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晨:规范性视域下的黑格尔哲学
2018年02月27日 10: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经过语言哲学洗礼的现代哲学中,规范性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从探讨规范性的本质和来源,到把规范性带入情感研究,无不体现了规范性研究的广阔视野。而对规范性概念的具体揭示,开始于匹兹堡学派领军人物布兰顿对康德哲学的研究。康德在充分批判近代经验论基础上,通过诉诸认识主体的先验理性来为规范性奠基。康德将判断形式与规范性的责任和义务联系在一起,因而康德的认识论主体同时也是承诺判断正确性的责任主体。正是在这一意义上,布兰顿把近代主体论转向的标志定位为康德的“规范性转向”。然而,康德的规范性转向并不是为了建立某种规范性准则或阐释我们生活的具体法则,而是探究规范性本身的构成性条件。康德立足于先验哲学的立场,将这种构成性条件归结为纯粹知性范畴的先验演绎,这些范畴构成了知性综合统一的规范性活动准则。康德以意识的先验综合能力说明认识的可能性,以先验自我意识的统一说明知识的客观必然性,从而将规范性奠基于先验必然性。康德的规范性转向开启了规范性探讨的先验理路。

  黑格尔认为,一切近代哲学的基础都是从康德哲学而来的,在规范性问题上也不例外。黑格尔基本继承了康德从先验理路探讨问题的方式,因此我们可以透过布兰顿对康德哲学规范性问题的发掘来解读黑格尔哲学。但黑格尔在继承康德哲学的基础上,也进行了某些修正。首先,黑格尔用理性一元论取代了康德哲学的二元论。黑格尔认为,物自体概念表明康德哲学是个彻底的二元论体系,由此造成了理论与实践、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分裂。因此,他试图用精神这个概念消除康德哲学中物自体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巨大鸿沟。此外,他还在体系哲学中渗入历史性的因素。黑格尔不满足于康德对静态哲学体系的描述,他认为任何事物或概念内部都有逻辑发展的阶段。因此,黑格尔将历史这一概念贯穿到他的哲学体系中。

  在规范性视野下对黑格尔哲学进行解读的做法起源于欧美地区,但欧美地区对黑格尔哲学的解读方式多是去形而上学化的。例如,批判哲学领导人物霍奈特通过分析现实社会生活中不同人格之间的关系,来考察规范性和正义的构成,从而建构一种基于“承认”概念的正义理论。美国黑格尔哲学专家皮平认为,黑格尔的实践理性总是与社会规范联系在一起,自由只有在我们与他人的相互关系中才能取得,规范的确立是在历史和社会空间中不断形成的,是主体间相互承认的结果。虽然欧美学者对黑格尔哲学进行去形而上学的解读有其特殊目的,即将黑格尔哲学中“活的东西”与“死的东西”分离开来,从中汲取对自己有用的资源,然而,他们基于常识或好恶将黑格尔哲学中的形而上学部分去除,这本身不是哲学研究应有的立场。

  我们通过对黑格尔哲学的全面考察可以知道,他的哲学并非一种纯粹经验性或描述性的社会科学;相反,在其中人类社会生活诸要素是理性自身的规范性重构,在客观精神的展开过程中体现了超越主观性和偶然性的内在必然性。黑格尔并非立足人本身来考虑伦理的规范性,不是将社会历史作为人的条件来加以思考,而是将人的历史性把握为绝对精神的自我认识和自我实现。他认为,不论从现实世界的有效性,还是从日常生活中的物理事实和心理事实出发,都不能推出事情“应当”如此或我们“应当”如何去行动这样一种具有规范性意义的结论。当我们言及规范性的时候,就是要求规范性本身具有某种就自身而言的、不容置疑的普遍约束性和绝对有效性。

  在黑格尔哲学中,自由理念贯穿其始终。善是世界的绝对且最终的目的,善就是自由的实现。伦理作为“有生命力的善”,是自由的社会生活及其秩序,是自由的现实存在。这种自由的现实存在是由人们的自由交往所构成。人的自由权利和福利财富如果仅仅停留在一般要求层面,而没有变为人们的现实生活,那么这种自由权利仍是抽象的。伦理实体作为客观世界的公共生活,是具有规范性的社会共同体。权利义务、法律制度等规范就来源于长期共同生活中形成的稳定的交往关系结构。

  只有在规范性的要求之下才能实现人的自由。首先,伦理实体对于人而言不是陌生的东西,而是人自身的本质规定。伦理实体就是人自身的本质表达。其次,在伦理生活中,个人能够获得解放,使自身达到实体性的自由。因为在伦理中,人既摆脱了对自然冲动的依附状态,又摆脱了无规定的主观性。义务所限制的并不是自由本身,而只是为了消除自由的抽象,即不自由。义务使人获得肯定的自由。最后,个人在主观上规定的通往自由的权利,只有在伦理实体中才能实现。

  黑格尔重点描述了三种状态下的规范性生活,它们也是我们日常中常常接触到的伦理实体。首先,家庭是以情感为基础,未经反思的直接性的自然统一体。家庭以爱为其规定性。爱是家庭的伦理精神,家庭的这一爱的关系孕育出人的天然道德。这种爱是基于自然血亲同一性的自然之爱。这种血亲的爱对于家庭成员是一种自然的规范性。自然血亲本身就是爱的理由。作为自然伦理实体的我,受家庭这一伦理实体所设定、所规范。我的成员身份使得我被规定了一系列职责、权利和义务。其次,市民社会是一个以契约交换为基础的独立个人通过共同需要构成的合作社会。市民社会作为独立人格存在的个人所构成的伦理实体,是一个为了私利的领域,在这里,我个人的私利是目的,其他每个人都不过是实现我目的的手段。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眼中只有自己而没有他人,而是承认市民社会中的每一个成员,并相互承认彼此具有平等的自由权利。否则,我的个人私利就无法通过交换实现。因此,市民社会的特殊性原则内在地具有规范性特征。市民社会中的个人利己不是一种纯粹与他人对立的利己,而是在共同利益中实现自己的利益。黑格尔认为,这种平等互利的社会规范能否实现,其实具有偶然性。人要作为自由存在者,就必须在自由的伦理实体中,这就是国家。最后,国家是以公共理性为基础的共同体。黑格尔的国家思想反对原子式的个人,因为个人在其现实性上终归由社会关系和社会规范所规定。现代性公正国家是一个公民自由权利真正实现的社会,它要求不仅有一般的宪法政治正义,还需要相应的公民人格类型和道德精神。国家这一法治共同体内在地规范了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个人作为国家伦理实体中的一员,应当具有义务,这种义务不依赖我的自觉意识,而是一种绝对命令式的设定性要求。

  在规范性研究的热潮中,大多数研究者都囿于主客观的分裂,要么从主观出发阐释规范性,要么从客观出发对规范性进行重构。黑格尔哲学则是立足主客观统一的基础之上,“绝对”的核心意义之一就是担当具有客观规范性的终究实在。世界在我们对它进行认识之前就已经先在地自身组织成为一个规范性意义整体,并借助于概念的形式表达出来。价值的最终来源是一种以自身为依据的规范性事实。因此,探究黑格尔哲学有助于深化对规范性的进一步研究。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马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