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基因平等:从政治哲学的观点看
2020年10月07日 11:55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姚大志 字号
2020年10月07日 11:55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姚大志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Genetic Equality:A View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姚大志,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京)2019年第201911期

  内容提要:当代生命科学的发展赋予人类以一种超级能力,以至我们可以重新编辑自己的基因。平等主义者从这种超级能力中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基因平等,从而能够彻底克服天赋的不平等。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应该追求这种基因平等?本文的论证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我们不应该追求“积极的基因平等”,其理由有三个,即我们不知道生物学上的基因平等能否导致平等,基因平等与自由可能是冲突的,以及基因平等会面临“拉平反驳”。其次,我们应该支持“消极的基因平等”,为此我们需要区分开基因治疗与基因增强,并且为基因治疗提供这样一种论证,即它不仅是可行的,而且也是可欲的。

  关键词:平等/基因干预/政治哲学/正义

 

  基因编辑的开创者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杜德纳(Jennifer Doudna)在评论CRISPR/Cas9技术时说:“这种技术赋予科学家以一种我们在过去从未有过的能力;我们现在基本上能够有分子水平的手术刀来对付基因组,而过去的所有技术都类似于大铁锤。”(Cf.Parrington,p.3)这种基因编辑技术标志着生命科学的重大进步,意味着我们不仅能够更清楚地了解生物的性质,而且也能够改造生物的性质。

  当代的基因技术使科学家具有了一种超级能力,能够对人类的基因进行直接干预,以获得人们想要的生物性状。这种超级能力是如此强大,不仅能够改造人类自己,而且也能够通过改变人类的性质来改造社会。因此我们需要在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的层面对基因干预进行反思,以澄清伴随这种技术而来的希望和担忧。从政治哲学的观点看,基因干预为平等主义带来了一种新的可能性——基因平等。基因平等的重大意义在于,它能够消除自然天赋的不平等,从而为彻底解决不平等问题带来了新的希望。这样,基因干预给政治哲学提出了一个根本问题:我们应该追求基因平等吗?

  一、不平等的原因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虽然整个世界都变得越来越不平等,但是平等主义却变得越来越流行。现实的不平等激发了理论上的平等主义。平等主义者通常认为不平等是不正义的,但是他们并非对所有的不平等都持反对态度。如果某种不平等能够得到辩护,那么这种不平等也可以是正义的。例如,罗尔斯的“差别原则”实质上就是一种不平等的原则,因为它在收入和财富方面主张一种不平等的分配,尽管这种不平等的分配对最不利群体更有好处。几乎所有的平等主义者都能够赞同这种立场:除非某种不平等能够得到辩护,否则我们应该坚持平等的原则。

  平等的原则要求我们消除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不平等。如果我们要消除现存的各种不平等,那么我们需要弄清产生不平等的原因。什么原因造成了不平等?在任何一个社会里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不平等,但是归纳起来,造成这些不平等的原因主要有三种,即运气、家庭环境和自然天赋。这里所说的运气是特殊的(例如因海滩散步捡到贵重的龙涎香而发财),以区别于广义的运气(其中包括了家庭环境和自然天赋)。

  对于这些特殊的运气,我们是没有办法提前预知和预防的。也就是说,这种运气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消除的。这意味着对于政治哲学来说,造成不平等的主要原因是家庭环境和自然天赋,而且这样的不平等是无法得到辩护的。如果这样,那么我们需要对这两种原因分别加以深入分析,以探讨消除不平等的办法。

  我们先看家庭环境。这里所说的家庭环境包括各种各样的因素,诸如父母、语言、种族、性别、教育程度、宗教信仰以及经济状况等等。这些因素一起塑造了人们出生和成长的环境,对他们的身体、心理、理智、信念和毅力都有极大的影响。家庭环境对人们的影响具有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后果,会造成人们之间的不平等。

  一般而言,那些出身于更好家庭环境的人们通常在社会上具有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收入,而那些出生于更差家庭环境的人们则具有更低的社会地位和更少的收入。也就是说,家庭环境的差别会使某些人在竞争性的社会生活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使另外一些人处于更不利的地位。

  用存在主义的话语说,每个人都是“被抛入”其家庭环境中的。这里说“被抛入”,是指一个人出生于什么样的家庭,其本人是无法选择的。一个人生于和成长于某种家庭,这完全是偶然的和任意的。你是一个“富二代”还是“穷二代”,这不是你自己能够决定的。如果你对自己出身于什么样的家庭环境是没有选择的,并且如果你的家庭环境会使你在社会生活中处于不利地位,那么你对自己的不利地位就是没有责任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从道德的观点看,无论一个人出生于什么样的家庭,都不是他应得的。人们生于或好或坏的家庭,本质上都属于“社会的摸彩”(social lottery)。如果一个人由于出身于更差的家庭而处于不利的地位,而他本人对此是没有责任的,那么这种由家庭环境所造成的不平等就是不正义的。

  如果说家庭环境属于人的外在条件,那么自然天赋则属于人的内在条件。所谓自然天赋是指人们天生就具有的能力,而这些能力可以是体力的,也可以是智力的。某些人生下来就一直身体强健,另外一些人则天生多病。同样,某些人聪颖过人,另外一些人则愚钝无知。

  首先,同家庭环境一样,那些具有更好自然天赋的人们会在社会上占有更有利的地位,获得更高的收入,而那些具有较差自然天赋的人们则会在社会上占有更不利的地位,获得更少的收入。

  其次,同家庭环境一样,一个人拥有什么样的自然天赋,这是偶然的和任意的,当事人没有选择的能力。人的自然天赋属于“自然的摸彩”(natural lottery),无论其好坏。

  最后,从道德的观点看,无论人们拥有什么样的自然天赋,都不是他们应得的。任何天才都没有理由说自己应得其天赋,正如我们没有理由说一个白痴对于其天赋是应得的一样。

  因此,如果一个人由于具有更差的天赋而在社会上处于不利的地位,而他本人对此是没有责任的,那么这种由自然天赋所造成的不平等就是不正义的。

  以上分析表明,人们之间的不平等,无论是家庭环境造成的还是自然天赋导致的,都是不正义的。如果人们之间的不平等是不正义的,那么这些不平等就应该加以消除或者缓解。我们如何消除或缓解不平等?

  对于由家庭环境导致的不平等,我们能够通过社会改革措施来加以缓解甚至消除。比如说,家庭的经济状况对孩子的成长有很大影响,而贫困会在儿童身上产生明显不利的后果。如果国家能够提供比较完善的福利保障制度,那么经济状况对儿童的不利影响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家庭环境对人们的影响集中在教育方面:好的家庭环境体现为好的教育,而坏的家庭环境则往往体现为坏的教育。

  无数事例表明,对于消除家庭环境的不利影响来说,最重要的措施是教育。如果具有同样天赋的孩子都接受同样的教育,那么他们在社会地位和收入方面就会拥有同样的前景,即使他们的家庭环境有很大的差别。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公平的教育在平等主义的议事日程中一直占有优先地位。总而言之,通过各种改革措施特别是提供公平的教育,我们能够缓解或消除由家庭环境导致的不平等。

  与构成家庭环境的众多因素不同,自然天赋影响人的因素实质上只有一个,即基因。归根结底,人们之间自然天赋的差别最终都属于基因的差别。一个人是身强力壮还是体弱多病,是天资聪颖还是愚钝无知,这是他们的基因决定的。从个人的角度看,基因有“好”有“坏”,而“好基因”给人以更高的自然天赋,“坏基因”给人以较差的自然天赋。虽然一个人的基因来自父母的遗传,但是他或她从父母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基因,这些基因在他或她身上会发生什么变异,这是偶然的和任意的。正如我们上面谈到自然天赋时说的那样,没有人应得其基因,无论“好坏”。从道德的观点看,任何人对于自己的基因都不是应得的,无论其是什么样的。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基因或者来自遗传,或者来自变异,而对于这两者,都是无法选择的。

  虽然一个人对于自己拥有什么样的基因是没有责任的,但是这些基因会给他或她造成有利或不利的影响。“坏基因”(或“好基因”)会使人拥有更差(或更好)的自然天赋,而更差的(或更好的)自然天赋会给人们带来不利的(或有利的)影响,使他们在社会占有更低(或更高)的地位,获得更少(或更多)的收入。在这种意义上,基因的“好坏”造成了人们之间的不平等。对于这种由基因差异造成的不平等,相关的个人是没有责任的,因此平等主义者拥有充分的道德理由来消除这种不平等。

  人们之间自然天赋的差异是由基因决定的,但是基因的差异在过去一直是无法改变的。这意味着,由自然天赋造成的不平等是无法消除的。平等主义者在这个问题上始终一筹莫展,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改变人们的基因。即使像罗尔斯这样的平等主义者,也没有办法解决人们之间自然天赋的不平等,因此他只能在收入和财富的分配上主张“差别原则”,以缓解自然天赋分配的不平等。

作者简介

姓名:姚大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