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生态正义的前提和基础 ——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视域下生态问题反思
2020年05月18日 19:14 来源:《齐鲁学刊》 作者:姜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Premise and Foundation of Ecological Justice: A Research on Ecological Problem in the Field of Marxism Political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姜涌,男,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济南 250100

  原发信息:《齐鲁学刊》第20192期

  内容提要:生态正义关注的是我们生存的前提和环境以及我们生活的基础。目前占统治地位的所谓生态观体现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所谓正义的“不正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反映的是资本的自由,而非劳动者的自由,呈现的是“自由市场”的不自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政治制度所造成的责任灾难使穷人为全球气候遭到的破坏付出了最为沉重的代价和成本。因此,建构有中国特色的科学的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价值观是当下中国的生态正义的核心,我们只能从整体的视角出发,从“命运共同体”的境域出发,实现生态正义,构建正义生态的世界秩序,才能真正构建一个和谐的正义的统一的美好社会。

  Ecological justice emphasizes on the precondition of our existence,environment and the foundation of our life.Presently,the dominant ecological perspective actually reflects the injustice nature within the alleged justice of capitalism mode of production.What capitalist market economy indicates is the free movement of capital but not the freedom of laborer,and this exactly shows the free market is not free.The production mode and political system of capitalism have caused severe damage to the global climate and environment,which forces the poor to pay the heaviest price.Currently,the core of ecological justice in China is to build the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under Chinese-featured Scientific Socialism.In the consideration of a common destiny,only when we make every effort to achieve ecological justice and build ecological justice world order from the overall angle,would the unified,justice and harmonious society be established in the future.

  关键词:正义/生产方式/生态成本  ecological justice/production mode/ecological cost

 

  我们知道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缺少生态正义思想论述,抑或说在罗尔斯看来,自然并非是人创造的,顺应自然是人的本意。生态正义的出现恰恰反映了当前学术界正义思想理论本身的局限性和对社会分配正义的限制。由于学术界讨论的多是社会分配正义,继而把正义作为社会的首要美德,然而这是从社会财富分配的角度去诠释的,分配社会财富是一种输赢逻辑,而非善恶逻辑。也就是说人人都期盼从社会财富分配中尽可能地多取,以至于每一个人都把获取更多的财富视为是正义的,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社会分配正义没有关注财富积累的成本前提——生态环境,严酷的生态环境破坏和危机事实使我们无法更进一步地获取社会财富。生态正义关注的是我们生存的前提和环境以及我们生活的基础。因为关于生态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需要人们去反思:一是在社会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中哪些可视为生态问题;二是导致这些现象被视为生态问题的价值观念或道德准则是什么?因此,笔者认为生态正义不能被视为是生态伦理学,生态正义是一种利益选择的存在状态的价值判断,生态伦理学是人类基于自身需要对自然的一种价值判断。

  生态正义问题的探讨并非是杞人忧天,而是客观现实的批判。正义问题的核心一般着重以社会的公共利益为依归,公共利益的正义分配则以人类社会全体的共同利益为基准,正义的社会分配必须坚持人类的平等价值观于其中,进而正义的分配将个体呈现于利益分配之中。生态正义正是生态危机的反思研究,是基于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的政治现象,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统治相对应的经济危机的另类表现形式,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恶果,生态危机是世界性问题,而非世界性的难题。

  生态正义的根本问题就是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之争,而其价值观的体现正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在个人主义价值观看来,每个人都拥有不可剥夺的权利,任何他人或集体都不得剥夺其权利,所以,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并且是为了自己而生存,而不是为了集体的利益而生存。这样一种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的价值观在其政治制度的体现上就是一种权利政治思想。在自由主义思想家看来,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格,保证主体自我存在和追求幸福生活是人的天性使然,自由和平等是人的理念。然而,个人主义价值观的负面效益也同时呈现了出来,而正是个人主义价值观的自我为中心的负面让人们认识到了生态正义的可能性和高扬性。“个体自由并不意味着完全自由的自主,而只是不依附于人,可是人却前所未有地顺从于法律,成为法律的奴隶。从根本上平等的社会原子并没有形成人格,而是成了普遍概念的一个个孤立的样板。这种形式上的自由,对个体性造成了严重伤害。即这种原子化的平等是个体主义在历史上不可避免的必要阶段。每个‘自我’都自成一体了,个体主义自身就已经是一种形式。”[1]

  个人主义价值观是不符合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的,因为生态危机的产生正是个人主义价值观大行其道的结果。人是社会的存在物,离开了社会,任何人都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你没有了世界。所以,只有让他人生存,自己才能得以生存;让别人生活得好,自我才能生活得好。希望社会当中每个人都生活得好,这是人类的理想和应然状态。但是至少不妨碍他人的生存和生活,不侵犯他人的利益,不破坏社会既定的游戏规则,遵守社会生活当中的约定俗成,这是一个人生存的起码要求。生态正义问题的提出让人们认识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的重要性。

  面对自然界的生态问题,西方社会思想家提出了所谓的“诺亚方舟”①拯救方案。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的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还生活在相对贫困的发展中国家,生活在富裕的发达国家中的人还是少数人。“诺亚方舟”方案能够拯救所有的人吗?如果说让发展中国家的贫穷的人也能够进入“诺亚方舟”,那么,这时候的“诺亚方舟”应当如何应付这种局面才是合乎正义的呢?这也是“诺亚方舟”拯救方案的核心问题。

  为此,“诺亚方舟”拯救方案可能有三种解决问题的方法:第一,把所有人都接纳到“诺亚方舟”中,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诺亚方舟”空间有限,所有人都进入“诺亚方舟”是无法解决的问题,人多空间少,正义问题不可能解决。这就存在“彻底的正义却换来了彻底的灾难”。第二,“诺亚方舟”解救部分人。这种方法能够解决正义问题吗?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原因就在于:其一是有限空间的“诺亚方舟”一旦满载就失去了安全保障;其二是谁决定选择究竟让哪些人上船,是让最好的人上船,还是让最需要的人上船?这种方法的结果是“部分的正义却伴随着歧视”。第三,发达国家的“诺亚方舟”上的人安之若素,让“诺亚方舟”保留一点空间,也让上面的人有一份安全感。这种做法虽然会让人感到憎恶,但是这应该是西方发达国家所倡导的正义观,“彻底的冷漠就是彻底的正义”。我们现今的世界,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基本就是如此践行“正义”的理念的。

  “诺亚方舟”拯救方案提出了一个今天世界非常残酷的现实,那就是自然界的破坏已经危机到了人类的生存问题了。然而,“诺亚方舟”拯救方案所提出的所谓三种解决方法却是让人看到了更残酷的现实,那就是人性的险恶。因为“诺亚方舟”的解决方法实际就是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诺亚方舟”的正义原则依然是“西方文明中心论”的正义原则,是一种“西方正义帝国主义”的观点。因为“诺亚方舟”所提出的“上帝”的正义原则实质上也就是西方国家环境问题上的代内正义立场,它所表达的话语就是:发展中国家要为生态危机承担主要责任,要努力地消除贫困,减少污染,降低人口出生率……当然还包括不要给发达国家找麻烦。“所有的生命都存在价值,但并不是所有的生命都存在相同的价值。”[2](207)

  “诺亚方舟”这艘根据上帝建造的大船,所呈现的观点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论述,因为今天的生态危机正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发展的结果。发展中国家的贫困、污染、人口危机等等也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殖民主义、战争,所谓的西方自由主义的个人主义价值观输入所造成的恶果,他们从发展中国家攫取利润、剥削资源,而给发展中国家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疤,让发展中国家承担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成本,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享受”殖民主义和战争获得的“战利品”,宣讲他们所谓的“文明”生活和价值观,霸占世界话语权,对第三世界国家颐指气使。尽管偶尔会谈到所谓发达国家的一些责任,也会想当然地意识到发展中国家无力解决贫困和污染,甚至也会“雷声大雨点小”地提出对发展中国家给予“援助”,但是这一切都往往不是出自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的目的和为自己付出的成本买单,并且还常常地、冠冕堂皇的打着所谓人道主义的旗号来为自己的利益进行辩护,甚至在这过程中为了增加自己的利益干涉他国的内政,更有甚者不惜诉诸战争。发展中国家所消耗的自然资源无论从总数上看还是从人均占有量上看都远远低于发达国家,“五分之四以上的自然资源是第一世界消耗的,尽管第一世界只拥有全世界六分之一的人口。而这些资源中有四分之三是属于第三世界的。由此带来的生态上的代价要么在全球范围内分配,要么就强加给第三世界单独承担。”[3](P374)面对这样的一个客观现实,先发的资本主义国家必须为他们所制造的生态危机承担主要责任并且必须为自己对后发展国家所造成的生态环境污染和侵害做出补偿,这才是生态正义的实质体现,也是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过去犯下的罪行赎罪。

  苏格拉底指出:“和谐状态的行为是正义的好的行为……而把只起破坏这种状态作用的行为称作不正义的行为。”[4](P172)我们生活的自然状态环境是美好的存在,山清水秀、蓝天碧云、空气清新,然而,如果将自然运用于人的行为时,以自然之力是不能做出合理的区分的,因为人类的行为是人的本性的结果。在人的行为中,我们希望得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因为我们要理解人类想要什么的状态,我们想为我们的后代留下什么!生态正义是人们基于自身生存的环境,依据主体自身感受而做出的利益选择的价值判断。生态正义主要考察的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各种全球性问题,探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途径,生态正义问题涉及全球生态环境问题,生态危机的克服问题、消除贫困、缩小贫富差距问题,最为关键的是生态正义问题的探究着手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建构社会和谐的现实性追求问题。因此,在一定意义上说生态正义也可称之为环境正义,生态正义主要关注的就是人们生活的环境当中,作为主体的人如何公平正义地分配现有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且共同负担生态的成本,或曰生态责任,诸如:低碳出行、保护环境、珍惜资源等等。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是人多资源少,人的欲望难以得到满足,这是我们生存的环境和世界的客观情况,人的欲望的难以满足在于人的本性先天是自私的,所以,人如何既满足人们的主体需要,又保护我们自身的生存环境,正是生态正义的基本内容所指。正义说到底是缘于人们的利益需求。

  生态正义思想不是为了表达一种社会生态的乌托邦理想,而是一种正义成本的诠释,这种正义成本的体现就是经济拖累和过多的健康成本的负担。生态正义的基本蕴含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然而,如果是“前人祸害”,就是生态危机问题,因为“后人遭殃”!人类必须接受的事实是自然是人的自然,人是自然的主体,不存在独立于人类影响之外的所谓“自然”,所以人类中心主义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基础和核心问题,人是人类中心主义的焦点,人的生存和生活是人类中心主义的出发点,因此,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人的行为是世界的常态,永久地扰乱人与自然世界的关系的行为是人类中心主义关注的焦点问题,也是我们生态正义需要根本解决的原则。生态正义既是一种价值判断,也是人类社会的生存需要。“分配正义的诸理论,所关心的主要是那些在利益与负担存在稀缺与过重时应如何进行分配的方式问题。”[5](P1)生态正义也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分配正义理论表现,“它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在人与人之间公平地分配自然资源或分摊生态责任。”[6]生态正义实质上是人对与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的反思和构想,呈现的核心是人要为人与自然的关系立法和人与人的关系立法。

  人类目前的生存环境面临着巨大的危险,而这危险来自于人类所谓的现代化的生活方式的追求,即人类社会不断改进的科学技术和人类自身无限膨胀的贪欲的结合,使人类社会极速生长。面对自然界人类社会把自己的利益需求作为唯一的出发点和前进的动力,借助于现代化工具无限地索取自然界那点有限的资源。整个现代文明就是在人统治自然的思想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在人类贪婪欲望的驱动下,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背离了人类社会的初衷,偏离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正常轨道,有时候,人们甚至忘记自己生活在人类社会中,而将自己置身于历史和自然界之外,忘记了发展的本意。马克思指出:“只要你们把人们当成他们本身历史的剧中人物和剧作者,你们就是迂回曲折地回到真正的出发点,因为你们抛弃了最初作为出发点的永恒的原理。”[7](P227)人们最初作为出发点的永恒原理就是追求至真至善的美好生活,然而,雾霾让人们认识到生活的追求有时并非如己所愿!我们对自然的改造应该是对地球生态系统的美丽、完整和稳定的一种补充,而不应该是对它的施暴。

  “人类不仅是自然的改造者,也是自然的管理者。人类应当担当起自然管理者的责任,以维护和发展自然,使之向着有利的方向演进。”[8](P200)人要为自然立法,然而,人首先要为自己立法。人与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人生存于自然界中既可以改造自然、利用自然,也可以损坏自然、破坏自然。“动物仅仅利用外部自然界,简单地通过自身的存在在自然界中引起变化;而人则通过他所做出的改变来使自然界为自己的目的服务,来支配自然界。”[9](P997-998)正是人对自然界的利益改造,人变成了自然界的主体,成为了自然界的“主人”。然而,“自然界中的事物不是用于、至少不完全是用于满足人的需要。相反当人们面对它们时,人们之所以高度评价它们,是由于它们自身的缘故而不是由于人们想去欣赏它们。”[10](P153)毕竟“自然界,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体而言,是人的无机的身体。人靠自然界生活”[7](P55)。但是,这种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同于人对自然物的审美关系,它实际上是以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形式表现出来的人与人的关系。所以,生态环境破坏的根源在于人类社会自身的“失德”,在人与自然环境之间丢失了人的价值判断和人的道德权利,而只是一味主张人自身的“权力”,现在的生态环境破坏正是人类自我中心主义的道德惩罚和“生态成本”的必然担负。我们生活的世界正是基于人的存在而获得意义和价值的世界,这样的世界相对于人类社会而存在,其价值判断和意义指向也取决于人的存在的状况,人的价值获得如果“强调自然事物具有与人的利益和需要无关的所谓‘内在价值’是对价值概念的误用或滥用”[11]。

  自然环境外在于人类社会,自然环境只有与人类社会的生存与发展相勾连,才成为了人类社会所必需的生态环境,人才会为了自身的生存利益选择和生活的价值判断给予自然环境的关注和反思,正如马克思所言:“自然界,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体而言,是人的无机的身体。人靠自然界生活。”[7](P55)今天的人们更须关注自然界,因为人破坏了自然界给予人的自然环境,将自然环境道德主体化正是人类道德回应能力的呈现,其目的在于通过保护自然界的环境而去保护人类自身的存在,也就是“人为自然立法”。要“正确认识自然界,尊重自然规律,合理利用资源”才是人类解决生态危机的最有利于人类自身生存的方法,实现生态环境科学保护的人类整体主义观点。

作者简介

姓名:姜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