的:然而在它持续的时候,和任何坏结果到来之前,它和其他并不激烈的情况一样都是好的。”(同上)在这一段中显而易见的是,对于边沁来说,快乐就是快乐,无论其来源是什么;每个人自己的快乐对他而言是唯一的积极价值,同时他自己的痛苦则是他唯一的负面价值。除了他自己的快乐,没有什么会因为它本身的缘故而被渴望和喜欢,除了自己的痛苦,也没有什么会因为它本身的缘故而被厌恶。因此,边沁的基本立场相当直率并且是以自我为核心的自私。边沁也坚持认为“个体的快乐和排除个体的痛苦”都是“幸福的因素”(Works,IV,p540),但这一事实并不能改变上述情况。

  然而,边沁确实赞同一些快乐比其他快乐更好。但它们的差别并不是因为某一品质。我们了解到,快乐就是快乐,痛苦就是痛苦;同时,对其而言有一个目的。更确切地说,快乐和痛苦本身是既不能被估量,也不能被测算的。“我们对它们没有任何标准”(同上),但是,“对快乐的计算”对于指导我们的行动很必要。边沁认为,标准必须有根据,它不是基于快乐和痛苦的质性特征(qualitative characteristics),而是建立在它们的定量维度(quantitative dimensions)上。(Works,I,p3)换言之,是依据强烈程度、持续时间、类似性以及快乐和痛苦的确定性。(Works,IV,p542)在这些里面,强烈程度和持续时间是属于快乐和痛苦本身的,而且,无论快乐和痛苦“作为过去还是将来而被考虑”。一并考虑后,强烈程度和持续性构成了快乐和痛苦的“量级”(magnitude)。对它们来说,一定要加入对于接近或远离快乐或痛苦体验的考虑,以及对于它的确定性和可能性的考虑。这就是说,一个强烈的、长时间持续的,并且被立即意识到的确定的快乐会优于一个不那么强烈的、短时间的并且在未来根本不确定会被意识到的快乐。同样,一个强烈的、长时间持续的、确定的、当下的痛苦比一个不那么强烈的、短时间的、还处于未来并且其出现还只是可能而不是确定的痛苦要更糟糕。这四种维度之一或在其任意结合中的变化会相对地影响所涉及的快乐或痛苦的量级——视情况使其增加或是减少,由此也为我们提供一个无限变化的价值尺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