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基因工程的伦理动机与消极后果预防
2021年03月26日 17:53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何怀宏 字号
2021年03月26日 17:53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何怀宏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Ethical Motivations and Prevention of Negative Consequences in Genetic Engineering

  作者简介:何怀宏,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205期

  内容提要:面对带来难于预测后果的新兴技术的迅速发展,现代伦理需要增加一种“提前性”,即加强动机溯源和后果预测。基因工程因为涉及人类的生命、特性和遗传方面的改造,关系尤其重大。在这方面,理想的尤其是完美主义的目的也许并不能带来好的结果,而人们出于现实的复杂动机的、用于人体尤其是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实验更是风险巨大。防范这些风险不能只寄希望于科学家的自律,更需要政府加强法律的监管。这同时也迫切需要现代伦理为之提供原则的理据,归纳分析各种行为可能的动机和预防的手段,包括恰当地认识人的本性和人在宇宙中的位置。

  In the face of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that may bring unpredictable consequences,modern ethics needs to add a kind of “advance”,that is,to strengthen motivation tracing and consequence prediction.In this regard,genetic engineering is of particular relevance because of its concern about the transformation of human life,characteristics and genetics.Ideal,especially perfectionist motives may not yield good results.In reality,gene editing experiments for humans,especially reproductive cells,are even more risky,as they are motivated by people’s complex motives.Preventing these risks cannot depend on scientists’ self-discipline alone,but requires stronger supervision of the government and society.There is also an urgent need for modern ethics to provide rationale for the principles to this end,and to summarize and analyze possible motivations and preventive means,including a proper understanding of human nature and his place in the universe.

  关键词:基因工程/基因编辑/遗传学/新兴技术/科技伦理/风险防控/genetic engineering/gene editing/emerging technologies/technological ethics/risk prevention and control

 

  我们目前生活的时代,各个国家无不是以经济为中心,而经济的发展又以科学技术为主导引擎。人类的科技发展越来越迅速并成果卓著,但也日益带来两种不平衡,一是人类不断增长的强大控物能力和道德自控能力的不平衡;二是人类本身的认知思维与科技能力的高度发展和人类精神生活的其他方面发展的不平衡。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加速,后果也越来越莫测。高科技时代两个突出的发展特点是:现代社会居主导地位的动机和欲望在不断地推动科技发展;而科技发展的高速、高能和高效很可能带来不可预测的严重后果。这些特点需要现代伦理做出新的回应。

  现代伦理学多是以行为为中心,尤其是义务论伦理学,主要关注人们的行为和手段。但现在看来也应该加强对行为动机及其后果的关注,这就使现代伦理学需要增强一种“提前性”:首先,由于存在难以预测的严重后果,现代伦理需要提前考虑行为之源,考虑这些行为产生的动机和欲求,通过对行为的动力源头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对症下药,综合治理,弱化和遏制那些可能产生严重后果的行为动机。其次,现代伦理需要努力提前预测和预防行为的可能后果。后果本来是跟随行为或在行为后面发生的,但因为坏的结果一旦发生将非常严重,同时也难以测知,所以要尽可能地提前用各种方法进行预测和设想,提前采取各种防范办法。

  现代伦理以及现代人的精神生活已经相当滞后于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了,看来它们必须努力追赶飞速发展的技术。然而,在动机溯源和后果预测方面,它们恰恰也要遇到很大的阻碍:人们对他人的外显行为相对来说还比较好进行道德判断,但对他人内在动机的辨析却一向是比较困难。首先,直接的行为动机是内在于个人自身的,虽然可以通过由内省生发的移情和对他人行为的细致持续观察来判断动机,但总不会是很确切的,甚至容易发生错解。其次,动机还是混合的,各种动机往往是在一起合力推动行为的,甚至一个行为者自己也不是总能清楚自己有哪些动机或其间的比重。另外,某一个人和群体的目的动机还会在实践过程中受到其他人和群体的目的动机的影响,最后达到的结果实际上是一个互相促成、抵消或阻碍的合力的结果,由此通过结果来回溯动机也就更加困难了。所以,我们需要努力通过各种方式,克服其内在性和混合性的障碍去辨析行为背后的各种动机及其主次。至于结果或者说负面的结果(后果),在过去的低技术时代乃至在工业革命的早期,相对于动机来说还是比较好进行判断和预期的。但是,近年来,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基因工程、纳米技术等高科技的出现及其相结合,随着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并不断深入新的领域,这种预测变得越来越难了。人们很难准确判断某些高新技术会产生哪些正面和反面的结果,尤其是那些比较长远与全面的后果。所以,今天的伦理不仅需要仔细吸取过去积累起来的各种经验教训,需要一种缜密的理性思维,甚至还需要一种丰富的想象力:对人们的动机的移情的想象力,对未来各种结果的预测的想象力。除了培养道德哲学自身的想象力以外,笔者以为,科幻文学也是帮助我们了解和分析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的人们动机和预测其活动后果的一个途径。下面,笔者就试图围绕近年发展迅速的基因工程技术,尤其是针对用于人的基因技术,从伦理的维度思考和分析其动机、后果以及可能的预防措施。

  一、想象的高尚动机与结果

  我们首先考虑目的和动机。一个完整的行为一般包括目的动机—行为过程或手段—所产生的结果这样三个环节。目的是沟通前后两端的,是一种有意识乃至有严密计划的动机,它们可通过行为实现为结果——但最后往往达成的不会是目的者所抱有的全部结果,而只是部分的结果,甚至可能是完全另外的结果——抱有目的者心目中无疑都是先有一个他认为是好的乃至最好的目的,但带来的结果却有可能是不好的甚至是最坏的结果。现在我们不妨假设,推动科技发展包括基因工程发展的动机是出于一种非常高尚的动机,看看它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后果。但怎样才能预测那些严重的后果和看到科学家们可能是隐秘的欲求和特有的思维方式呢?我们要承认,学者在这方面的想象力是不足的,科幻文学则在这方面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尽管对政治的浪漫主义一向需要警惕,但笔者还是为近年来科幻文学的发展感到惊叹,至少对科幻文学的想象力刮目相看。这是传统社会几乎没有的新的文学样式。科幻文学虽然有些像古代神话,但它和真实又有一种紧密联系。如此,我们就更要小心地划分真实与虚幻的边界意识。科幻作品的一个好处就是,作为“科幻”作品,它们已经自行划定了一种边界意识,即作者本人就意识到这里写的并不是现实中发生了的,甚至不是可见的未来能够发生的。

  笔者欣赏科幻文学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多数科幻作品并不陶醉于未来的技术将给人类带来的美满幸福与和谐,而是侧重指出其可能带来的问题和负面的后果,甚至形象地描述了一些技术的反面乌托邦。在第一个使用“机器人”的剧作家恰佩克那里,就想象了机器人联合起来向人类造反的故事。阿西莫夫的小说《最后的问题》,想象了人类越来越虚拟化,最后是那台不断更新和提升的超级计算机代替了人的主体角色,甚至代替了上帝的角色。在库布里克根据克拉克的小说改编成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里,想象了一台有自己独立目的而不惜杀死人类宇航员的超级计算机。刘慈欣的大多数作品,包括巨著《三体》,是强调来自外星文明的威胁。但笔者以为,最紧迫和严重的威胁主要还是来自人类内部,“外星人”就在我们中间。

  目前发展最有成就、也最具威胁的两个科技领域就是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了。人类可能改变自己,不仅改变自己的智能,甚至可能改变人性。过去通过政治权力和运动试图改造人性的大规模社会实验已经告一段落,而通过科学技术改变人性的尝试却大有可能。当然,政治也仍旧是相当关键的:它可以成为这种改变的关键助力,也可以成为这种改变的关键阻力。下面我们就先来分析反映了基因工程动机与结果的刘慈欣的《天使时代》与《魔鬼积木》①。

  在《天使时代》中,来自非洲一个贫穷国家桑比亚的主人公依塔博士是在美国读完计算机博士、后又转向分子生物学研究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痛感祖国的贫穷和饥饿,致力于通过对基因的重新组合和编程改变人的性状,直到创造出了能够吃树叶和青草而保持良好营养状态的新人。另外,他也偷偷造出了许多长着翅膀的飞人,并在对联合国生命安全理事会派出的航空母舰集群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他预期人类的一个“天使时代”即将到来,在那个美好的时代里,人类能够飞翔和潜游,并能够活到上千岁。

  这个《天使时代》中的主人公依塔博士在《魔鬼积木》中换名为有同样经历和抱负的奥拉博士。奥拉博士也用基因工程将人类的消化系统改造为能消化更粗糙的植物,认为这样就可以解决人类首先是自己国人的饥饿问题。但我们看到,为了解决饥饿问题就想研制新人,这是多大的代价和冒险,目的和手段之间是多么的不相称。在人类完全有其他的替代方法解决饥馑问题的时候②,奥拉却极其冒险地尝试改造人的生物本性,甚至让他们改为吃草;他也试图通过从其他动物那里获得新的基因混合以增强人类的体能:更快、更强、更能适应各种环境。奥拉只看到这种试验的可能性,但其实也是非常渺茫的美好一面,却将巨大的毁灭性危险置之不顾。他甚至认为,阻碍改造人的只是人们见不得那些接近人的形象的半人半兽而产生的恶感,似乎全面应用这些技术只需改变人们的观念。在《魔鬼积木》中,奥拉博士还有更高尚和伟大的动机:他希望着一个所有物种平等的大同世界的理想。他坚信,这样一个世界一定会出现,那时地球将变成“所有生命的天堂”。而用经费、物资、军队等条件支持他进行基因改造工程的美国菲利克斯将军的动机,则是为了要研制出具有战士精神的美国士兵。菲利克斯将军希望奥拉博士的实验能够为美国产生出具有猎豹般敏捷、狮子般凶猛、毒蛇般冷酷、狐狸般狡猾、猎狗般忠诚、天生富于战斗精神和坚强意志的士兵。于是,在这样两种有差异的动机的推动下他们达成了一种合作,建立了一系列秘密基地,创造了一批具有战斗精神的新人。而奥拉博士还留了一手,他还为自己的祖国秘密地培育了大批飞人,将胚胎送到桑比克国让母亲们生育出来。而当两种动机的不合最终造成决裂的时候,正是这些飞人战胜了菲利克斯的航母舰队。

  我们这里不谈《魔鬼积木》中涉及的具体技术。这部小说毕竟是比较早的时候写的,还不能预见那些目前真正有效的基因改造方法和途径。但即便这里涉及的技术是比较粗陋的,甚至方向不太对头,即人的基因改造和完善的主要方向可能并不是朝向简单地与动物体能混合的方向,也不可能那么快速地在一两代人之间就完成,我们还是可以分析其中的动机和后果的连带关系。

  最早的后果其实在创造新人的实验过程中就已经出现了。奥拉博士说这种实验只有不到万分之一的成功率。那么,如何对待那些在实验过程中已经产生的具有生命意识的废品或半成品呢?如何对待新造的人或新的杂交物种(马人、狮人、蛇人、蜘蛛人)呢?小说中是用烈火毁掉了那些半成品,用军队消灭了那些杂交人。后来,桑比亚的飞人虽然局部地取得了胜利,但胜利后的他们将如何处理自己的内部关系,尤其是与体能比他们弱的本国原生人呢?他们会不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而要求特权,或就直接实行特权,或者说要求“更多的平等”③?他们能在道德上超越人性吗?他们未来将改造原生人,或者让原生人自生自灭之后,进入一个完全是飞人或者“新人”的世界?或者他们还将继续研制其他品种的杂交人?就像奥拉博士所说,他还会研究出更优良的品种。

  我们可以看到,奥拉博士的基因增强和改善的实验后果其实不是创造了平等,而是在制造不平等。首先是各种转基因人之间的不平等,因为不同的转基因人群之间一样会发生矛盾和冲突;其次是转基因人与原生人的不平等,他们之间将可能更难协调;再次是原生人之间的不平等,即有权有钱实现基因完善的人与无权无钱的人之间的不平等。奥拉的实验也在否定人类的自由,不仅出现了无权无钱的人的选择不自由,也有那些被选择的转基因人的不自由,他们的生活和命运在胚胎的时候就被别人预先决定了。而且,他要实现自己的实验,就必须先与美国的国家主义狂热者合作,后来还与国家的极权统治者合作。像奥拉博士这样的看来似乎无比高尚的目的动机的问题在于:第一,这个高尚的目的是否真的能够达到或者可以持续?第二,在达到这一高尚的目的的过程中将不得不采取什么手段?第三,即便这一目的达到了,是否真的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在《魔鬼积木》中,我们还没有看到物种平等的目标实现,但已经看到了这一过程中造成的大量原生人和杂交人的死亡。如果既定目标实现了,或许还勉强可以说是必要的代价,但其实那个目标还是不能实现,按照人性来说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果是这样,这些死亡就是白白得死了。而且,在这个大规模的基因改造实验成功之后,还会流更多的血,还会有多得多的死亡。这种基因改造并没有带来和平与和谐,而是带来了冲突和战争。我们还可以从被认为是第一部真正科幻意义上的、玛丽·雪莱1818年出版的小说《弗兰肯斯坦》中看到:甚至在创造者和被创造的新生物之间也会发生激烈的生死冲突。

  《魔鬼积木》还告诉我们,一是这些研制可以是非常秘密的,整个工程不仅可以向社会保密,科学家个人的抱负也可能向国家保密;二是国家的利益可以和个人的抱负结合在一起,甚至不同的理想也可以结合在一起,就像奥拉的生命大同的理想可以与威权统治者的利益结合在一起,他的理想也可以与国家主义的狂热理想形成一段时间内的合作关系,而这些动机的合力将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

作者简介

姓名:何怀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