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慈善:功利性与非功利性的追问
2018年02月01日 11:07 来源:《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周中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Be Utilitarian or Non-utilitarian:On the Essence of Philanthropy

 

  作者简介:周中之(1952- ),男,上海人,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经济伦理,慈善伦理研究。上海 200234

  原发信息:《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73期

  内容提要:在大慈善的概念下,公益从属于慈善。企业慈善公益的发展,产生了“影响力投资”,实质是通过有经济效益的投资来做慈善公益。商业与慈善的界限日益模糊,传统的慈善伦理面临着新的挑战,必须更深入地反思慈善与功利的关系。慈善是“做好事”和“做得好”的统一,在慈善动机评价上要分类和分层次,在行善中要注重功效。而对功利的过度追求,必然导致慈善的异化,引领和规范慈善必须德法并举。

  关键词:慈善/功利性/非功利性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14BZX101。

 

  慈善是人类良知的表达,体现了社会的文明程度。传统的慈善伦理观念认为,慈善应该与无私奉献联系在一起。但“是”与“应该是”两者是不能画等号的。在现实生活中,慈善的伦理评价呈现出复杂的情况。在社会热议的慈善事件中,人们面临着不少伦理的困惑。要对这些社会事件中的伦理困惑给予有说服力的回答,必须从伦理学的理论层面加以深刻的反思。其中的关键之点是在21世纪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正确认识和处理慈善与功利的关系。

  一、小慈善、大慈善与功利

  慈善事业是一项伟大而崇高的事业,千百年来绵延不绝,形成了悠久的历史传统。在中国古代慈善救助中,政府承担着主要的角色,而民间慈善组织则是辅助和补充的角色。到了近代,中国的慈善事业发生了重要变革。随着西方慈善伦理思想从各种渠道传入中国,中国的近代慈善事业注入了新的内容。慈善不仅要救助贫困和弱势群体,而且要大力发展社会公益事业。进入到21世纪之后,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进入了一个大发展的时期,对慈善伦理的研究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慈善的本质是伦理的,那么“慈善伦理”是否是同义反复?有的学者曾经有这样的疑问。但慈善不仅要从概念上认识,而且要将慈善理解为活动。在慈善活动中,必然涉及人的伦理观念和伦理关系,涉及人的慈善动机和行为的伦理评价。这样“慈善伦理”命题的成立就可能无异议了。慈善伦理的研究可以分为人们“为什么做慈善”和“怎样做慈善”两大内容,本文抓住慈善与功利的关系,着重研究这两大内容中的伦理评价问题。从逻辑上看,必然首先要界定什么是慈善。

  人们总是把慈善与公益联系起来,那么慈善与公益究竟是什么关系?据国外学者研究,慈善与公益的纠缠不清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应该承认,这两者有着利他主义的共同特点,在一定条件下,可能难以完全区分开来。但两者的不同点,突出地表现在慈善以弱势群体为对象,而公益顾名思义是社会公众,既包括弱势群体,也包括非弱势群体。这样,从对象上说,公益中包含了慈善。1999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该法第三条规定了“公益事业是指非营利的下列事项:(一)救助灾害、救济贫困、扶助残疾人等困难的社会群体和个人的活动;(二)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事业;(三)环境保护、社会公共设施建设;(四)促进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其他社会公共和福利事业”。在该法中,“救助灾害、救济贫困、扶助残疾人等困难的社会群体和个人的活动”这些慈善活动被归入到公益事业中,它表明慈善是公益的一部分。这里的慈善是狭义的慈善,是小慈善。

  然而,2016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该法对慈善的内容作了概括,一共6条。前3条是“扶贫、济困;扶老、救孤、恤病、助残、优抚;救助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和公共卫生事件等突发事件造成的损害”,而后3条是“促进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等事业的发展;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符合本法规定的其他公益活动”。后3条中列举的公益活动被明确地放入了慈善的内容中。可见,这里的慈善是包含公益内容的,是广义的慈善,是大慈善。

  考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以下简称《慈善法》)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法律,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的法律效力更高,是最新颁布的法律,而且内容更丰富。因此,本文所采用的是广义的慈善概念,以大慈善概念立论,将公益置于从属于慈善的地位。大慈善的概念能够更好地适应当代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要求,更好地阐述慈善与功利的关系。

  2013年,国家有关方面推出了慈善公益组织直接登记注册的改革政策,释放出体制对慈善公益组织全面接纳的信号。一大批企业和企业家通过慈善公益组织纷纷进入了慈善公益领域,他们的慈善公益行为在社会上产生了越来越广泛的影响。据中国慈善联合会《2015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统计,2015年企业捐赠额达到783.85亿元,约占捐赠总额的7成,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是捐赠的主力军。报告的分析样本中,民企和国企的捐赠均有较大涨幅,分别占企业年度捐赠总额的52.24%和32.77%。这些都说明,企业在中国慈善公益事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在“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方面”,企业捐赠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有些人认为,企业是经济实体,是追求营利的,其社会责任不包括慈善公益,慈善公益是政府部门的责任。但当代中国的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一些走在时代潮流前沿的企业家,他们是企业的掌舵者,面对生态环境与人类的紧张关系,他们感到“睡不着觉了”。例如,马云在2013年亚布力论坛上说,“让我睡不着觉的是我们的水不能喝了,我们的食品不能吃了,我们的孩子不能喝牛奶了,这时候我真睡不着觉了”,“这个世界其实不缺投诉者,不缺抱怨者,不缺批判者”,“需要一种行动”[1]。马云在这一论坛上的讲话,被誉为企业家参与慈善公益的宣言书。马云身体力行,次年他个人出资在国内设立非公募基金会,以“促进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为宗旨,“让天更蓝,水更清,身体更健康,思想更阳光为使命”。2015年,马云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他指出,生态环境问题“不是我的责任还是你的责任,而是共同的责任。政府,企业家,科学家,都要学会合作”[2]。对生态环境的高度责任感,打开了企业慈善公益发展的新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企业慈善公益发展中,产生了“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影响力投资”实质是通过有经济效益的投资来做慈善公益,力图把资本的利润诉求和慈善公益的价值诉求熔于一炉,这被国外权威人士誉为“自税收优惠政策被引入慈善公益事业以来该领域出现的最有力量的创新之一”[3]。这一概念已经进入了实践层面,国内第一支以社会价值为导向的股权投资基金——“社会价值投资基金”已经诞生。

  一方面,将“影响力投资”作为企业慈善的新概念表明了,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有社会责任感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不断增多。许多社会问题的解决面临资金不足的困难,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也是解决困难的一种思路。另一方面,也引起了不少有识之士深深的忧虑。企业在功利的驱动下做慈善,是否会阉割了慈善的灵魂?在功利原则“野蛮生长”的情况下,慈善是否会堕落为“高级广告”?企业慈善公益出现的新情况表明商业与慈善的界限日益模糊,传统的慈善伦理面临着新的挑战,促使理论工作者更深入地反思慈善与功利的关系。

作者简介

姓名:周中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