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人类自由作为自我建构、自我实现的存在论结构 ——对康德自由概念的存在论解读
2019年12月03日 20:06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吕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Human Freedom as an Ontological Structure for Self-constructing and Self-realizing: Reinterpretation of Kant's Notion of Freedom

 

  作者简介:吕超,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京)2019年第20194期 第89-100页

  内容提要:黄裕生教授一方面采纳了海德格尔的存在论视角,另一方面接受了康德道德哲学的基本观点,他以自由意志概念为核心,展开了对西方哲学史具有高度原创性的诠释和批判。本文试图进一步发展黄裕生教授的思想,以由他启发的新方法,深入分析康德自由概念的诸层次,从整体上把人类自由理解为一个自我建构、自我实现的存在论结构,把绝对自发性、自由决断和自律——与康德道德哲学相关的三个最重要的自由概念——解释为这一结构的三个本质构成环节,从而建立起一种对康德自由理论的存在论解读。

  关 键 词:康德/自由意志/存在论解读

 

  近年来黄裕生教授以自由意志概念为线索,对西方哲学史作出了具有原创性的解释工作。①由于他在方法上受海德格尔的影响,内容上又接受了康德的观点,因此他的工作一方面为海德格尔存在论补充了伦理学的内容,另一方面又为康德自由观开辟了存在论的维度。然而在黄裕生教授对康德自由意志概念的分析——即在他所有解释工作的共同视域中,出现了在不同自由概念层次间的滑动。但笔者也确信,黄裕生教授的存在论诠释,也为更清晰、深入地分析康德的自由意志概念奠定了方法论基础。本文的目的正是通过进一步发展他的思想,解决他留下的问题。与他类似,本文也并非对康德文本进行技术性研究,而是尝试从整体上建立一种对康德道德哲学中人类自由理论的存在论解读。

  据笔者理解,在黄裕生教授对康德自由意志理论的讨论中交缠着三个重要的自由概念,(参见黄裕生,2016年a,第87-94页;2016年b,第42-44页;2017年d,第97-99页)一是《纯粹理性批判》中的绝对自发性(absolute Spontaneit t):它被称为先验自由(transzendentale Freiheit),是不同于自然因果性的特殊因果性,作为绝对第一因引发现象序列,自身却不在现象序列中、根据自然法则被先前的原因规定;二是符合日常理解的自由决断(die freie Willkür)②:自由就是不被感性冲动强制、能在不同可能性间作出选择的能力;三是《道德形而上学的奠基》(以下简称《奠基》)和《实践理性批判》中的自律(Autonomie):自由就是服从纯粹意志(der reine Wille)给自己订立的法则。③

  这三个概念中的哪一个最能代表人类自由的本质呢?由于康德文本和逻辑的双重复杂性,对此可能存在不同回答。首先,绝对自发性是自由以和自然对立的方式,第一次宣告自身的形态,而且若没有理论哲学中提出的绝对自发性,实践哲学中的自由决断和自律将无从谈起。因此从康德哲学整体看,绝对自发性作为给其他形态的自由奠基的、最为基础形态的自由,它似乎最能代表自由的本质。然而,在先验宇宙论背景下提出的绝对自发性并不专属人类,因为全善的上帝和全恶的魔鬼也可被设想为拥有绝对自发性。但无论是上帝还是魔鬼都不用在善恶间作出决断,也不存在按法则进行自律的问题,因为他们都缺乏感性欲望,能规定其行为的只有纯粹意志。总之,相较于也可被归于上帝或魔鬼的绝对自发性,似乎自由决断和自律更能体现人类这种有限理性存在者的自由本质。

  以自由决断代表人类自由的本质,不仅符合日常直觉,也和《道德形而上学》中“仅仅与法则相关的意志,既不能被称为自由的也不能被称为不自由的……只有决断才能被称作自由的”(cf.MS 6:226;康德,2007年b,第233页)这种说法相一致。就如黄裕生教授所言,人类自由总是在具有多种可能性的行动空间中运行,其中任何一种可能性——即使它以最强烈的诱惑、最深刻的恐惧的面貌向我们袭来——都依然处于我们决断的权能下,可以被我们自由地接受或拒绝。但仅仅把自由决断视为人类自由的本质,蕴含着将自由理解为非-道德(a-moral)甚至反-道德(anti-moral)的倾向,即自由可能被视为摆脱一切约束的肆意妄为,而道德可能被视为自由最大的敌人。可如果承认自由和道德的深层联系,正如“自由诚然是道德法则的存在理由(ratio essendi),道德法则却是自由的认识理由(ratio cognoscendi)”(cf.KpV 5:4n;康德,1999年,第2页)表述的那样,那么上述理解倾向将难以被接受。

  排除了绝对自发性和自由决断,似乎自律才能代表人类自由的本质。这不仅似乎很符合《奠基》和第二批判的文本,也和从古希腊就开始流行的信条“自由就是做自己的主人、摆脱欲望的奴役”相一致。然而如果唯有自律才算自由,那么自律的反面,即他律(Heteronomie)就不能算作自由。但后文将论证,一旦道德意识觉醒,那么一切自愿选择的他律都是恶,而恶之所以被称为恶,是因为它以自由为前提。因此,对恶的解释的困难令我们必须放弃仅把自律当自由的做法。

  综上所述,绝对自发性、自由决断、自律这三个概念,每一个都体现了、但又无法单凭自身穷尽人类自由的本质。于是在逻辑上只剩一种可能性:即人类自由是同时包含绝对自发性、自由决断和自律的一个更高的整体。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这个更高的整体中,上述三个概念是如何相互连接的。学界针对这三个概念的技术性研究已有很多(cf.Beck,pp.176-208:Prauss;Allison,1990 and 1996,pp.109-182;Watkins,pp.301-361;Irwin,pp.77-123),但本文并不打算依从这些研究,仅遵循康德文本,把自由意志视为人类心灵的官能(即高级欲求能力),而是依据启发自黄裕生教授的新视角,把人类自由理解为一个自我建构、自我实现的存在论结构(ontological structure),把绝对自发性、自由决断和自律理解为这一结构的三个本质构成环节。同时,这一存在论结构的三个环节之间,并非仿佛不同时空对象间彼此外在的关系,而是具有逻辑上的内在关系:前面的环节呼唤、建构着后面的环节,后面的环节包含、实现着前面的环节,但不同环节又无法完全吸纳彼此于自身之中。

  鉴于人类自由的自我建构、自我实现的结构,为知晓善恶、能够负责的人类主体提供了存在论奠基,因此,绝对自发性、自由决断和自律,也可被视为人类道德主体性的三个构成环节。同时康德著作中这三个概念依次被讨论的顺序,也可被理解为人类自由逐层建构和实现自身的逻辑顺序。

  一、绝对自发性

  在《纯粹理性批判》“先验宇宙论”的语境下,自由通过挣脱自然因果链和超越现象世界展现了自己:现象世界中处于自然法则下的每个原因,都会在无限回溯中沦为另一原因的结果,因而无法成为绝对的开端;但在不受自然法则制约的本体界,可以设想一种绝对的开端,它作为第一因开启现象序列,自己却不处于序列中。(cf.A 446/B 474;A 533/B 561)简言之,自由首先以与自然对立的方式宣告了自身,通过对自然因果性的否定给出了自身的第一个规定:绝对自发性。

  仅就自身而言,绝对自发性是先于一切秩序的无秩序性,它如同自由内部的黑暗深渊,虽然已通过摆脱自然秩序而确立起自身(posit itself),并且是孕育一切自由新秩序的母体,但尚未通过反观自身(reflect upon itself),从自身之中给出任何属于自由的新秩序。同时,绝对自发性也是还未进入决断的无决断性,它可以随心所欲地尝试各种可能性,却对所有可能性保持着“漠然无谓”(indifferent)的态度,拒绝将自身固定于任何确定的可能性中。

  鉴于这种无秩序性和无决断性,单纯的绝对自发性首先是一种前-道德性(pre-moral)的自由,突出体现在以独一无二的作品创造美的典范的艺术天才身上,因此经常成为艺术哲学的主题。同时,单纯的绝对自发性也可能成为一种反-道德的自由,因此需要道德哲学的约束。根据康德的思路,这种约束应当体现为道德对审美的限制,即不允许以美的名义作恶。而对本文的目的而言,绝对自发性之所以单凭自身无法为人类的道德主体性奠基,不仅因为它具有反道德的潜能,更因为它在存在论结构中的残缺,这种残缺主要体现为以下三点:

  第一,为人类道德奠基的自由,必须拥有(至少是实践的)实在性,而不能仅停留在空洞的观念。但第一批判中由先验观念论建立的本体和现象的划分,仅能说明绝对自发性不与自然因果性绝对地矛盾,因而是“可思的”,但这种自由的实在性,并未因此得到丝毫证明。(cf.A 558/B 586)第二,为人类道德奠基的自由,必须超越纯然的形式,具有确定的内容。但绝对自发性只是说“自由不依从自然法则”,并未说“自由应当依从何种原则”。然而在实践领域,不依从原则的自由(意志)乃是一个荒谬的东西(Unding)。(cf.GMS 4:446)所以,在“不是自然”这个初步的、只是否定性的自我规定之外,自由必须进一步给出“自己是什么”,亦即肯定性的自我规定。如此,它才能真正按照“先验自由”的定义要求,作为不受自然限制的第一因,绝对地开启自然序列,同时更重要地,根据自身的这一确定内容,为人类的道德判断和道德行动建立起可能性条件。第三,为人类道德奠基的自由,必须预设人的自然有限性。人是现象界的成员,和其他成员同为自然存在者,所以如果人拥有先验自由,我们就必须回答这种自由如何寓居于人之中和人的自然本性共存的问题,而这将直接决定道德借以显现自身、实现自身的人类处境(human condition)。

  总之,为人类道德奠定存在论基础的自由,必须既是真实的、有确定内容的,又预设了人的自然有限性——这是绝对自发性囿于自身结构的残缺,无法解决的三个难题。其中前两个难题,要等到《奠基》和第二批判对道德法则的确立才能解决,而第三个难题则在第一批判中,通过“自由决断”概念得到了初步回答。

作者简介

姓名:吕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