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终极实在”观的创造性转换与马克思的社会概念
2017年02月17日 09:06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 作者:贺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Creative Transformation of Idea of "Ultimate Reality" and Marx's Social Concept

  作者简介:贺来,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暨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哲学理论。吉林 长春 130012

  内容提要:哲学始于对“真正实在”的寻求,这既构成哲学最为持久和深层的冲动,同时也成为哲学不断自我反省和检讨的重大主题,围绕此主题展开了两次十分重大的哲学转向。“认识论转向”的内在逻辑使“终极实在”问题最终变成人的意识问题,而“语言转向”更进一步深化了这种危机,并使传统形而上学所欲探求的“终极实在”陷入了空前困境。真正有意义的“终极”,总是不离人的“终极”。马克思哲学把“实在”当成“实践”去理解,形成了以“社会”为中心概念的对“终极实在”的理解。

  关键词:终极实在/认识论转向/语言学转向/马克思/社会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战线》第20168期

 

  “社会”是马克思哲学中一个重要范畴,我们应在哲学发展史中,分析和考察它在回应哲学演进时所面临的根本性重大问题时所彰显的学术价值和思想内涵。马克思与当代哲学一道,开辟并展开了一种重新理解“实在”的全新视野,有力地推动了“终极实在”观的创造性转换,改变了解决这一重大问题的基本方向。

  一、“实在之惑”与哲学之惑

  马克思的“社会”概念所体现的是马克思对“何为形而上学实在”这一哲学史上最为根本和重大问题的独创回应,可以说,马克思的“社会”概念为回应这一哲学发展中的重大挑战提供了全新的思路。这一点,需要我们深入哲学发展史的深层脉络,反思哲学发展中所凸显出来的深层困境,并在此背景下,透视马克思的“社会”概念所蕴含的深刻内涵。

  哲学开始于对感性事物的超越和对“真正实在”的寻求。获得关于超越时空的永恒不变的、超感性的终极存在的知识,是支撑哲学的形而上学梦想。亚里士多德把探究“存在之为存在”及“万物之所以存在”的最终理由和最终原因视为哲学的最高主题,并把以这一主题为探讨对象的“理论学术”称为第一哲学,即形而上学。他相信,在所有“存在者”中,必有一“最终实在”,使得所有“存在者”获得最终根据,哲学的特殊任务就是通过对“终极实在”的探究,获得关于整个世界的终极原理和终极解释。对“终极实在”的形而上学追求,构成哲学自诞生起最为持久和深层的冲动,同时也成为哲学不断自我反省和检讨的重大主题。在哲学史上,围绕着这种自我反省和检讨,发生了两次十分重大的哲学转向,并因此使得传统形而上学所欲探求的“终极实在”陷入了空前困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