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为学:先秦儒家的德性圆满之道
2019年07月22日 11:06 来源:《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祖国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Learning:The Moral Integrity of the Pre-Qin Confucianism

  作者简介:祖国华(1962- ),男,吉林人,吉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心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社会伦理学。四平 136000

  原发信息:《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四平)2018年第20186期 第1-5页

  内容提要:孔子为学主张“博学”,重视知识积累;孟子为学强调“约学”,重视简约之法;荀子为学坚持“强学”,重视意志努力,观点各异,有所侧重。但都主张“学”是增强道德修养,通达圣人之境的重要方法。先秦儒家的为学之道既是“为己之学”“内圣之学”,也是“成人之学”“外王之学”,是以人性不足为基点,以道德修养为内容的德性圆满之道。

  Confucius advocated "erudition" which means knowledge accumulation; Mencius emphasized "learning in a simply way" and attached importance to the method of simplicity; Tsunzi insists on "learning with strong will" which attaches importance to will effort.Although they have different views,they all advocate that "learning" is an important method to enhance moral cultivation and access to the saints.The way in which Confucianism learned in the pre-Qin period was not only "learning for oneself","learning for inner cultivation",but also "learning for growth" and "learning for ruling".It was a moral integrity based on the insufficiency of human nature and the content of moral cultivation.

  关键词:博学/约学/强学/erudition/learning in a simply way/learing with a strong will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中国‘伦理生态’建设及协同治理研究”(编号:14BZX086)。

 

  儒家认为道德的实现有其必然性,但并不认为人就能自然而然地达致美德,相反,要提升道德素养是需要做出一番修养功夫和实践努力的。为此,儒家提出一系列的道德修养方法。“尊德性而道问学”(《礼记·中庸》)表达了培养一种道德习性,“学”是主要的方法和途径。儒家虽然主张人可以“生而知之”(《论语·季氏》),但这种“生而知之”是极难求得的,只有通过“学而知之”(《礼记·中庸》),“下学而上达”(《论语·宪问》),才能培养德性品质。

  孔子治学主张“博学”,即“多闻”“多见”,掌握广博的知识,成为多才多艺的人。孔子的“博学”思想源自其人性论观点,“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论语·阳货》),人性本来都是相似的,只是因为后天习染而有所不同,人与人之间便有了差别。所以,在孔子看来,通过“学”,广泛地学习知识可以改变人、塑造人,使其成为“不器”,德、才兼备之人。孔子之所以重“学”,是因为学可以去弊。《论语·阳货》中记载了孔子与仲由的一段对话:“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弊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弊也愚;好知不好学,其弊也荡;好信不好学,其弊也贼;好直不好学,其弊也绞;好勇不好学,其弊也乱;好刚不好学,其弊也狂。’”六种品德之所以产生了六种弊端,原因在于人没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不能去除各种鄙陋无知,因受蒙蔽而做事盲目,学则可以增加人的见识,提高人的辨别、分析、自我控制能力,从而葆有自身的德性。由此,“去弊成德”是孔子倡“博学”的目的所在。认识到“学”的重要性,孔子更加强调“好学”“乐学”。“好学”“乐学”是“博学”的前提。“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论语·学而》)学习对于一个人来说实际上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能够使他们获得极大的满足感与获得感,求学的人只有具有主观能动性,培养浓厚的学习兴趣,才能不断地勤奋努力。所以孔子不仅以身作则,“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论语·公冶长》),“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论语·述而》),“五十以学《易》”(《论语·述而》),求学不辍、“乐以忘忧”(《论语·述而》),也要求其弟子具备勤学、苦学之志,以学习为乐。孔子的“博学”思想主要体现在其所学内容上,主张知识的积累和拓展。“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论语·述而》),其学习内容多是继承、积累夏商周三代的文化、文明而有所得。在“诗”“礼”“乐”以及“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的基础上,主张“博学于文”(《论语·雍也》),并将其拓展为“文、行、忠、信”(《论语·述而》)四个方面。不仅应该学习《诗》《书》《礼》《乐》《易》《春秋》等历史经典,也应该学习符合道德的行为规范,更应该学习“孝”“悌”“仁”“义”“忠”“信”等美德品质。“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论语·学而》),在孔子的学习内容中,道德知识是第一位的,文化知识是第二位的,“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不学《诗》,无以言”(《论语·季氏》);“不学《礼》,无以立”(《论语·季氏》),文化知识的学习也是为了成德、成人,更好地学习道德知识。

  孟子则不同,主张“约学”,认为学习只要提纲挈领,掌握要旨即可。孟子的“约学”思想源自其人性本善的性善论观点,认为学习就是对人之善端的存养,应该向内求,而不必向外学更多的知识。所以孟子“约学”的过程就是保养人之善端并扩而充之的过程,从逻辑上包含“求放心”“由博返约”“深适自得”三个过程。孟子有言:“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孟子·告子上》)治学、求学就是求得失去的良善之心。“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是人心本有的,但这四心也只是端倪而已,“求则得之,舍则失之”(《孟子·告子上》),人应该将治学功夫用于求放心之上。然而“耳目之官不思,而弊于物”(《孟子·告子上》),“养心莫善于寡欲”(《孟子·尽心下》),人的本心是善的,由于人追求耳目之欲,压抑了本心,丧失了良心。求得丧失的良心更要养心,克制、减少欲望。“求放心”的过程就是“除恶养善”的过程,需要人内心中有足够的理性审视和判断能力,不因外物的迷惑而盲目纵欲,时刻进行自我反省、自我约束。求放心的过程就是“为学”的过程,学会善恶判断的理性智慧,形成去恶向善的道德能力。求得放心的具体方法就是“由博返约”,“博学而详说之,将以反说约也”(《孟子·离娄下》)。孟子一改孔子的“博学”思想,而主张“简约之学”,“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孟子·离娄上》),求得学问之道,不用太过复杂,博学的最终要旨还是要掌握大义、要义,求得道德本心即可。即孟子所谓:“从其大体为大人,从其小体为小人……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此为大人而已矣”(《孟子·告子上》)。孟子所谓“大”就是人本然的善心,所谓“小”则是耳目之欲。所以孟子主张学习只要能掌握自己的道德本心,就可以抑制欲望,就是治学的佳境。孟子主张“立乎大者”,治学要掌握学问的要旨,并不是流于表面、浅尝辄止,而是要“深适自得”。“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也。自得之,则居之安;居之安,则资之深,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孟子·离娄下》)。精深的挖掘道德本心,并实实在在、牢固地掌握,将其化为己之内在所有,就可以安乐自得。只有采用“精”而“专”的治学方法,掌握知识的精要,才能深刻领悟、运用自如,进而使所学知识转化为思想、意识、能力,成为道德人生的快乐所在。孟子所言由“博”至“约”、再到“深”的学习方法,相对于孔子的“博学”而言,应该是一种进步,是广博知识和有效学习方法的有效结合,不仅提高学习效率,也避免了肤浅的求学态度,更能培养排除耳目之欲干扰,专心一致、精神专注的思维能力和自我约束力,为后世学者在治学方面提供了更为有效的学习方法。

  孔子创立了儒家德性修养的两条途径,即“反省内求”和“格物外求”。[1]168孟子继承了前者,认为德性修养需要通过“求放心”等自我反省的方式得以养成。荀子则继承了后者,认为人要不断地通过“认知心”[2]60学习外在礼乐知识,再使知识转化为德性,才能成人。荀子的治学之方也源于他的性恶论观点,“今人之性,生而好利焉,顺是,故争夺生而辞让亡焉。生而有疾恶焉,顺是,故残贼生而忠信亡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焉,顺是,故淫乱生而礼义文理亡焉。然则从人之性,顺人之情,必出于争夺,合于犯分乱理,而归于暴,故必将有师法之化,礼义之道,然后处于辞让,合于文理,而归于治。”(《荀子·性恶》)人的本有之性是恶的,要培养人的道德品性,就必须用外在的礼义之道来规制人性。所以荀子主张学习应该外求,运用“强学”之法,培养人的专注、执着、努力的意志力进而改变人的不善之性。具体体现在“虚静之学”“专心之学”“积善之学”三个方面。

  荀子不仅主张学习要专心致志,而且要心无杂念、清醒、冷静,保持良好的状态即荀子所谓“虚壹而静”,“心未尝不臧也,然而有所谓虚;心未尝不满也,然而有所谓一;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心,卧则梦,偷则自行,使之则谋。故心未尝不动也,然而有所谓静,不以梦剧乱知谓之静。未得道而求道者,谓之虚壹而静。”(《荀子·解蔽》)心很容易躁动,只有用理性意志战胜人心躁动,人才能沉静下来,不受外在博杂事物的干扰,遇事时才能够沉着、冷静。“虚静之学”,是内心平静之下所做的理智思考,是以强大的意志力进行的自我控制,为学习准备了平和、安宁的心境,可以为荀子“强学”之法的心理准备。“虚静之学”的下一阶段便是“专心之学”。荀子有言:“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是故无冥冥之志者无昭昭之明;无惛惛之事者无赫赫之功。行衢道者不至,事两君者不容。目不能两视而明,耳不能两听而聪……故君子结於一也。”(《荀子·劝学》)学习要注意力高度集中,专心致志,不可一心二用。这样才能集中精力,认真、细致、周密地思考问题,才能恰当地做好当为之事。荀子所谓“专心之学”,就是凝练心智、全力以赴、专注学习;是去除人心涣散、浮躁不安、三心二意的意志努力,更能体现出荀子在为学过程中的意志要求。学习应该成为一种习惯,矢志不渝,不断积累。“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荀子·劝学》)荀子所主张的坚持不懈、不断积累的学习方法可以培养人极强的意志力,不断地控制自我、战胜惰性、超越自我。一时的内心平静、专心致志的意志努力并不难,难的是始终如一地保持这种状态,不断地克服困难,不懈地攀登知识高峰。“积善之学”是更强的意志要求,能够克服自身缺点和不足,控制自身的欲望和情绪,形成良好的人格品质和行为习惯。所以荀子主张的“锲而不舍”“积善成德”的过程,也是通过意志努力不断“强学”的过程。

作者简介

姓名:祖国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